崀山天下第一巷


  从早上到现在,我们在崀山已经游览了两个景区,依照身体的承受能力,接下来的时间应该是休息,而不是再消耗体力了。但是,我们这两个不知疲倦的青年,还是决定按计划在今天完成崀山的游览,继续游览“天下第一巷”,明天要赶回沅江,后天29日要去注射第二针新冠疫苗,这是之前打第一针时规定好的时间,我们不敢延误。
  13点半钟,我们来到天一巷景区大门前。趁着宝宝洗手的间隙,我向在大门口经营的商户请教,天一巷有什么好玩的、如何行走才不至于浪费时间、要注意一些什么重要问题等等。这些商户看来是在这里经营多年,对景区内的情况是非常清楚的,他们很专业也很熟练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并不在乎我是否购买他们的商品。
  
   二
  天一巷,原名牛鼻寨,因其东面有许多成双成对形似牛鼻的石孔而得名。已故的地洼学家创始人、中南工业大学一级教授、中科院院士陈国达教授,在2004年参观考察区内10条排列密集、景象各异、长短大小不一的典型丹霞地貌“一线天”景观后,欣然命笔“天下第一巷”,并赋诗一首:“百寻峻岭一裂线,疑被巨人劈两边。人在缝中如入地,幸凭丝毫辨青天。”景区遂改名“天一巷”。
  我们携手走进那雕梁画栋的城楼式大门,进了景区,拾级而上,来到挂满如太阳轮状的彩色风车栈桥上,旁边是“银珠亭”,抬头向上看,映入眼帘的是崖壁银珠飞泻,成一条条长长的直线,悬挂在陡峭的崖壁上,大有银河落九天的气势,这里就是“银珠崖”,串串银珠挂满崖壁。
  站在栈桥上,我们欣赏着四围的美景,山脚下,松树、柏树长得枝繁叶茂,高大无比,到处是绿色的海洋。天气又在逐渐转阴,远处又现出了一些雨云。然而,阴雨云下,青山更显亮丽,山峰与天空显得格外层次分明。我们一边欣赏这些美景,一边沿着栈道缓慢前行,眼睛得到了绵延的绿色的洗礼,感到格外舒服。看着眼前的美景,尽管山风吹乱了我们的头发,汗水也挂在了额前,但我们仍然心旷神怡,一点儿都不觉得累,一路狂拍。走到一段凹进去的峭壁间,宝宝突然朝旷野拖长嗓音大声喊叫起来“哎……”,立马就听到了回音。于是,我也和宝宝一起放开嗓子喊起来:“哎……”马上,一个绵长的声音回应着:“哎……哎……”山谷传音,真的好玩,这哪是肺活量的渲泻,分明是久违的童年重回。啊,童年的感觉真好!
  我们远远地看到了栈道近头的大小两座山峰,小山峰依偎着紧贴大山峰,显得是那么的亲密无度,中间似有一条裂纹,外形如人的无名指和小指闭拢时,现出一条缝隙。我们猜想,那里应该就是举世闻名的“天下第一巷”了。走近细看,旁有一座红色尖顶古色古香的亭子,亭子的红色四角飞檐形似牛角,这里就是“楚天亭”。亭子左前是崖壁巷道口,旁边石壁赫然刻着“天下第一巷陈国达题”几个大字,石壁上凹凸不平,在经过了风和雨这两个年轮大师的雕刻,石壁上满是错落有致的纹理,也长满了地球上最古老的植物苔藓。我们伸头朝巷道看了一会,巷道很窄,仅能容一人通过。我笑着说“一个人如果想知道自己长得胖不胖,来这里试一下嘛,看看我家宝宝,体型真的非常好耶。”因为刚在上午下过雨,巷道的台阶从上到下,流水如小溪哗哗直淌,还有密密麻麻的水珠从山崖的上面降下,如下大雨一般。于是,我们穿上了雨衣,开始通行这“天下第一巷”。
  被称为崀山第一绝的“天下第一巷”,为两陡崖夹缝形成,两边石壁高百余米,可谓世界一线天绝景。巷长238米多,最宽处只有0.8米,最窄处只有30公分许,只见巷道幽深,两旁绝壁对峙,笔直陡峭,如刀劈斧削,抬头唯见一线青天,人行于弯曲的巷道中,如置身地底,战兢不已。我和宝宝相隔十多米一前一后冒着如大雨的崖壁水滴向上行走,有的地方还需要手脚并举爬行。宝宝一边艰难的行走,还一边用手机前后录相,我先是只顾低着头一路向上,后见宝宝在吃力的行走并录相,我也伸出手机上下取景,照了一些险峻的镜头。当我们两人面面相视对方时,见到的不知是汗珠还是水珠,已经挂了满头满脸。幸亏我们脚上穿的是防水皮鞋,不然后面要走的路就会因为鞋湿而没办法顺利前行了。
  230多米的巷道,我们行走攀爬了约半个多小时。当我们从幽暗狭窄的巷道走出来时,感觉人整个都起了变化。我们在尽情欢呼之余,不禁心生恍若隔世的感慨,又象是经过了一次时间隧道的穿越,体验了冒险的洗礼。这条巷道,最能体验“在夹缝中求生存”的艰辛人生,这话真的一点不假。
