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弯月,在寂静下闪耀

眼里有光,心中有爱,人间有暖,目光所及皆美好;愿所有的人被世界温柔以待。
  ——题序。
  
  一
  每天,迎着冷冽的晨风,快步行走在宽阔的柏油大街上,远处的鸡鸣叫醒了这清晨的寂静。南盘江边,一排排金黄的银杏树在寒风中傲然挺立,像一排卫士捍卫着一冬的温暖。晨炼的人把自己捂得实严严的,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两只鼻孔,他们扭动着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和骨节,快而稳地在红色健康步道上小跑着。无论春夏秋冬,为这座城市破晓的,不是晨鸡打鸣,应该是辛苦勤劳的环卫工人,接着早起的商贩,然后才是城管,最后是交警。这一个月,每一天的这一时间,我总能遇上他,中等个子,穿着黄色志愿服装的环卫工,在街道忙碌着,把路面上的垃圾收拾干净。在他的旁边,是一位身穿橘黄色环卫服、头顶蓝颜色帕子的老奶奶,用火钳搜捡那些在卡在砖缝里面的烟头和细小垃圾。路旁停放着一辆脚踏三轮车,车厢里田字型放着六只箱子,箱子里面有些零碎废铁、塑料瓶、废纸、还有空瓶子等,一个扫地的,还有会如此缜密的心思,废品都可以摆放得这么序化齐整。
  那天我低着头边看手机边赶路,“小心路面!”黄色志愿服边呼边跑过来一把抓住了我。我下意识地绕开脚边的撮箕,还是被绑了一趔趄,但是幸免了一马爬。我忙道谢,一抬头,方脸,浓眉,高鼻,左脑门上一块“月牙”呈现在我眼前,这不是我高中时学校食堂里的师父吗?白天打饭,晚上巡查。因为太过严厉,背后学生都叫“冷面包公”。“呵呵,包——嗯——你是包公叔叔!是在二中食堂打饭的包叔叔!”“包公——叔叔?”“因为不知道你的姓名,我们都这——么——叫——你。”我的声音变得细小而结巴——我不得不临时改称“包公叔叔”。“呵,早听说学生背后给我另起了名,今天才知道叫这个。包公——嗯,总算还不难听!”他风趣地给我解了围。“你在市二中读过书?”“是的,读的高中。”“难怪,打第一次见你往这里走,就感觉特眼亲,还真是认识的呢!”“叔,我记得你,是因为当年你打饭,在你那里排队的学生永远是最多的,你打的饭我们吃得饱。打二两有三两,打半斤的有八两多。记得那个每天到你那里打一两饭的吗!”“记得么,你那时瘦不伶仃一小个,衣裳穿一大件,估计是穿你姐姐的旧衣服吧”“嗯嗯,是呢!是穿我姐的旧衣。”“不容易,那个时候大多学生家的条件就摆在那儿,衣服穿得补丁摞补丁,都是半大小子,油水差,饭量大。”“你面对面的那个三角眼,高个子就不同了,他的右手就像患了鸡爪疯,打饭的时候手一抖三颤。”“呵呵……他是有些抠。”“很感谢,叔!三年,你让我们这些穷学生体验到了舌尖上的温暖。”
  看时间快到上班打卡的点了,我匆匆告别了包叔叔,快步向单位跑去。中午下班后,我买了糕点、水果送给路段上给了包叔叔,这微乎其微的心意不及他当年对我们的万分之一,就权当是感激感恩吧!包叔叔接受了,转身就分发给路段上的其他环卫工和几位商铺店主,眼里溢满了光与暧,一如他忙碌着给我们打饭时的样子。
  
  二
