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的同桌

我的同桌

时间总是让那些深的东西越來越深,让浅的东西越來越浅。几十年前的往事难以忘怀。
  一曲“同桌的你”让我浮想联翩,我急忙翻出学生时代的影集,虽说泛黄磨蝕殆尽,但在我心中却依然如新。他不会随时间的推移贬值或遗忘,休闲之余,乘着这曲老歌重觅童境,情归少年时。
  记不得我有多少个同桌了,但对我印象最深的却有几个。那是1958年秋,我从山东乡下转学到东北鹤城师范一附小上四年级。面对一座陌生的小城,心中只有乡村的小友。特别是我的衣着和口音,成了全班同学的笑柄。记得那时我内心很纠结,我穿的是在老家自做的便衣,扣子是手工用绳打的结,裤子是免裆的,鞋是家常布鞋。开始时头上扎着“陈永贵”式的毛巾(沒两天我不敢戴了,干脆光着小秃头。),书包是用一条毛巾一折缝上的,口上穿条绳一背就算书包了。口音更甭提了,一口纯山东话!我倒成了校园内的一道风景。老师把我分到前排和一女同学同桌,记得当时她很烦我,每次上课她故意躱得我远些,下课她第一个跑出去,她在女生中是个快嘴子,泼辢直爽。总说我是个“小山东棒子”、什么土里土气等讥讽话。也有几个同学跟着起哄,下课间我只有一个人在偏处黙黙呆着,很少和同学说话。特别有次课间时间,轮到她收作业本了,最后一个收到我的作业,她当着全班同学面大喊一声说:“哎!小山东棒子把你作业本交出來!”个别同学也在耻笑我!我一忍再忍怒气十足!实在压不住火了!上去给她一耳光!这下子我可摊上事了!她把作业本全扔到地上,大哭大闹:“好你个山东棒子,竟敢打我!”说着伸手挠破了我的脸。事后老师叫我到办公室,训了我一顿,还要我写撿查。我只有黙黙流泪,承认错误。当时真不想念书了,但又不敢向家里讲。但我又暗下决心,学出个样來给全班看看。老师虽很少提问我,但考试成绩名列前茅。后來老师了解了全过程,主动找我安慰了几句。总算给我出了口气!我也融合到大家中,有说有笑后來还选我当班長!记得同桌的她主动和我搭话,把这一小闹亊当成开心果!她还送我过一只铅笔,我回赠了她一块橡皮。用现在思維讲,一个是“记住”,一个是“抹去”。直到小学毕业,分别考入中学后再无联系了。不知她現在可好?
  那时代人们天真纯朴无瑕,甚至充滿了童趣般的浪漫,晶莹剔透,此心永鉴。現在回想起來挺好玩的!一直在我脑海里总是细流涓涓。看到我们小学毕业照,她梳着两根小辫,穿着一件代格子的上衣,蹲在前排笑容甜美直爽,而我站在后排,总算穿上一件蓝色的学生服,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疑固在岁月的画面上。
  另一位同桌是高中同桌,在临近高三期未考试,我实然患病住院十余天,拉下许多课程,我全力去拼,我的同桌也很关心我,课间她不出去帮我学习,小考时她还悄悄告诉我答案。印象最深的是我刚出院,她中午带饭多带一份给我,她还说她吃不了,那时我家的经济条件很差,显然不如她家。沉默的她平时很少跟同学交流,甚至很少和男同学直面对话,话少腼腆不张扬,说话细声细语,学习很好,为人处事很稳重,人称大小姐。可毕业后不知情况了,后来只听说她从哈医大毕业后,工作不久因个人问题上吊自杀了,竟然还有这样的古老故事,我替她婉惜。这些往事都是记忆中的一枚鲜亮的琥珀!同学是一只沿江而下的帆船,不在乎终点,在那里只看两岸郁郁葱葱。怀旧是心理老化的标志,但却又感到那么亲切,那么温馨,那么有趣!但却永远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故亊说到这,不知朋友看了这段话是否能回忆起那寒窗苦读的岁月?是否同我一样回忆起同桌的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吃烧肉
下一篇:幸福时光· 系列散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