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葛根

葛根


  葛根,为豆科植物,粗壮藤本,藤长可达8米,藤叶黄色长硬毛,茎基部木质,有粗厚的块状根。根甘、辛,凉,可做药,主治伤寒温热、烦热消渴、高血压等症。讲到葛根,我这里不是介绍有关葛根的知识,而是讲一讲我与葛根之间的一些事。
  有一天早上,我听说山里安的周红学挖得一个大葛根,这个葛根有48斤。这么大的葛根,究竟怎么样呢?这天中午,我就特意去看看这个大葛根。到了周红学家,我说明来意后,主人就把葛根搬到院子里,让我观看拍照。我看到葛根,眼睛瞪得大大的,这么大的葛根确实出乎我的预料,我看到过无数的葛根,我吃了不少葛根,这葛根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最大一个。这个葛根有2米多长,竖起来比我还高出一大截。它头尖尾细,中部粗大,最粗部分直径20多厘米。这是一个野生葛根,面对葛根,我心里嘀咕:长得这么大,年龄应该不小了,恐怕有30多年了吧?!看着这个大葛根,我第一次挖葛根,吃挖葛根的往事又回到了脑海。
  我认识葛根,大约在10岁。一天,我去生产队的一片地边找猪食,地边是一个40多米的陡坡,坡坎上长着杂树和草,在离地4米左右的一处斜坡上还长着一些树藤,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藤,就拿了一点藤子,去问大伯母这是什么藤,能不能喂猪?大伯母告诉这是葛根藤,它的根叫葛根,可以吃,还可以做发散药。大伯母的话激情了我对葛根的兴趣,听说葛根可以吃,没有吃过葛根的我,很想尝尝葛根的味道。于是就跑回家拿了一把锄头,到地边,爬下斜坡,找到葛根藤的总根部位,开始挖。我人小,力弱,努力地挖了半天,搞得精疲力尽,也没有挖到葛根。看看太阳,已经偏西,我需要回家做晚饭了,如果父母回家,我晚饭还没有做好,那是要受到责骂的。我不能再挖了,可不甘心的我决定再挖几锄,于是高举锄头使劲挖下去,锄头落地,竟然挖出来一片葛根。我终于挖到葛根了,那高兴劲仿佛要把胸膛冲破,向四周爆发一般。我捡起那片葛根,不考虑脏不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塞进嘴里,猛嚼,顿感满口清凉,嗓喉甜润,神清气爽。看到葛根,我有点不舍,本想继续挖,可牛羊已经归家,做饭要紧,吃饭是大事,是第一要务,我必须赶快回家做饭,只能暂时放弃继续挖葛根了。我担心葛根被人发现挖走,就把土还原,再盖上树叶伪装好,才回家。
  第二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挖葛根。土硬,周围还有碎石,我不想把葛根挖断,就回家找来铁锹。用锄头挖,铁锹撬。葛根较大,长得深,我挖了几个小时,才把葛根相对完整的挖出来。这个葛根很长,竖起来比我还高,有20多斤。第一次挖到这么大的葛根,我很兴奋,把葛根扛在肩上,唱着歌回家。弟妹看到葛根,都十分惊奇,欢喜。傍晚母亲回家,弟弟立即跑去把我挖到葛根的事告诉了她。母亲看到葛根,高兴地说:“真想不到你会挖到这么大的葛根。”晚饭后,父亲把葛根切出一小部分,划成片。在火塘边,我们一家人尽情地吃葛根,享受葛根的美味。母亲说,葛根很大,一时吃不了,浪费了可惜,提议把一部分葛根送给邻居,我们纷纷赞同,于是把葛根留下一部分外,大部分送了人。
  我喜欢葛根的味道,为了能经常吃到葛根,我在房后栽了一棵葛根。这棵葛根开始长势很好,我对它抱着很大的希望,过了几年,我以为可以去挖吃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它却死了。此后,我已没有发展葛根的念头,再也没有栽种过葛根。想吃葛根,就到市场上买,想吃多少买多少,但是吃了不少买来的葛根,却怎么也吃不出第一次吃的味道。真是时过境迁,口味变了,葛根也变味了啊!
  今天见到比我第一次挖到的大一倍多的葛根,我心情激动,我仔细观看它,我倍感亲切。我抚摸它,扛着它,搂着它,从多个角度与它拍了几张像,作为我与它相见、相识的纪念。在主人家,我跟他们聊了许多与葛根相关的话题。我离开时,好客的主人把葛根锯成几节,慷慨地赠送给我一大节,我对此虽然没有感到意外,可是觉得不好意思收受,客气地推辞了一番,但主人态度真诚,我也就没有再过多的推却,收下了这份沉甸甸的心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莲花石
下一篇:逝去的梨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