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初冬的月亮

初冬的月亮

初冬,想去乡下看月亮;择一个寂静的黄昏来到乡下,饭后和老公手牵着手去散步,抬头时看到天上的那轮弦月被稀薄的云彩裹着,朦朦胧胧的。走几步,再看看那轮月亮,它依旧携带着云彩跟着我。不自自主地想起董文唱的那首歌: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口、到村口,阿哥去当边防军,十里相送难分手、难分手。十月初,我和儿子告别,他去了遥远的北方;临上车时,我弯下腰替他理理不整齐的裤脚,他轻声道:“妈妈,别弄了,你的腰不好。”掐指一算,分离刚一个多月,思念竟如此浓,他的一颦一笑如天上的月亮依稀可现。
  牵着老公的手继续走,不时回头望,月亮轻轻地跟随着我移动。欢喜的感觉涌上全身,月亮居然是我的忠实粉丝,感觉好美,不仅得意地背起手,晃着步。可又一想,为什么我走它也走呢?它也随着别人的脚步走吗?想着想着,空巢状态的我禁不住多愁善感起来:远在他乡的儿子是否和我一样在看月亮?老公看出来我的情绪变化,他拉着我的手,指着路边盛开的菊花:“看看这花儿漂亮不?”放眼望去,果然看到那株金背大红紧紧地挨着泥金香,散发出浓浓的情味儿。心思全在观赏菊花上,一时间那些淡淡的思绪不见了;菊花开得美不胜收,引得我蹲下仔细地看,那花儿自顾自得依偎、亲昵,全然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如果我如这冬菊学会了不在乎、无执无念,才是最好的活法。
  风微微掠过,菊花随之蕩荡后便是久违的平静。我的心也随着沉静,素日里在喧器的城市里忙忙碌碌,一直为了家、为了儿子的学业、为了母亲的起居、为了工作、为了写作,马不停蹄,甚至没有放慢脚步好好欣赏路边的花花草草和乡间的山山水水。这乡间小区,有几株挺拔苍劲的银杏树繁华似锦,勾勒出一种情志高妙、意境悠远的中国风,这树、这叶,让我否定了冬天万木凋零的那句话。
  又走了一段路,抬起头来,月亮依然跟着我们,并照亮脚下的路。原来我们在路上,月在路上;我们在城市,月亮在城市;我们在乡下,月亮在乡下;我们回到家里月亮正好在楼顶的天空上。
  童年居住在宽敞的大院里,经常会看到月亮,那时并未感觉到它的稀与贵。但随着岁月的流淌,从院落搬进了楼房,除了十五,很少静下心来欣赏月亮。每天忙于生活,夜晚匆匆回到家,数着孤冷的刻钟指针,日复一日,常年如此;竟忽略了月亮始终不一地默默陪伴。
  初冬的月夜,时光静谧,我想起儿子小时候缠着我给他讲故事的情景。当时跑去书店买来了厚厚的童话书:嫦娥奔月、猴子捞月、天狗吞月……儿子听得痴迷,两只小手捧着腮:“妈妈,嫦娥好傻,干嘛一个人跑到月宫,没有人一起玩耍。我在幼儿园里有阿姨和好多小朋友一起做游戏,开心。那个小猴子可爱,一遍一遍地捞月亮,哈哈,它不知道月亮是在天上的呀,水里的月亮只是影子。那只天狗太坏了,我长大了要保护月亮婆婆。”
  时光在讲故事中缓缓流逝,那个喜欢听童话故事的小尾巴长大了,不知从何时起,他不再缠着我奶声奶气地跑前跑后。虽然已经完成了一份责任,把他送入高校深造,但他的独立似乎带给我来一点点失落。
  月亮,有时在我的眼里是孤单的,因为它的心里住着一个寂寞的嫦娥。它不会象太阳一样,恣意用自己的光芒发泄情绪,总是悄悄地在属于自己的领域里不断变幻着:有时瘦瘦的,象弯弯的小船;有时圆圆的,静谧得象那块传说中的美玉和氏壁……今天的它悬挂在夜空,似乎对着我微笑,几抹象轻纱的浮云飘在它的左右,遮住了它的半边脸庞。路边的大叶杨,随风沙沙响,月光不时透过树枝缝儿,漏下满地的碎影儿。初冬的月亮静了我的心扉,静了这乡间小路,静了那一瓣瓣冬菊。
