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回家过年

回家过年


  流年暗转,岁月不居,匆匆忙碌中又到腊月。
  国人一向都有回家过年的说法,特别是像我这种,儿时生长在农村,长大求学后定居在城市的群体。每逢临近春节,总是特别期待,盼望着赶早儿回到那个印象里炊烟袅袅的小镇。这应该是一种情结。
  去年春节由于疫情原因,响应国家号召,没有回老家,留在城里过的年。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城里过年,说实话,如果说现在农村的年味儿淡了,城里可以说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年味。而且,务工人员大都回老家了,大街上车少人稀,连平日里的繁华都消去了不少。
  大年三十晚上跟老妈通了一个电话,简单寒暄了几句,静静听着那熟悉的唠叨。
  “家里都挺好,别惦记,做好防护,减少外出。”
  “记着,初一早晨一定要吃饺子!”
  “对了,给依依的压岁钱我转你微信上了,记得帮我给她,就说是奶奶给的。”
  “听说今年春晚小品节目不错,反正在外面待着也没事,看电视吧。”
  “不冷清,你姐她们每年都是初一来咱家,那几个熊孩子一到,我都得烦!呵呵。”
  ……
  挂了电话,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老婆和依依正忙着试穿新买的衣服,看看墙上的石英钟,19:35,离春晚开播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溜达到阳台,站在窗前,望着远远的路灯,点上一支烟。
  没有了鞭炮的响声,城市安静的像个十六七的少女,这个时候如果再没有灯光,夜应该睡得很熟了。
  “快到点儿了,来看春晚了。”
  被老婆的一声喊,把我带到了沙发上。
  于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被那档早已失去儿时味道的晚会给消磨了。
  
  二
  今年已过了腊八,我们老家有句俗语------“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那是我小时候大人们哄小孩子的戏谑之言,不过小孩子听了这话就有了许多期待,比如煮肉、蒸馒头、放鞭炮、穿新衣等等。现在经济水平提高了,用老辈人的话说,现在天天都跟过年一样,或许少了的那些期待与这个有关系。
  但是,回家过年的渴盼之情,丝毫未减。
  得力于国家的大力防控政策,今年的疫情被控制在萌芽状态。于是我和老婆商量回家过年的事。
  “回啊,去年没能回去,那是没办法,过得一点年味儿都没有,没事都睡傻了。今年看这情况没事儿了,做好防护,咱回家过年!”
  “好,那看看带点什么回去?”
  “我也说不好,现在老家那边超市什么都能买到,不像以前还能从城里带点新鲜玩意儿回去。这样吧,等到放假,去超市转转,看看再说吧。”
  “那就这么定,礼拜天你带依依去买身新衣服。”
  “好哦,今年可以回奶奶家过年了,还可以去看姥姥了,还要去买新衣服,还能看到我的小侄女!”
  依依开心的直拍手,她说的小侄女是我大姐家的孙女。我和我大外甥只差11岁,我结婚比较晚,农村又是早的很,所以他家的孩子比依依只小一岁半,但却差了一辈儿。
  计划基本定了,心里也仿佛甩掉一些牵绊,盼着一切顺利,静待回家过年。
  
  三
  其实说起老家过年,还是给我留下了许多回忆的点滴。
  小时候家里日子拮据,不像现在上桌的都是山珍海味。过年时炖上几斤肉,再炖上一挂猪下水,完事放铁篦子上,用热锅搁红糖,糊烟一熏,嗯,现在一想起那种甜香的味道舌底都有反应,啧啧。那应该是那个年代的美味佳肴,有了它,再也想不出世上还有什么更美味的食物。
  闻着喷儿香喷儿香的白面馒头和年糕,磕着刚刚炒熟还烫嘴的瓜子,被院外一声炮竹声就能吸引出冲刺的碎跑。还有想想橱里虽说不知道多少钱买的,但是绝对是新的衣服,那种开心劲儿就甭提了,总是跟小伙伴们不遮掩地炫耀,他们也一样的炫耀。
  “你妈给你买新衣服没,我妈给我买了,就在橱子里放着,蓝色的,可好看了。”
  “我妈也给我买了,也是蓝色的。”
  “我的是黑色的,也挺好看。”
  “我没问我妈呢,你们等下我,我回家去问问。”
  “我家今年说要杀头猪,就我家房后圈里那头,估计得好多斤呢。”
  “今年我爸给我买了500响呢,等三十晚上在我家院里放,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得可带劲儿了!”
  ……
  记得有一年大年初三,我去大街上和玩伴放“钻天猴”,不知怎么把棉袄袖子烧着了,硬生生在墙上蹭灭了,但是留下了一个不小的洞。回家也不敢说,怕挨揍。还好,一晚上大人都没发现,因为我刻意地回家带了一副套袖,妈妈问我,我说怕吃饭弄脏新衣服。
  第二天醒来,发现妈妈正拿着针线给我补袄袖呢,见我醒来就问是怎么回事,我见隐瞒不住只能如是说了。结果出乎意料之外,也没打我,也没骂我。等再穿上时,袄袖上多了一个深黄色的小鹿,还是妈妈手巧------这下又有炫耀的资本了。
  真的,那种回忆至今未冷,至死不泯。
  
  四
  越是临近,越是兴奋得有些惶恐,有一种明明知道手里的彩票能中奖,但是总也熬不到开奖的日子,那种感觉忙起来还好,一闲下来,不由自主就想到那个方向。
  其实想想,也并不是因过年而兴奋,主要还是因为回家,而过年恰恰是一个传统的团圆节日。像我,一年到头在城里为生活奔波,难得回几趟老家去看看母亲,所以回家过年便愈加显得珍贵。
  团圆,是一件让人向往期待的事,是一首让人沉醉欢喜的诗。
  一家人,老老少少,大年三十晚上在一起欢声守岁,初一早上天还黑蒙蒙的时候一起吃饺子。那是生命里让人很满足的一个段落。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是每天都能放下打拼,只有在过年的这几天里,才可以逃出那些零零碎碎的羁绊,向去年告一个别,为新年的开始做一个简单的停顿,这是最好的休憩的时段。
  且不谈过年如流水的开销,也不顾年后又增长的岁数。这个时候,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什么都随意想,没有压力,没有束缚。断断续续的气息,驱赶着春节的来临,那日日美丽的天空,令人感觉今年必将又是一片祥和。
  通往回家的路,在梦里都清晰可见,正渐渐变成车旁呼啸的风声-------妈,我回家过年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上岸
下一篇:无言说情,赏于雪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