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中生白玉,秀萍润学子

经过宽敞的金堂大道,穿过土桥隧道,满眼的丘陵,忽然成了一片平坦的之地。进入土桥,那巨大的“在家当孝子,出门做善人”的巨幅广告牌引入眼帘。传说土桥是因为横贯土桥的一条溪流上一棵巨大的黄角树,根茎横跨溪流,当地百姓将根茎上绑上竹竿,撒上泥土,方便两岸百姓通行。后来,大家都把这座桥叫做“土桥”,这个场也逐渐演变成了土桥场镇。位于金堂、中江、简阳、乐至四县交界的土桥镇。它不仅是金堂县的县“尾”,更是成都市最偏远的乡镇之一,但它是全国知名的孝善之乡。
  走进始建于1968年的土桥中学,“土中生白玉,璞石焕华章”的浓浓学风扑面而来,寒风中一位身着朴素,手抱一大堆作业本的女教师正从教室出来,赶往教师办公室去批改作业,她就是“成都市乡村优秀教师”周秀萍。
  周秀萍是土生土长的土桥人,师范校毕业后,又回到家乡教书育人,在家乡坚守了27年。他坚信只要教师努力,“土中”一定会生出白玉的,她信奉“亲近,鼓励,表扬和尊重,是改变学生的良方”。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土中学子。她获得过很多荣誉:2007年9月被评为成都市“农村优秀教师”;2011年4月所指导的高2011级3班被推荐为成都市优秀班集体;2016年4月被评为第七届金堂县学科带头人;2021年度,该同志还被推荐参与成都市第九届“秀域美丽教师”、“金堂工匠”的评选活动。
  对于这些荣誉,周秀萍老师淡淡一笑。与她交谈之中,校长肖敏走了过来,他说:“周老师就是学生们都称呼的周妈妈,我给你讲几个周妈妈的教育故事”
  在2016年学校安排她中途接任九年级五班的语文教学工作,该班是名副其实的“后进班”:平均分在年级6个班中虽是倒数第二,而且学生习惯很差。主要表现是:读书是“静默”;上课不动笔;布置的作业一般都不做;不少学生或悄悄前后左右说话,或彼此间相互影响,没有要学习的意识,也谈不上对老师的基本尊重。
  面对这些,周秀萍老师心中那莫名的怒火止不住往上涌。可想到学校的信任,想到教育学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这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心,需要在平时的工作中细心观察,发现了学生的错误,坦诚地和他们交流,推心置腹,给他们尊重与信任,学生是能够接受老师的,是可以改变学习态度的。一年中,她正是本着亲近、鼓励、表扬、尊重的态度,让班级在语文教学由开始时的基本“独角戏”到后来的很喜欢上语文,教学成绩也由开始的5人及格到中考时的27人及格,平均分也由与年级第一的20.16分的差距缩小到5.73分。虽然过程是“痛苦”的,但结果却是幸福的。现在想来,周秀萍仍有历历在目、感悟至深的感觉。
  记得刚接班时,她详细了解班中每位学生的家庭环境、父母愿望、个人目标、性格特点、不良爱好等。有一个叫杨成的女生引起了她的注意。杨成的数学特别好,但语文成绩只能考50多分。她对杨成进行了细致的了解,发现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缺少母爱,脾气古怪。一上语文课,要么睡觉,要么打扰周边的同学,老师讲什么,她根本不知道。跟她打招呼,无用。周老师将她叫到办公室,与她拉家常沟通情感:“你家有几姊妹?”她羁傲不逊地说:“这个你也要问吗?”转身头也不抬就离开了教师办公室,气得周老师无语。周五的下午,她将杨成带到她家,像母亲一样她做了一餐美食,并关心她的生活,给她交心谈心。晚餐后,杨成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离开周老师家的时候,得到母爱的她眼泪从眼眶滴落下来了:“周妈妈,谢谢您,您让我明白了,必须努力读书,才能有所出息。”听到“周妈妈”的叫声,周秀萍心中一颤,有点心酸,又有点激动,她看到了希望。
  新学期,杨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开始喜欢语文课了。听课认真起来了,也认真的做着笔记,还积极回答问题。周老师对她进步的及时肯定。后来,杨成她基本上每天都会来教师办公室,与周老师说话交流,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们亲近了许多。期末考试杨成的语文成绩也有明显进步,大多数时候都能考90多分,这就是她的成就。
