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春归此处

春归此处

这两周有点忙,既要期中考试、开教代会,又要迎接县教育局对学校的年度考核。趁这周日下午有点空闲,天气也不错,忙里偷闲,约几个人,出去溜达溜达,以丰富整天窝在家里、办公室、教室三点一线的机械生活。去哪里走走好呢?今年似乎没有秋天,一直很炎热,气温都在30℃以上。前不久,木樨开花了,也只有冷了两三天,今天都立冬了,气温在7~22℃,只是温差大了一点,白天温度还是比较适宜的,虽说是多云,但下午还有太阳普照。文成县城最近的松龙岭红枫古道和猫狸擂岭红枫古道上的红枫还很翠绿的,没有经过寒霜的伺候是红不起来了。还是到往年枫叶最红的大会岭红枫古道去看看吧!离县城也不远,只有5里路。
  我们一行五人集齐骑电瓶车出发,进军大会岭红枫古道。到了岭脚村,也是大会岭红枫古道的岭脚,看到枫树也没有多大红,只有山顶上零零星星地有几株枫树的树顶,有点微红,像戴顶红帽子的清代官员在皇帝面前敬畏站立着,不敢随便乱动。往年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上去下来的人如皮带轮转动的红枫古道,今年出奇的门庭冷落车马稀。我问正在卖薯蓣、糯米山药、番薯、鸡鸭的老太太,“今年红枫怎么还没有红呀?”老太太叹口气说:“唉!红枫病了,正在挂盐水(挂点滴)呢!要是往年,我的糯米山药没几天就卖完了,今年看来都要自己吃啰!”我想:看的人多了,红枫也娇贵起来,还要挂盐水!不对,是看的人少了,害相思病了!我和老邢觉得没有什么看头,已爬过多次就不登山了。我对他们说:“下山在这里等你们,我们在这里溪边走走。”小赵他们三个年轻人就登登登地冲上岭去。
  我和老邢沿着溪边且行且看。这溪是泗溪河的北端,在靛青山峡谷景廊外面,溪水从北边流向南边,这时太阳正暖照着,暖洋洋的,偶尔有微风吹过,如春风般撩人,给人脸挠痒痒。两岸群山对峙,穿着花衣服媲美。酡红的是枫叶,紫红的是蒙干花,蜡黄的是银杏树或鸭掌楸,灰白的是茅草枯叶,黛色的是松树、杨梅树或樟树,翠绿的嫩蒙干或杉树。这峡谷里,天空很狭窄,几乎成了一线天,但很湛蓝,几朵白云在徐徐飘移,似乎想多看几眼这里的色彩。不禁让我想起了明朝潘问奇《金棺峡》的诗句“地拔双崖起,天余一线青。”和岑参“峰攒望天小,午亭见日初”诗句来,极其符合此景。
  我们的脚步声惊动了几只小鸟欢叫着从这边飞到那边,又从那边飞到这边,似乎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对岸有几位村民在放自来水管,有几位在挖番薯,有几位攥稻杆、捆稻草,倒影在水中,似乎在折叠什么,捆缚什么,也许是在折叠岁月,捆缚日子,挖掘新梦。山脚有两棵柿树,柿树上挂满红彤彤如小灯笼般的红柿子,在太阳下闪着红光。还有几片黄柿叶如小黄旗在随风飘摇。几只红嘴长尾鹊呼朋引伴地“喳喳喳”欢叫着,不时啄食红柿子,大朵快颐,美滋滋地享受着。老邢说:“这些柿子怎么没有人摘呢?”我说:“现在生活好了,谁在乎这些柿子呢?再说,青壮年都去城里打工了,村里剩下老人孩子妇女留守,还是安全第一吧。”