  在我十六岁那年,接到了市二中高中录取通知书。开学的头一天,我把被子行李收拾妥当,等父亲给我学费。等了一夜,父亲到大哥家没回来,母亲陪着我一夜没睡,到天快亮了还不见父亲回家,我知道父亲因重男轻女的思想故意避开。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老往外面看,我失望地躺回床上睡我的觉。母亲走进黑暗里,我以为他是去找父亲,没想到母亲大清早去敲开了村里刘大妈家的门,开口借钱,刘大妈二话没说借给了母亲二百元钱。母亲流着眼泪送我出村口,一路上,我背着背包行李,怀揣着母亲借来的钱,眼泪不断。父亲的冷漠更加坚定我出门求学的决心。我知道,没有父亲的支持,我的学业继续下去何其艰难。父亲一如既往地冷漠,一直持续到高二。之前每次回家,母亲省口塞牙从平时油盐酱醋开销中挤出些零散钞票,趁父亲不在时偷偷塞给我。在接过钱的那个时刻,我的心如刀绞一样痛。
  为了节省钱,在学校里每顿打一两饭和一角钱的菜,在那个长身体的时代,本来几口就能吃完的,为了多吃一会儿,同时避免同宿舍的同学嘲笑,就接一大杯开水,一小口一小口地就着那小撮撮饭慢慢地咀嚼着。下自习时,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只能喝些开水充饥。有一天,我去打饭,只见打饭的排成两排,一排人多,一排人少。我下意识地排在队长的那一列。到我打饭时,我小声地问,老师能打一两吗?打饭的师父是位中等个儿,方脸,浓眉大眼,头戴一顶大白帽。他说,可以,你想吃多少就打多少?我递给他一两饭票,他撮了一大勺子饭放进我碗里。我惊奇,端起碗就走了,心里窃喜,应该是打饭的师父记错了吧!第二次第三次我仍到他那里打饭,递给他一两饭票,他还是舀了大勺子饭倒进我的碗里。我小声说,叔,错了,我打的是一两。打饭师父笑笑说,快去打菜吧!我没有打错。这一次,我看清了他的左脑上露出半个“月牙”型疤痕。时间一长,我们都喜欢到他那里打饭,这里的“我们”就是指家庭贫困的学生。当然他就是“冷面包公”包叔叔。
  包叔叔白天打饭,晚上是巡校的保安,只要轮到他巡管,校园里几乎没有爬围墙、出校门看录相电影的事情发生。因为他是最严厉的,特别是对男生据说达到了苛刻的地步,一旦发现男生来女生宿舍,二话不说就被赶了出去。一次他发现一名男生在楼道上撒尿,硬是罚那名男生拖洗楼梯一个星期。男生女生既怕他又敬他。
  有一段时间,学校频频发生自行车被偷事件。如有学生新买了自行车,停在车棚里没几天就会无故失踪了。在当时,学生能有一辆新自行车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所以校长非常生气,要求必须严查,可是事情非常棘手,快一个月了,已失踪了五辆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可偏偏在这关键时刻,包叔叔提出请假一周,说家里有事要回去处理。校长坚决不同意,说你早不请晚不请,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两个在教务室吵了起来,吵到一半包叔叔直接拎包回家去了。这事全校都传了遍。第二天早上,校园门口贴出通知单。告知偷车的小偷已被抓捕归案,让广大师生不要恐慌!呵呵,这是学校的缓兵之计,还是故意吓唬小偷暂时不要来呀!算了吧!自己小心为妙,说不清上个月偷车,今天之后就撬门入室偷盗去了呢!