  毕业那天,杨成还送给周老师一个小小的纪念品,一个可发光也能发声的玻璃球,让周妈妈听到它的声音,就会时时想起她这个满头秀发、活泼开朗的女孩。虽然毕业去了县城的高中,一放假她就会来学校看周妈妈,有什么心事也会告诉她。她说:“周妈妈,是您的亲近让我感受到了信任,您的包容让我感受到了尊重,您的表扬与鼓励让我看到自己努力也有进步。以后我会像您说的一样,坚持而不放弃,一定要像我名字中的那个‘成’一样,事事皆成”。
  还有一个男孩子,他叫王恒,个子不高,身体单薄,看上去似乎营养不良而精神状态不佳,但却很聪明。据他以前的课任老师和同学介绍,七八年级时他的成绩很不错。刚入学时,还是年级的前10名,到了初二,他沉迷于电子游戏、网络、手机,导致成绩直线下滑。记得是开学第三周周二的晚上,周秀萍像往常一样去上晚自习,按照计划,她评讲试卷。安排后,她开始在教室内来回巡视指导,结果发现王恒同学用手撑起头,一言不发,似在睡觉。悄悄走到他身边,提醒他:“王恒同学,你要参与讨论喔!”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再叫他,他抬起头,揉揉双眼,不耐烦的说到:“干啥子嘛!我懂不倒!”然后干脆趴在桌子上继续睡觉。周老师一激动就来了气,叫他站起来,他头也不抬,也不站起来,班上的同学也停止了讨论看着这一幕。就这样,僵持了两三分钟。周秀萍向暂时不理会他,就招呼学生继续讨论、交流和归纳。
  下课后,她和颜悦色地将他请到办公室,请他坐下。她没有先说他的不对,而是说起了他的过去,特别是他以前很优秀的方方面面,也没说他玩手机、打游戏不对,而是说他不该在不该玩的时间去玩,才导致了他今天的课堂上想睡觉。通过母子般的情感交流,王恒慢慢觉得周老师的话有些道理,后来得到沟通,王恒还主动向周老师道了歉。这以后,她又与他多次交谈,了解他的学习、生活状况,表扬他很聪明,分析他的试卷,并说只要将“玩与学”合理分开是可以玩得开心,学得愉快的。她还鼓励王恒,若语文成绩上了90分,她就给与奖励。经过一次次的交心谈心,王恒上语文课认真多了,听、说、读、写都积极参与,学习态度也发生了根本改变,成绩也有了显著提高,她也及时兑现自己的诺言,对他给与了奖励。
  有个叫小宝的学生,成绩很好,细心的周老师发现他一段时间上课走神,成绩下降。经过家访,发现小宝家里用因母亲生了一场重病,变得非常困难。于是她想方设法帮小宝申请到困难补助,放学的时候,周老师将一包东西递给小宝,打开一看原来是肉和衣服。小宝望着秀萍老师大声喊出:周妈妈,我好好好读书,报答您的恩情。
  在乡村从教几十年,周秀萍有很多机会调离乡村去到县城的学校,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但是,她同土桥中学的其他教师一样,甘于寂寞,勇于奉献。不追求城市的奢华,甘愿与乡村为居,与村舍为邻,与农民为友,与学生为伴,为土桥及附近乡村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学子。从她办公桌上的一封封学生来信和红色的请柬可以看出,周妈妈与孩子们的心贴得多么近,真是秀萍润学子,土中生白玉啊!
  离开土桥中学,周妈妈用情感染学生,用母爱滋润学子的事迹还在我的脑海闪现,她那富有激情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在教学实践中,她体会到亲近、尊重、表扬、鼓励是改变学生的良方。表扬就是要选择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让学生有成就感,重拾信心。亲近就是要走进学生的生活,与学生交朋友,讲自己的经历,拉近与学生的距离,让学生喜欢老师,就一定会喜欢老师教的学科。
  周秀萍说:“作为老师,职责赋予我们的要求就是不放弃每一位学生,都应竭尽所能教育每一位学生,让每一位学生都能认可自己成长的方式。用我们的爱点亮学生心中的灯,勇于进取,不断创新,与时同步,爱学生,欣赏学生,终会收获更多的希望。”正如陶行知先生所说:三尺讲台,道不尽酸甜苦辣,二尺黑板,写不完人生风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二〇二二年一月六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冬的力量
下一篇:甘南扫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