  提起摘柿子,还有一段难忘的经历。我富岙老家屋旁有一颗老柿树每年秋末初冬都有一树红彤彤的柿子悬挂在树上等我摘。小时候,我瘦骨嶙峋,弹跳力、臂力不错,常常瘦猴似的灵敏,上下柿树,轻滑如松鼠。单手秋千,跌宕跳跃于柿树枝条之间,是很轻松的事。把青涩的柿子摘下来晒柿饼或水浸柿,把红软柿吃饱了,再摘下来给弟弟妹妹小叔他们饱餐一顿。红软柿子,红艳艳、软绵绵、甜滋滋,个头大,柿皮薄,肉汁多,柿籽少,回甘耐味。不像山柿多籽少肉,涩味厚重。可有一次,在摘好一篮子柿子准备收工下树时,由于昨天下过雨,树枝滑,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下面的大树叉上,两大腿被夹住很紧很疼,起不来,滑不下去,一手拽树枝,一手提满篮子的黄柿,动弹不得,家里又没有大人在家。我痛得要哭,树下的弟妹却乐。他们把家里的木梯抬过来也不顶用,够不着。弟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不知所措。当时我11岁,熬过很长很长时间,几乎要崩溃。幸好邻村挑柴人路过见状,把我抱下来。真正体验到了“嘴馋嘴巴给蚂蚱弹”的含义。不禁嗤嗤暗笑。老邢问我笑什么,我把此事说给他听。
  这边岸边小园内一排小茉莉花正在开着雪白的花,如晾晒着仙女的素衣,随风摇曳生姿。一群蜜蜂嗡嗡嗡地绕着飞舞,有几位姑娘穿着红衣服在花丛中探出头,在采摘花朵。奇怪,其他地方的小茉莉花花期已过,怎么这里的小茉莉花还是满树都是花呢?像刚开始绽放,且花苞很多,可能峡谷里的气候与外面不同罢了。
  我们驻足倚靠路边栏杆,看到溪边一片园地杂草丛生,繁花似锦,蜂飞蝶舞。真可谓是花的海洋,蜂蝶的世界!粉色的桃花三五朵竟然迟到地在枝上热烈绽放,真的还以为现在是春天,人家早就结果完成任务了。黄色的绿豆花和野菊花星星点点如满天星星点缀着深邃的天幕,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鬼针草的白色花瓣,黄色花蕊,如散玉钻石缀满枝头,莹莹闪亮。紫色葛藤花,一串串钻出草丛,攀枝拽藤在高处炫耀。紫红色的扁豆花竞相开放,旁边还挂出一串串紫红的扁豆呢。一阵阵芬芳随风飘来,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大蝴蝶有纯黄金色蝴蝶、黑白条纹蝴蝶、黑白圆点蝴蝶、灰色黑点蝴蝶、纯白银色蝴蝶、暗黄圆点蝴蝶等品种,每种约七八只。数量最多的是灰色小蝴蝶,成千上万,像刚出世不久,正在学飞。蜜蜂只有肥短黄蜂和瘦长黄蜂两种。蜂蝶忙碌着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由从那朵花飞到另外一朵花,可能是为了采蜜,在大冬天来临之前疯狂抢食。灰色小蝴蝶,三五一群,不知冬天来临意味着什么,不知愁地互相追逐嬉闹。有几只蝴蝶和蜜蜂还飞来绕着我们转,久久不肯离去,以为我们是什么花。我们是大男人,又不是有香味的女人,干嘛绕我们转啊?原来是老邢为了戒烟在嚼口香糖把蜂蝶引来的。蜂蝶的嗅觉也真是太灵敏了。这里的蒙干还是嫩绿的,不像其他地方的蒙干已开红花或白絮飘飞。这里的鬼针草也是嫩绿的,不像其他地方的鬼针草已生针或已枯败。奇怪了,今天已是立冬,这峡谷怎么还像春天似的?真如白居易的诗句:“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我们折西向溪边走去。只见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横跨在垟条溪上连接两岸,倒映在溪水中,如一只眼睛,见证了岭脚村百年的沧桑风雨。这座桥叫“会吉桥”,始建于清初,原为石板桥,于民国十二年(1923年)被洪水冲毁,民国十三年(1924年)重建为单孔石拱桥。