  一个星期过去了,小偷没来,包叔叔也没回校。难道真如通知上所说,小偷已被抓捕了?第二个星期过去了,学校陷入了风平浪静之中,自行车事件就这样平息了。直至到了第三周,包叔叔回校了,还带了三辆失踪的自行车回来。原来包叔叔提出请假,然后与校长吵架都是为了制造声势麻痹小偷,也麻痹了我们呢。这三周时间,包叔叔从不曾离开,他乔装成古惑仔或流浪汉或环卫工出入于各种场所,暗中查巡。在对方真以为学校已彻底放松警戒,想再次下手的时候被包叔叔逮个正着。一个时期,包叔叔简直成为了学校的新闻人物,学生老师谈论的,都是他勇抓小偷的传奇故事。
  临近毕业,同桌悄悄跟我说,你知道吗?“冷面包公”昨晚又体罚了新入校的男生了,据说他们半夜站在五楼宿舍栏杆上朝下撒尿被逮。我好奇地问,谁是“冷面包公”?土了吧,你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快三年了,连“冷面包公”是谁都不知道。就是抓偷车贼那个打饭英雄呗。我接着问,哦,他怎么就叫“冷面包公”了?谁起的这名?同学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手指向我脑门,土,土,土得掉渣,你啊你!没见到他脑门上的“包公月牙”吗?我想起了他脑门上的疤。哦,这样啊!同桌接着说,全校的男生都怕他,据说他整人都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没人情味,所以大家都叫他叫“冷面包公”。这时,我才知道这“冷面包公”是谁。以后每次打饭,我注意盯着看他脑门上的“月牙”,更多的是我看到他打给同学满满的饭,当然还有他光亮眼里的那份暧!
  
  三
  没想到,20年后,我能再次遇上他,我的打饭师父。当然这之后,我与“冷面包公”叔叔成了老朋友,每天上班下班遇上了都会家常几句,我也一直称他包叔叔。从交谈中,我知道了包叔叔八年前就退休在家,可他闲不住,主动加入文明交通志愿团,到各交通频繁、人流密集的点位当志愿者。因为东风东路地处十字路口,是车辆、行人特别是学生过往的主要道,同时也是交通拥堵,事故频繁发生的路段。包叔叔主动请缨,每天早早来到这个路段进行交通疏导。
  一天我无意点开一个宣传视频。话外音介绍,今天与大家见面的是一位老兵,他曾是一名老山前线战斗英雄,荣立过一等功。在建党100周年之际,让我们走进这位英雄的家,看看他生活的日常。跟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位穿着军装,戴着军帽,胸前挂着军功章的军人,他正侧着身子拿着鸡毛弹子在清扫着屋子角落里的灰尘,一举手一投足是那么威武和挺拔,画面的最后定格他行军礼的样子时。我蒙了一下,方脸,军帽下那一块“月牙”疤痕……呵,那不是包叔叔吗?了不起,叔叔他竟然是一位老革命、老英雄啊!视频反复闪现,我脑海也跟着换频,在伙食堂打饭时的暧暧的身影,晚自习后熄灯后在校舍周边巡查时他严厉的身影;在校园里抓小偷时的敏捷身影;每天清晨在东风路一丝不苟扫地时的弯曲背影;放学时段在斑马线旁指挥交通时的严谨身影。打饭师父、“冷面包公”、老革命、老英雄、环卫工,一幕又一幕变幻着,最后定格成一轮清月,在我的眼前直闪耀。
  他当交通志愿者可以理解,可他为什么还要辛苦去扫地当环卫工呢?他缺钱吗?他家里有什么困难?好奇心使然,这天下班后我来到了他扫地的路段上,可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包叔叔来。好不容易见到两位穿黄马褂的环卫工,其中一位正是与包叔叔一起用火钳捡垃圾的那位老奶奶。我忙向她们打听,老奶奶热情地跟我透露。“我姓李,家在双河社区。你是问你的那位老师吧,他今天打新冠疫苗去了。他真是一位好人哪,我要不是他帮忙,早被清退回家了。”旁边那位年纪轻的大婶接过话:“那就是一位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干的闲事老者,自己领着那么高的退休工资,儿女都工作了,吃穿不愁,还每天骑着个烂三轮车来干这个又脏又累的活!”
