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醉在水乡

醉在水乡

细雨纷飞,青色的河面上弥漫着雨雾,一座座古桥,一艘艘小船,一个个穿蓑衣的摇橹人,
  都沉浸在了雨雾中。雨中的水乡,迷人的景象,像一幅让人沉醉的水墨丹青。
  我们漫步在西栅古街的青石板路上,地面是湿的,空气是潮的,我的心却阳光灿烂,终于走进了向往已久的水乡。
  水乡的房屋是依河而建的,一半在陆地,一半挑在水上,房屋的梁柱、门窗、房檐上都雕刻着精致的花纹,石桥、牌坊上也雕刻着花纹,连墙上都有花纹,精致,古朴又淡雅。
  水乡的窗户有特色,远远望过去,像眼睛一样注视着街面上的行人。有的睁着,有的微闭着,有的闭着。无论是敞开还是闭合的窗口下,都吊着鲜花盆景,极有情调。
  在街上走不远,就是一座石桥,再走不远,又是一座石桥,河水悠悠,小船从桥下穿流而过。站在桥上望过去,雨雾中,河面上泊着一艘小船,渔翁头戴斗笠,穿着蓑衣,坐船上轻摇着双撸,这幅江南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西栅紧邻京杭大运河,由许多纵横交错的小河流组成。西栅三平方公里大,就有12个岛屿,72座不同形状的石桥,就此形成了水乡的独特美景,让人沉醉不已。
  沉醉的不止我一个,瞧那古墙下,雪妞妞左手梳理着头发,右手举着自拍杆在自拍。忽听“咔擦”一声,美人与古墙融为了一体,想必她已穿越千年,沉浸在了旧时光里;春光满脸兴奋地端着手机,一会儿去拍景物,一会儿又给我拍照,忙的不亦乐乎;我端着手机,对着窗口的鲜花盆景,一阵狂拍。
  走着看着拍着,直到肚子饿了,才知到了中午,在街边买来蒸糕,不顾文人的风雅,向其他游人一样,站在街角上吃。甜糯的蒸糕,不但填充着饥饿的胃,也滋润了我们味蕾。明月穿着西装,气质儒雅,一派学者的风范,面对墙壁吃着蒸糕,还左右看着,他可能感到了极不适应。
  老街除了吃和穿,还有各种的作坊。有酱园、有冶坊、还有染坊等。通安桥南的叙昌酱园,是家老字号,是本地人陶叙昌在清朝咸丰年间开办的。抗日战争时期,酱园曾被日本人烧毁,解放后经过改造,才又重新开业。酱园门前的大晒场上,摆着大大小小的缸,它们正蓄势待发,只等清明一过,就开始制酱了。
  在“宏源泰”染坊的门前,晒布架上长长的蜡染花布在风中摇曳,像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少女。白颜色的布上,染着青蓝色的花卉图案,清爽,雅致,不张扬,不耀眼,与清雅的水乡色调相吻合,养眼,养心,也醉人。可这些蓝花布,却不是用腊染的,而是用蓝草染的。蓝草是从茶叶、树皮、乌桕树叶等草木中提取的一种染料。取草木之精华染就的花布,环保,不含任何的化学成分。水乡的“宏源泰”“草木本色”等老字号染坊,都是以本地花草树木为原料,沿用传统工艺来染布的。
  我们兴奋地跑上台阶,隐身于花布中,叽叽喳喳,一会儿,这个露出身子喊,快呀,给我拍啊!一会儿,那个露出脸来笑眯眯地说,拍一张,再拍一张!一会儿,几个人又站在一起拍合影,个个面若桃花,唇红齿白,像极了江南女子。
  老街的各种作坊,活跃了经济,丰富了水乡人的日常生活,而建于南朝的昭明书院,却给予了水乡人精神上的满足。走进书院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古老的建筑群,房屋老旧,“六朝遗胜”牌匾和矗立的牌坊满目沧桑,显得时代的久远,让人穿越到了遥远的南北朝烽火岁月。当年,梁太子萧统在这里读书编书,整理编纂的《昭明文选》,是我国第一本诗歌散文集。文集选录了先秦至南朝梁代,八九百年间,一百多个作者,七百余篇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嵇康的名篇《与山巨源绝交书》最早就来自这个选本。