桥长28米,宽3.75米,净跨13米,矢高9米,块石垒砌而成。拱圈部分为花岗岩石纵联砌筑。桥面由山间块石铺设,两侧沿设有块石垒砌成并压着较大的花岗岩条石的护栏。桥的东北侧设32级踏跺,通接大会岭红枫古道、南田、青田、丽水。西南侧设12级踏跺,可通连大峃、瑞安、温州。桥下溪边有妇女在洗番薯,准备洗番薯粉。真是两岸青山相对出,一条清溪山中来!虽然溪水很瘦,但唱着欢歌一路汩汩而来,在太阳下闪着粼粼波光。一群白鸭扇着翅膀“嘎嘎嘎”地叫着,在欢快地觅食。一群灰鹅蹲在溪边草地晒太阳打瞌睡,偶尔“嘎咕”叫几声。远处溪边的青石上,几只白鹭在狩猎,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偶尔叼上小鱼吞噬着,一切悠然自得。桥下水潭,清澈如碧。水底沙石,历历可数。各色鲤鱼,清闲游弋。小虾小蟹,随意活动。彩山倒映,白云悠悠。鱼穿峰顶,鸟游水底。桥边的一块园地里,一位老农正在给第二季的马铃薯除草追肥,马铃薯藤野青翠欲滴,长势很好。我问:“老伯伯,现在还种洋芋啊,就不怕被霜刮蔫了吗?”“不会,我们这里地气比较暖,和九都山(南田山)不一样。你知道的,铜铃山、九都山都刮霜了,我们这里冬天还这样暖,我穿一件衬衫还流汗呢!你看,蜂飞蝶舞的,好多花开得正欢呢!我们这里春光长住,冬天也是没有几天冷的。再过一个多月,我的洋芋就可以吃了,用自家栏肥种的味道就是好,也好卖个好价钱。”想想也是。我不禁环视岭脚村这个神奇的峡谷山村,小溪瘦见底,群山倚青天。林断山更续,水尽泉又来。密林含余清,远峰隐半现。水是眼横波,山是眉峰聚。大壑随阶转,群山入户登。诗情画意,尽在其中。真像一个世外桃源!
  不一会儿,小赵他们也从山顶下来了,从两头亭过来看到在桥上的我们就直喊:“一年四季都在这条大会岭红枫古道上体验到了!山顶冷风呼呼,山脚温暖如春;中间是炎热夏天和凉爽秋天。”“哦,一座山一条岭有这么神奇吗?”“你去爬过就知道了。”我已爬过多次,无语,他们说的是真的。
  我们休息一会儿就打道回府。我想:人少的地方,污染就少,环境就好。山里人开门见山,上上下下都是山岭,挑挑背背,练就硬朗的身板,虽然生活清苦一些,但勤劳、善良、健康、简单、幸福、知足。正如杨万里在《过松源晨炊漆公店》里写的诗句:“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当年,帝师刘基(刘伯温)出山走过的这条大会岭红枫古道是官道,虽然有木质柱梁泥瓦两头亭,但“会吉桥”还是石板桥,不是现在的石拱桥。望向村口,溪水潺潺,民舍井然,白墙灰瓦,古朴古香,面貌焕然。现在不但有石拱桥,有水泥公路桥,还有新建的大型高架桥。从桥的罗列叠加,见证了朝代的更换,时代的发展,村庄的变化,也为岭脚村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环境变好了,春天竟然穿越夏秋两季,来到冬天的岭脚峡谷村,真是不可思议!即使地球变暖,也没有这样夸张。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可报天。人类善待自然,自然也会善待人类的。再见了,岭脚村!再见了,大会岭红枫古道!但愿千年红枫早日康复!但愿蜂蝶花草,在岭脚峡谷村,渡过冬季,再迎春天!但愿春归此处,永驻此处!
  
  原创首发江山文学网,写于2021年11月7日立冬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