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短章五则

短章五则


  
  现代人易粪相食
  
  培训时听到一个段子。
  说是有两个经济学家,饭后散步。忽见一堆粪,甲对乙说,如能吃掉这堆粪,马上给100万。乙想了一下,就吃了。甲原来只当玩笑,没想乙吃了,不好赖帐,就给乙100万,但心有不甘。
  于是,两人无语,继续前行,各想各的心事。
  不一会,又见一堆粪。乙因为刚刚吃了粪,也心有不甘,就对甲说,如能把这堆粪吃了,也愿给100万。
  甲想,无端端出来散步,不想一下搞掉100万,乙的话正合自己心意,又怕片刻甲反悔,于是吃起来更是快捷干净。乙无奈,想刚刚人家讲信用,说给就给了,就也利索地给了甲100万。
  于是两人继续往前走。
  一时,两人相视大笑,满口粪气。
  感慨道:此次饭后,本来是来散心,不想无端端两人各吃了一堆大粪,也没有赚得一分钱的便宜。
  一刻,又相视而笑,一齐说,也不能这样说,这不是给国家创造了200万的GDP了吗。
  接着,老师又飞快地换了PPT:甲厂商生产毒食油,不敢食,乙厂商生产毒牛奶,也不敢食。
  PPT再换,两老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各自又吃了对方的毒食品。
  PPT又换,是一张卡通:卡通上两个老板笑容可掬,各自张开个大口,又各自从自己的盘中舀了一满勺的粪往对方的口里送。
  最后PPT停在新近报道的台湾一商家上,此老板五十岁上下,圆浑身体,跪在地上,说愿意以自己全部20几亿身家赔偿,求个谅解,并望免于官司。
  镜头停住,细看,刚刚卡通上一身材圆浑者,颇俏此君。
  我们于是都笑出了眼泪来!
  老师说,下课,只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起身,没有人走出教室。
  
  诗意
  
  突然想起儿子很小时的一句话。他说,每当我满心欢喜要读诗时,就发现诗人总是很伤心。
  这让我当时为之语结。
  久久才反应过来。本来想跟儿子说:人应该如海丁格尔所讲,诗意地栖息在这个世上。诗人也不是真伤心,伤心了还写什么诗呢。大抵要想成相思的人看起来好象总不高兴,有时还流泪。而且,愈是痴情,愈是不高兴,愈是流泪。如宝黛两玉。
  可是,小子转身进入他的动漫世界去了。不知动漫里有没有诗人。
  留下我,进入这个命题,却有些出不来了。
  心里于是惦记着一首诗:“当人的栖居生活通向远方,在那里,在那遥远的地方,葡萄闪闪发光。那也是夏日空旷的田野,森林显现,带着幽深的形象。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自然栖留,而时光飞速滑行。这一切都来自完美。于是,高空的光芒照耀人类,如同树旁花朵锦绣。”
  这正是海丁格尔思想之缘起。是《人,诗意地栖居》的作者,德国19世纪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的一首诗,诗的名字叫《远景》。
  我于是眼中朦胧。心中总想着大埕的远山。
  
  家园
  
  我的外祖母九十多岁了。去年过年我去看她,她还送我到家门口,倚着石门框望我远行,象个孩子一样喃喃责我:“下次早点来,好坐久一点。”我反复握着她的手,连连应承。
  今年回去,妈妈说,外祖母时醒时迷,有时还认不得人。见到生人来看她,就吃惊地问我小舅:“酷,这是谁?”仿佛一个胆小的孩子。我舅妈还讲,外祖母夜里半梦半醒时就哭,要她的奶奶抱。
  我的外祖母在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到泰国去,她自小是她的奶奶带大的。她从来就是个能干坚强的人。大声笑,大声说话,大声地责怪不合她意的事。但是,她到了九十多岁了,却变成个孩子。在她的心里,深深地种了一个家园。那个家园,在万般褪尽的深处,保护着她正在老去又复归于婴儿的心,令她心安,又无可回避,不计尊严。
  我十五岁就离开大埕。二十多年了,我慢慢地忘记了家乡的一些土话和生活习惯。我时常想,我现在到底是哪里人。同时,我一直以真诚的态度做人做事,也时时问自己,我到底要到哪里去。
  直到六年前,我早上要去上班,看到我的父母一早卖了个放厨具的架子和衣架,从东边的共和市场回来,正与我迎面,我心里十分感动:原来,这里也是我的故乡。因为,这里也有父母在。有父母在的地方就是故乡。
  又有一天,我下班去广州东山口龟岗市场买菜归来,黄昏,夕阳,老槐树,东山百货公司旧式的墙,署前路小学里盛开的三角梅,七中、培正中学放学归家的孩子,也让我感动。我一下觉得这里其实也是一个村庄,广州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村庄。我的心一下安放了下来:这里确是我的故乡。因为她真的有了故乡的一切。只要我好好地爱她,我的内心就会充满力量。
  
  传说
  
  亲人的内心感应是真的。我在我祖母临走之前,总是睡不实,总做不好的梦。终于在一天梦见,现住的房子大门洞开,我的心被人挖去,大哭,追出门去……近午,我开着车的时候,我爸爸就来电了。我说我知道。虽然祖母并不是什么病,只是近九旬了,自然地衰老。虽然没有征兆,但梦却是真实无误的。
  我小的时候,也反复听我爸爸讲述过我曾祖父过身时的情景。我爸爸讲,他那时在潮州读书,并不知道自己的祖父走了。但在一天夜里作了关于曾祖父的噩梦,他就急忙追了出来,等醒透了就大哭。于是急忙辗转归家,但是迟了几天,留下了遗憾。
  我爸爸久年诉说遗憾的方式是,时而在我很小的时候细细端祥于我,讲我有几分曾祖父的豪迈样子;时而在看到灯芯草时就讲他小时瘦,曾祖父光照他多吃时总揶揄他:养你去挑灯芯草;更多的是,无数次与我们兄弟三人一同仰卧在夏日的星空之下,象个孩子一样重说上面的旧事,几乎语无伦次。
  那时候,我没有看爸爸的脸,但我听见他慢慢变得从容,甚至好象看见十几岁的他深夜跣足急切地依着学校宿舍的门框,一副追望不及的懊悔样子。
  他的说法也让我从小就觉得,如果人走了真的变成传说中的样子,那该多好啊。
  这种想法,满满地装在送祖母那几天的每一个时空,直至今天,明天,及至永远!
  
  洞明非世事世事非洞明
  
  小时候在乡村,听我父亲几次讲过同一则民谚典故。
  故事是这样:旧时私塾,有一先生。学生来问“枭”字,先生说:鸟儿在树上,脚都不见了,是个KU(方言,蹲的意思)字。学生回家跟父母讲了,大家都说先生深入浅出、知情达理。于是,这个先生,平平稳稳在村里教了三年书。
  后来,换了个先生。又有学生来问“枭”字。新来的先生说,是个XIAO字,专指凶狠强横的人。
  学生不解,鸟儿怎么会凶狠强横,于是回家告诉父母。父母长辈十分生气,说先生专骗不识字的小孩,明明是个KU字,鸟儿蹲在树上,脚儿都不见了,怎么能是个XIAO字。
  先生力辩,但终究还是被辞退了。
  后来,自然真相大白。所以,乡里人讲“枭哩枭一时,蹲哩蹲三年。”
  意思是讲,逞强只能一时,必不长久。顺应民意,或可苟安。
  我小时候听了就听了,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
  理是记住了。但故事中的是非却是反过来的。
  但后来细思,世事如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