  如今昭明书院,是水乡最大的图书馆,也是西栅的社区所在地,可供人喝茶、读书、交流。书院主楼上的现代化图书馆,收藏了上万册书籍与杂志,还有电子阅览室、讲堂,教室,书画室等。教室里摆了许多的乐器,我饶有兴致地来到古琴前,拨弄起了琴弦,琴声响了起来。低沉、苍劲的琴声,使我恍惚走进了远古,醉在了时光的深处。
  江南人杰地灵,历来是出才子的地方。乌镇的史志记载,仅宋朝到清朝,就出了进士64人,例贡1600人,举人160人,武职7人,还有荫功袭封者136人。南宋时期,水乡非常活跃,文人墨客荟萃,商贾云集,僧侣驻足,来这里讲学、求学、布道、生活、经商者络绎不绝。唐朝的李绅曾在这里游学,南宋的范成大曾在这里怀旧。
  前文化部长,大文学家茅盾先生诞生在西栅。先生出身大户人家,早年参加了革命,解放后,一直生活在北京,上世纪七十年代,居住在恩园寺胡同13号,直到去世。
  文学家、诗人、画家木心诞生在东栅财神湾,木心美术馆却建在西栅,是由他的学生陈丹青设计的。美术馆线条流畅,简约,静静地坐落在西栅的元宝湖上,三面环湖,一座小桥与岸相连。我们一行人,怀着一颗崇敬的心,轻轻地走过小桥,走进了木心美术馆。
  美术馆里珍藏着木心的照片、画作、手稿、散文、遗物等。馆里灯光柔和,幽静,幻灯片在讲解木心的生平。木心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聪颖,12岁写诗,16岁在报刊上发表文章。还曾师从刘海粟、林风眠学习了绘画,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却命运多舛。木心年轻时离开家乡,到上海闯荡,做过工人,坐过牢,也被软禁过,60岁开始旅居欧美。
  在大洋彼岸,木心写诗作画,成就卓越,出版了许多诗集和散文集,受到了海外华人的喜爱。他的画作,在耶鲁大学举办过大型展出,还到芝加哥、夏威夷、纽约巡回展出过。木心在海外漂泊近20年后,在家乡的邀请下回归故里,84岁去世,了却了叶落归根的夙愿。
  美术馆的书屋里安静,我们一人捧一本书在读,明月是最喜欢读书的人,他坐在最高处,埋头认真地品读着。雪妞妞坐在最下面,这位侍奉文字的江南女子,正捧着一本厚书在专注地读着。大燕子和小雁子并排坐着,这两位大学图书馆的管理员,整日与书为伴,也是极爱读书的人,她们已沉浸在书中了。我拿出一本《从前慢》,也读了起来。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读着,读着,感觉窗外的雨住了,风也停了,时光慢了下来,墙上的钟表也仿佛停止了摆动,我昏昏欲睡,醉在了书香里。我们就这样读着,醉着,一直到黄昏。
  华灯初上,西市河的河道被点亮了,桥头被点亮了,房檐也被点亮了,五彩的光,照亮了水乡的夜,水乡成了灯的世界,光的舞台。一艘艘游船在灯河里穿行,穿过一座座石桥,仿佛在穿越悠长的时光隧道,把人带到遥远的地方。
  水乡的白天,是青色的,也是安宁的。水乡的夜晚,是热闹的,也是辉煌的。白天与夜晚,水乡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鱼庄漂浮在河水上,我们坐在鱼庄里,一边品尝着架锅里的酸汤鱼,一边欣赏着窗外的夜色。鱼是新鲜的,酸中带着辣味,口感极好,连建德的阿彪也连声说不错不错。水乡的酸辣鱼做得这么地道,让我这个喜欢吃辣的北方人,自叹不如。
  水乡虽像所有的景区那样,商铺林立,叫卖声不绝于耳,商业味道浓郁。可水乡浑然天成的自然美,是无法遮挡的,她犹如幽静淡雅的江南女子,那种迷人的美,是让人陶醉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自行车
下一篇:终日宁静的菖蒲人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