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黄花晚节香


  陕北的秋天本来就很短暂,仿佛是夏天和冬天之间的一段小过门。今年则更夸张,脱下裙子,换上毛衣,就直接穿上了毛呢外套,有人甚至已经穿上了羽绒衣。气温断崖式下跌,秋霜比往年落得更早。霜气肃杀,开得正盛的小金菊刹那间就焉在花枝上了,郁郁葱葱的四叶草蒙上一层白霜,也软塌塌地匍匐在地面上了。
   “哎!真可惜!摊上这天气,这些花花草草全毁了!”有人指点着草坪,一脸怜惜。是啊,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历经春和夏的等待,终于轮回到大自然的舞台上,来演绎一回生命的精彩,还没有开幕,就毫无预兆地落幕,让人怎不替这些秋花秋草们惋惜啊!
  寒潮终会过去,气温慢慢回升,几天后,阳光又灿烂地洒满大地。漫步校园,我吃惊地发现,在正午骄阳的照耀下,小金菊小小的花枝顶端又开出了一茬密密的花朵!
  花盛色艳就是它们倔强的花语:“这世间,我来过,就不白走这一遭。”用这种方式去对抗命运的不公,去抗拒生命遭遇的劫难,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它们又是多么坚强啊!有时候,花花草草简直可以作为我们人生的范本和榜样,我不禁对它们心生敬意。
  是啊!谁的一生会一帆风顺?人生总有不顺意,有的人遭遇坎坷与磨难,会一蹶不振,一生消沉,生命显得苍白;有的人则愈挫愈勇,风雨过后,生命长河里的彩虹闪现,愈加耀眼。
  
   二
   秋霜过后,小金菊清新、雅致,多像记忆里女孩清秀又充满活力的模样!
  十七岁,女孩师范毕业,做了一个乡村学校的小学教师。像这个年龄许多爱做梦的女孩一样,她也向往美好的爱情。青春懵懂,她不惜与父母决裂,走进了一段不被看好的婚姻。那时,她以为自己是嫁给了爱情。
  生子,家暴,生活一地鸡毛。年龄小,不成熟,她不敢对父母说自己现今的遭遇,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但是,有一点,她很坚持:不能让孩子有一个破碎的童年。既然谁都靠不住,那就靠自己。她坚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生活再艰难也不放弃学习。几年时间,她考取了大专文凭,又进修完本科课程。
  这世间,所有的付出都不会被辜负,命运也厚赠了她。她先从小学调到了初中,再调到了高中,从乡下调进了县城。孩子乖巧懂事,从小学升到初中,再升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唯一被命运苛待的,是婚姻。她依旧挨打、受气,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有一次,她被揪着头发往墙壁上碰,额头皮肤裂开,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碴子,一下子被打昏过去……
   唉!不过严格地说,命运也不算苛待她。第一次,她有儿子壮胆了:“妈,树挪一步死,人挪一步活!外边有招聘,你走出去!再不行,就和他离婚!”
   “去外边漂泊,不稳定啊!都这个年龄了,妈老了怎么办?”
   “你怕什么?你有你儿呢!你老了你儿养你!”
  因为儿子给的底气,年近不惑,她选择了离开,只为了躲避。
  
   三
  异乡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不久,她就凭着女人的直觉察觉到婚姻里的不对劲。那个人对她的一切都开始不闻不问,而不是像从前一样纠缠不清。
  过去,她不是没提过离婚。除了孩子还小,只要他不想离婚,她根本就离不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嗅出了他释放的信息。共同生活了这些年,互相对对方都太了解了,他知道她心死了,知道她一直想离婚。她也知道现在是他想离婚了,只是想逼着她说出来,在最后关头,再算计她一把。
  只要能逃脱这场婚姻,只要能从经常挨打的不幸里解脱出来,付出再大的代价她都愿意。不放弃儿子,就是她提出的唯一要求。
  果然,这次她再提离婚,他爽快地答应了,条件是家里什么都没有她的,也就是净身出户,她同意了。让她欣慰的是,已经上大学的儿子,年满十八岁了,他可以自主抉择,儿子选择了跟着妈妈。她没有猜错,半个月之后,他就再婚了,结婚对象是早就在网上谈好的网友。
  半生不幸结束了,往后余生,她就和儿子相依为命了。步入中年的她,没有意料中的欣喜,她走不出来,一下子显得很消沉。
  谁结婚时向往的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啊?但世事难料,有些幸福你再努力也得不到,也许,这就是每个人有不同的命啊!又有多少人对别人的不幸会感同身受呢?他们咀嚼别人的不幸,只为给饭后茶余多一点谈资。她怕看别人异样的目光,她怕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
  骨子里,她是传统的人,半生固定的生活模式都是“家——学校——家”,即使那个“家”不是自己想要的模样,即使那个家并不值得自己留恋。仿佛一列火车,凭着强大的惯性一直在一条铁轨上奔跑,哪怕这个轨道破旧了,烂掉了。突然有一天,这个本该早被拆掉的轨道没有了,被拆掉了,她却不适应了。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半辈子,现在,什么都没有她的,她也认了。但是,今后她何去何从?面对未来,她一片茫然。
  
