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迟暮,敬仰这万丈

细雨沥沥,冬符阵阵。秋去冬来,转眼将年。

一程山水一年华,一蓑白衣任生平,身为益水人,心为龙山魂,大道若如水,便以水的智慧,留住迟暮,敬仰这万丈。

光芒采菊,东篱龙山。一池一藕,一莲一塘。山那是山,山这是山,那,山那边是山,山这边,又是什么?草鲤鲢藕各几条,一锄一篱,几花几草,三五老友,一书几人,却不也不亦乐乎是也?

雀鸟时而,三三两两鸣几声,犬吠时而,嘀咕几声过往行人。鸡鸣按部就班咯咯哒,有记忆,又有儿时,左邻右舍,婶婶叔叔,三姑六婆,邓氏一族几代人不也都已,了然于此。与之乡土的情怀和人文之气息,人生何求,夫妇,又有何求?

身为湖南人,身为益阳人,是的!我是骄傲的,更是自豪的。若有幸遇见,恰好是合拍,那就,一起把这岁岁念念变成岁岁年年把。在这,看起来似波澜不惊的日复一日里,但吾坚信的是,务必会在某天,让你发现这一路坚持所存在过的意义。

虽老话说“大山不言,静水深流。”则《易经》云“人生下半场,最好是的生活方式便是一个‘寡’字”。儒家则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学而时习之,则不亦说乎是也。正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在我看来,真正的有识之士,只是得,必、含、慕道沉痛而已。

仁,义,礼,智,信,温,良。似易居士,庐望明并记,这个痴人,有甚由来,末法无端强出头。步虚云登孤峰垂直钩钓鲤,入大海拔圣火而煮沸,亦随佛源无心而要作事,虽知音不遇,然不曾伤悲。沧桑苦尽何时休,嗟,逄此难时,众生根钝,则本觉上人继宗风演圣教,披斩棘,威风八面,唯云门天子是也。

孤言,本觉上人最美情诗,那一世,经卷烛黄,他渡苇而来,释一纸檄文,识天下之有识之士,浍天下之汇戢因缘。身披如来金甲,藏眼圣意,禅杖僧尼,抱朴可用以解冻尘封千年的思念,每一句却都可以是再见的下一次的预告。

这一世,大乘护法,他咽咽真如,无佛法无边,以水治而施其大道,慧智利而无与民争。给予世间拂光,无一所取,隐于万世,气乘无极用以可定天地的乾坤者,乃三横一竖参透天地之为吾云门宗神韵是也。

画心画人画江山,点兵点将点成睛。正所谓,石红许老曾序言,立碑不如立史,立史不如著书,若不立文字,我宗(禅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唐)德山宣鉴

但我知道,我见龙山那边的霞光彩虹,定是由周立波故居,跨越而来,那一阵斗风,也定似孙悟空脚踏七色云彩,备跟斗翻越起的十万八千里、横跨至裴公亭一桥资江。就在他奶奶上山的前一晚。

至此鸿鹄,终年有志。吾有发小,同席同地。是的!可告慰,天地神明,先、祖、人是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