  正陶醉于月色中享受宁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儿子挂来了语音:妈妈,今天是您的生日,祝您快乐。看看日历,真的,自己竟差些忘掉了;细心的儿子给了我异样的温暖。老公也在一边插话:“这声祝福,胜过千金万金,下个月九号是咱俩的结婚纪念日,我也打算好好庆祝一下。”细算一下,今年我和老公该渡过银婚; 时光,如白驹过隙,在生活的盛宴里,曾张扬过、精彩过;也曾迷茫过、不知所措过。一边感慨一边用手抚摸那棵银杏树,它曾经也是棵小树苗,经历了风风雨雨、路过了坎坎坷坷,成为饱浸风霜的大树。我可以理解它在月光下的沧桑与繁华,也读懂了它独挡一面的成熟。
  风轻轻飘过,落下数片澄黄色的银杏叶,此时,地面上已经有一层细小的落叶,杏叶夹杂在其间,象翩翩起舞的金蝴蝶显得与众不同。弯下腰拾起一片银杏叶,细细观察:叶茎是黄色的,叶子又像一个微型扇子,中间有无数条叶脉。这片叶子大部分是金黄色的,可以显现出季节的韵味。“唰啦啦、唰啦啦……”一声的声音传来,我转过身,是一位有些年岁的妇女在清扫地面。当她走到我的身边时,我忍不住打了声招呼:“大姐,扫帚可以借我用一用吗?”她抬起头望望我,迟疑片刻后,把手里的扫帚递给了我:“你用吧,一会儿还我。”
  扫帚在我的手中左右挥舞,一片片的叶归拢在银杏树下,它们本都是树的孩子,随风落下,并未走远,树根下是它们最好的归处。看到这些落叶,由此想到人何尝不是如此,不管走到哪里,总要回归家乡,这才是人生的归宿。
  大姐轻轻靠近我:“大妹子,想孩子了……”,“嗯。姐一定不止一个孩子吧。”我手里的扫帚停住了。“我有两个孩子,是男孩儿,都结媳妇了,在外面打工,说等挣够了钱,回乡居住。这返迁了两套安置房,楼上楼下都有二百平方,有孙子也够住啦。”她一笑,皱纹浅浅地布满了额头,两条眉毛象弯弯的细月,柔柔的。“我的儿子如果学业有成,回家乡就好啦。”一时间共同语言多了起来。月光下又多了碎语,覆盖着那片片的落叶,软软地沉醉在蓬松的草丛里。
  正言语间,老公碰碰我的手,打断了我们的语聊:“扫帚该还给大姐啦。天色晚了,回家吧。”“再待一会儿吧,一会儿星星就要出来啦。”我哝哝嘴,不舍得离开这个乡间小区,继续把脸扭向借我扫帚的大姐,她也象遇到了知已:“这里的山啊、水啊、树啊、草啊、月亮、星星都是我从小熟悉的,这辈子哪里也不去啦。守着这家,等孩子们归乡;他们说过回来的。”
  好羡慕这位大姐啊,细心的老公又看穿了我的心思:“好啦,想来乡下看月亮,这马上就陪你来啦。下个月九号,好好庆祝咱们的银婚。日子会过得很快,元旦过后就是新年,儿子不就回来了嘛。到时咱们一起再来乡下看月亮。”“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立即抓紧了他的手,生怕他走开。
  “去吧,恁幸福,有老公陪着,等孩子回来了,一起来看月亮哈。”大姐善良的话儿银杏叶般在身后飘荡。月光下,两个影子牵着手,缓缓地印在这乡间小路上,“月亮走我也走……”老公放起了那首我喜欢的歌曲。抬头,月亮依旧跟着我们的影子,轻轻移动,星星也挂满了夜空;月亮终于等来了繁星点点,这个乡村热闹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