   四
  有一天,她收到快递寄来的一架电子琴,那是儿子买给她的:“妈,你上学时候不是学过弹琴吗?培养个兴趣,后半生要为自己活!”下班后,不间断地练习,不久,她就能弹奏出一两个简单的曲子。音乐,确实有拂去忧愁的魔力。
  假期,妹妹们邀请她去旅游,大气磅礴的北国风光,清新柔美的江南胜景,都让人深深陶醉。纵情山水之间,胸襟会变得开阔,渐渐的,她也淡忘了过去。
  外甥女带她去体验茶道。小小的一枚茶叶里,蕴含着博大精深的茶文化!白茶、绿茶、黄茶、红茶、青茶、黑茶,炒青、发酵、渥堆,对茶,她也能说出些学问了。她爱上了茶,在茶的沉静里放松了身心。
   运动、健身,成了她每日坚持的功课。上班时,她沿着操场跑步;休息日,她爬遍了周围所有的山峦。身体变强壮了,她也减肥成功了,重回老家,过去的同事端详好久才认出了她。
   工作时,和学生呆在一起,日子很充实;工作之余,看看书,弹弹琴,写写文章,记录一下自己的过往,记录一下自己对生活、对生命的心得和感悟,日子仍旧过得很充实。日子充实得让她没有时间去伤感、去自怨自艾。她变得自信了,脸上洋溢着快乐,朋友们都说,她甚至比从前更年轻了。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几年过去,她结交了很多朋友,也重新遇到了爱情——一个理解她、欣赏她的人。生活再次充满了明媚的阳光。
   是啊!人生就需要不断清空,纠正了错误,放弃了执念,新的美好就会源源不断地输送进来。
   如今,一切前尘往事,都云淡风轻。
  
   五
   一个电话,仿佛从前世传来,打破了她宁静的生活:那个人摔了一跤,打电话给儿子,让回去照顾他。
  当时,她正在银行,给儿子打款。这是她这些年的积蓄,想让学金融的儿子帮她投资。谁还不跌个跤啊,接到电话,她并没有意识到凶险,嘟囔了一句:“摔个跤就叫儿子回家伺候,我儿还要上班呢!又要害我儿!”
  拨通儿子的电话,她听到了哭泣声,儿子已经往回赶了。虽然工作了,还是个不经事的孩子啊!她安慰儿子:“不要紧!摔一跤算啥事!妈今天打给你的钱,刚好赶上给看病。唉!妈命里欠他的!”她没想那么多,只是出于本能做的决定,救命要紧。再说,儿子工作不久,手里也许没有积蓄,钱可以壮人的胆,她不忍心儿子为难。
  然而,两天后,她竟接到了噩耗。
  接着,她就听到了老家的许多传言:“看,毕竟还是有感情的,放不下啊!”
   “真是个傻子!扫地出门了还给人家花钱!”
  她淡淡一笑,并不辩解。林语堂说:人生在世,不过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知天命之年,人已经活得通透,她并不在意别人的评价。她也早就体悟出 ,“爱”的反义词,从来都不是“恨”,而是“忘记”。“忘记”是真正放下,是放过了别人,也放过了自己。从前的半生恩恩怨怨,早已了无痕迹、烟消云散。她这么做,只是遵从自己的初心。
  泰戈尔有诗:“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就像眼前这早秋里的小金菊,不幸经历了严霜,仍旧回报给我们繁盛与明艳。只因为它们不放弃生命的初心,终活出了此生的意义。
  
   2021年11月21日于志丹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