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儿时的热炕

儿时的热炕


                       一
   我生长在北方的农村,对于儿时的热炕当然是记忆犹新了。
   那时,冬天的乡村每到黄昏时分,家家户户土炕的烟筒里就冒出一股股灰白色的烟柱。那些带着呛味的浓浓的烟柱蜿蜒着飘向空中,在微风的吹拂下慢慢地疏散开来,相互掺合在一起,于是整个村庄便笼罩在袅袅的烟雾里。那些慢慢散开来的烟雾环绕在树木、房舍的周围,淡淡的,青青的,如同薄薄的轻纱。这时,傍晚的村庄便呈现出另一番特别的景象来。
   等到天色黑了下来,那淡淡呛人的烟味慢慢地消失时,家家户户的炕就已经热乎了。怕冷的孩子和老人便早早地钻进了被窝,享受起热炕带来的那惬意舒适的温暖来。
  
   二
   儿时的北方农村,条件大多都是很差的,许多的人家买不起煤来取暖,更没有电热器取暖了。一到冬天,热炕便成了大家过冬的主要取暖方式。
   新年走亲戚,一到亲戚家里,“快,把鞋脱了,坐热炕上去!”便是最常用的招呼用语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冬天,母亲就吩咐我和弟弟利用空闲时间在涧畔地边收拾枯草、搂取落叶以备烧炕和做饭之用。家里虽然有两间房子里盘有土炕,可到了冬天,为了节省些柴禾,一家人便挤到一个炕头上。每天烧炕前,母亲都会提早把晚上应当铺盖的被褥按顺序铺好,然后抱些柴禾,再用笼盛揽些用于煨火的麦糠就开始烧炕了。
   由于家务繁多,母亲便很忙。我是弟兄们中最年长的,许多时候,烧炕的任务就落在我的肩上,然而我却是最不喜欢烧炕的。因为烧炕不但麻烦,主要还是惧怕那呛人的烟味。每次烧完炕,我的眼睛都会被烟熏得掉眼泪。每当点燃炕洞里的柴禾,用扇子扇风时,立即便有浓浓的烟雾冒了出来。一部分从烟筒里冒出,还有一部分则是从炕洞里直接冒出来,
  呛得烧炕的人直闭气,眼泪也会流下来。这烟也是无缝不出,炕的周围,稍有缝隙的地方,便会有一丝丝烟雾钻出来,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呛得呆不住人了。
   炕要烧好,一般既不要太热也不要太凉,还要热的时间长些,最好是能热到天亮,这就需要一些烧炕的技巧了。记得好几次我烧炕没有把握得住,炕烙得人睡不住了,大家不得不起来,母亲便把炕上的被褥全部揭起来晾炕。其中一次竟然把炕席都烙了一个窟窿,当然也有老早炕洞里火就灭了,而重新烧炕的情况。
   烧炕的一般方法,是先用适量长点的柴禾填进炕洞里,点着火后用扇子扇风助燃,待柴禾即将燃烧殆尽的时候,炕洞里就有了丰富的火子了,再填入一定量的柴草末子,方言叫做“煨(wei)的(di)”,然后用一个叫做“灰耙”的工具伸进炕洞里,把填进去的“煨的”轻轻通拨,使其匀称地覆盖在先前的火子上面,烧炕工作就基本完成了。当然那些“煨的”是很关键的,它不但要是碎柴细末,还应干湿有度,以保证燃烧时间的快慢。比如木渣,晒干的牛粪等就是比较理想的煨火材料,只是这些东西太少了。关中农村大都用的是麦糠。麦糠是麦粒的外壳,所以方言就叫做“衣子”。 
   每年夏天麦子打碾完毕,人们都会把麦糠集中起来,用稍长些的麦草包裹起来怕被雨淋坏,留着冬天烧炕时用。
   那个年代,小孩子们往往把能多睡会儿热炕当做是一种福分。每当天寒地冻的时候,被窝里外温度便有着很大的反差。早晨,上学的孩子们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下,战战兢兢地唏嘘着,极不情愿地穿上衣服。没上学的孩子们则是要睡到吃早饭的时候,才在父母的哄劝下穿上衣服。那时,许多家里的炕头都有一张低矮的小桌子,叫做炕桌,有的用来放置被褥,有的也用来吃饭。数九寒天时,能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围着炕桌吃饭,就是农村人的一种满足和幸福。
  