  包叔叔就是爱管闲事,在学校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子,自己管的要管,旁人的事他也要去管管,因为,他见不得别人受苦。从两位环卫工的口中,我知道了包叔叔一双儿女在其他城市工作,自己拿着退休工资,但是他闲不住,向社区主动申请当了一名文明交通志愿者,当志愿者的同时,每天骑着他的三轮车遇上废纸、塑料瓶等就往他的“百宝箱”里放。三年前因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包叔叔来到东风东路疏导交通时,认识了左腿有残疾的李奶奶。当时的李奶奶因年龄满了六十五周岁,环卫部门要清退年长的环卫工。本来李奶奶属于清退范围之内,但是李奶奶她需要这份工作,老伴因中风全身瘫痪终年卧病在床,有个四十多岁的智障儿子会吃不会做。家里一切开支全靠她扫地的微薄收入。包叔叔知道后亲自找到环卫处李主任,把实际情况跟他反映。李奶奶承诺一旦身体吃不消就主动辞职,绝不拖累单位,最终李奶奶留下了继续她的环卫工作。为了帮助李奶奶,包叔叔每天以锻炼为名,早早来到路段上,帮助李奶奶把地扫完。三年如一日,天天如此。所以李奶奶虽然年纪大、有残疾,可她扫的路段常年干净整洁,无交通事故发生,市容市貌靓丽,被区里定为示范街。李奶奶连续两届在环卫工人节上被评为了区级劳模。其实她自己知道,享此殊荣,心中有愧呢。她本来想把这事告诉环卫处李主任,但是包叔叔不让,他说他做这些不是为了名,更不是图利,是真心想李奶奶好。何况事情说破后,担心李奶奶失业后家庭再陷入困境。
  
  四
  今年是庆祝建党100周年,党建活动显得隆重而有序。为收好官,结好尾,我们单位的十二月的主题党日活动就是与包保社区党支部一起慰问退休老党员。刘书记与社区纪书记带领我们到指定的老党员家去走访慰问。
  来到毛纺厂生活区一幢三单元二零二号时,开门的竟然是包叔叔。“是你!叔叔呀!”“呵呵……侄囡!”招呼之后便是领导们形式上的慰问与寒暄。包叔叔今天穿着洗得发白的旧军衣军裤,袖子挽起,头发是已经霜白了的板寸,威严而慈祥,左脑门的疤痕亮晶晶的像一弯玄月,如果位置偏右一些,就与包公的月牙一模一样了……
  纪书记的介绍拉回了我的思绪,大家的目光集中在包叔叔身上。此时的他,表情严肃,端正地坐在沙发上,与他平时随和的性格判若两人。纪书记说,坐在我们面前的老党员何正华叔叔是一名退役军人,是一名老英雄。曾经他是老山前线部队里的一名连长,参加过无数次对越自卫还击战争。我今天讲述的是他亲身经历过的其中一件。在一次战役中,他带领的连队被敌人于数倍的兵力包围了,部队与敌人斗智斗勇,设陷阱,挖防洞……何正华叔叔一边带人与敌人周旋,一边让队伍通过溶洞躲开了敌人的主力攻击与重机枪扫射,最后他带领部队用绳子走悬崖峭壁绕到敌人的背后,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战斗快要结束时,一名诈死的敌人朝我们的一位战士放冷枪,何叔叔发现后及时将战友扑倒在地,用身体护住对方,在倒地的时候,何叔叔的左脑门被一根树桩碰伤了,同时一声枪响,诈死敌人被一名战士击毙。战斗胜利了,何正华叔叔的脑门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就是这疤留下战争年代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它见证着何老从军报国的初心使命。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祝福何老健康长寿,幸福万年长!”纪书记讲完了。因为要取图片,我们帮包叔叔家做样子式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其实包叔叔家里干干净净,整洁亮堂。虽然住的是一间几十年前的老旧房子,家具物件摆放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一如包叔叔的穿着和做事风格一样,我知道这是他在部队常年养成的习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雪,如约而至
下一篇:红朵百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