  
        三
   樱桃好吃树难栽。热炕虽然舒服,盘炕却不是一件太容易的活。
   那年头,除了费事的孩子在炕上玩耍,经常会把炕蹦塌而需要另盘炕外,更多的则是人们把用过了几年的旧炕砸碎了当肥料施到庄稼地里。因为经过常年烟熏火燎的土炕,含有丰富的钾、磷等营养元素,是一种优质的农家土肥。那年月,庄稼人肥源紧缺,因此,锅台、土炕、老土墙就成了一种农家肥的来源。大跃进时期,农村有这样一句顺口溜:“一年的锅台两年的炕,十年的老墙一齐放”。所以,盘炕便是经常的事。然而,盘炕却又是麻烦的事,首先就是得打炕坯(做炕坯)。因为炕坯通常是九十公分见方,厚度达五六公分的草泥做成的大块泥土制品,必须尽快晒干,所以打炕坯一般都是在夏天进行。
   收罢麦子,人们便在麦场里找一块不易存水的地方铲平作为打炕坯的场地,然后泼泥。一层麦草一层土,然后泼上一层水,以此类推,泼好的草泥土堆放约半小时左右,等水份充分渗透了,开始和泥,一般用锄头刨一遍再用铁锨进行倒翻,最后再挽起裤腿用脚踩踏。这样和下的泥才能保证质量。因为炕坯要结实,和好泥是关键。泥和好了,就开始打炕坯。把和好的麦草泥置于用松木做成的炕坯模型里,这个模型叫做“炕木子”,一般都是八九十公分的正方形。把草泥在抗木子里捣腾实在,取下炕木子又去做下一个炕坯,这是做炕坯的第一道工序。待到炕坯有了一定的硬度,便开始第二道工序:套炕坯。一般是在下半天或者第二天进行。套炕坯就是把每一块先前打下的炕坯重新用原来的炕木子套上,然后用砖块拍砸瓷实并洒水抹光。炕坯逐个套完了,再晾晒若干天,待炕坯表面发白,便开始第三道工序:立炕坯。就是把原先平躺着的炕坯相互依靠着全部立起来,便于晾晒。立炕坯也是有技巧的,因为它们是相互依靠着的,一个倒了,往往立起来的炕坯就全部倒了,就会前功尽弃。立起来的炕坯再过若干天,待完全晾晒干了,再用架子车运回家中备用。当然整个过程是严禁雨淋的。
   盘炕也是相当麻烦的。先用土坯做炕墙和炕墩,它们是用来支撑炕坯的。然后在炕基里铺垫上干土并铲平,再小心地放置上炕坯,炕的主体就算做好了。接下来在炕坯上用麦草泥上一层面子,用泥抹子收光面子后立即用急火烧炕,因为草泥里的水分渗入炕坯就会使炕极不结实,甚至因渗湿过重而损坏了炕坯。当烧到炕的表面发白了,在炕上撒些短麦草,仍然不要断火。这叫做让炕“出水”。经过“出水”的炕使用起来才没有潮气。“出水”几天后,待炕完全干透了,才可使用。
  
   四
   那些年,我经常随父亲打炕坯、盘炕,其中许多技巧和细节至今难以忘怀。
   光阴荏苒,时代变迁。现在物质资源和科学技术都得到了迅猛发展,每到冬天人们用上更加高效节能、低碳环保的取暖方式,比如各式各样的电热取暖器、煤气取暖器、天然气取暖器。北方农村的土炕已经基本消失了,然而每到冬天,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们,仍然怀念着那温馨舒适的土炕。
   如今, 弟妹们也早已成家立业,他们为了自家的前程,分别都飘落进了喧嚣的城市,我和年迈的父母仍然居住在乡下老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当年一家人围坐炕桌吃饭的情景,回想起一家人一起挤在热乎乎的炕上说笑、睡觉,那种家的味道感觉是那样的温馨。这一切,又不由得使我格外想念儿时的热炕……
  
  
        尚文渊
             2022.1.11于老屋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