  走过“天下第一巷”,前面是“极目亭”,站在这里欣赏远近峰峦峡谷,比刚才在栈道上所看到的,又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有点劫后余生,所有的生命都是那么的可贵,那么的富有盼望,即使是经历几亿年的山石崖壁,也是充满了生命的茁壮,是那么的富有朝气。尽管还有乌云飘移,但我们甚觉欢快,顿感浑身轻松,连走在高低不平的台阶上也似乎是在平地一路小跑。
  我们再向前行,转过弯,即到了充满传奇色彩的遇仙巷。相传,当年抗金名将杨再兴曾经在这里迷路,数日后,在这个天然的石巷里遇到一位高人,指点他才出了山。巷长170多米,宽约2米,巷底至峰顶壁高60多米,南北走向,巷道宽阔平直。“遇仙巷”牌匾介绍,在这里如里遇到晴天,太阳光斜照巷内,阳光照处乳白色的薄雾飘飘洒洒,极目远望,会形成阴阳分明,黑白倒错的自然奇观。只是,我们从进来天一巷到现在,天气一直还是多云带阴,阳光似乎总是躲在云层后面。
  从“遇仙巷”到最高顶峰一线,这里有多处环形石巷,围绕山峰循环的“马蹄巷”“翠竹巷”等崖壁石巷,让人留连忘返,不忍就此放手。“翠竹巷”,是一处幽静之地,巷内杆杆翠竹,或笔挺竖立,或弯腰低头,神志各异。不一会,我们来到“揽月梯”,站在山脚远远向上张望,大有上九天揽月的意境。
  “揽月梯”,顾名思义,登上去就可揽到月亮,这是“天一巷”十条巷子中海拔最高的一条崖壁石巷。坡度陡峭,就像一架长长的梯子附在岩壁上,延伸着大自然的神奇,形如天梯。宝宝在前面攀登,我在后面为她录相,等她上到梯顶,我才挤身巷道,攀登时就像在一架木梯上行走。比较“天一巷”,这条“揽月梯”似乎更狭窄,台阶也更小,更陡峭,只是巷道较短,崖壁也没有那么高,所以感觉没有“天一巷”那么难。我胸挂双肩包象个大肚临产妇笨拙地手脚并用攀爬,看着我的样子,宝宝在梯口朝我大笑不止。我们终于到达顶点,寄身峰顶,驰目骋怀,颇有山到绝顶人为峰的感觉。
  有着资料介绍,“天一巷”更名之前的“牛鼻寨景区”,登上“揽月梯”后,会看到诸如“狮子庵”“万丈崖”“义军寨”“仙人桥”等景点,尤其是“天潭”,位于“牛鼻寨”顶,这是个有八九亩水面的天然水池,兀立于高山之巅,水深丈许,清澈见底,常年不竭,犹如仙境瑶池。“天潭”附近,还有一个“咸丰洞”,据传咸丰皇帝也曾路过此地,有天正在行走中,突降暴雨,咸丰皇帝急忙进洞避雨,洞口石壁上至今有留下“咸丰帝”字样。
  在这方圆仅一平方公里的“牛鼻寨”,据说曾经是清代义军驻扎的遗址,太平天国起义军翼王石达开当年曾率兵屯于此地,有三道寨门,被称“义军寨”,为当年石达开部所修筑。“天潭”曾经是当年石达开部取水的地方。石达开部在此驻扎时,清军团团围困,企图饿死义军,渴死山上,没想到,义军将一条条从天潭抓来的活鱼从山上甩出,清军大惊,只好撤兵。1994年在修复义军寨时,还发掘了当时义军使用过的大刀、长矛以及女人的梳妆匣。寨前有一棵扎根石缝的桎树,年年岁岁,任凭风吹雨打,仍不屈不挠的生长着。站立寨顶眺望,但见悬崖峭壁下,梯田层层,人车如蚁。静心谛听,仿若战鼓咚咚,呐喊声声。
  在揽月梯前的山谷间,有纵横交错,胜若八卦迷阵的“迷猴谷”,相传当年百岁老猴在此迷途难返而得名。
  可是,如今的“天一巷”游览,沿途有许多“禁止游人通行”的牌子,却是看不到这些景点,也不知是何故。
  我们来到神形兼具的峭峰“七层楼”的对面,认真数着崖壁上的那些天然形成而又酷似人工开凿的洞眼,一层一层,就象建筑的楼房,足有七层。这些洞眼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是否被野人住过?带着这些疑问,看着被禁止游览的“藏天洞”和下面的“八卦阵”,走到前面的“望江楼”和“楼外楼”上,伫立良久。尽管在这里也能看到无尽的美景,使人由衷赞叹“江山如此多娇”,但终因无法窥其全貌,感觉稍许欠缺,他日有机会再临崀山,再细细观赏到这些妙不可言的经典之作吧。
  从“楼外楼”下山,走过一段很长而又比较陡峭的下山台阶,我们来到一大一小两座标有“情侣岩”的石峰前,两座石峰紧挨一起,恰似缠绵的情侣,相依搂抱,如胶似膝,亿万年不朽,恩爱有加,不离不弃,着实感动着来往的情侣和夫妻,亦如我们,在此与这两座岩峰合影。在两峰缝隙前面,生长有一棵如小树般粗壮的古藤,直立许久后在顶端攀附崖上,似乎也是在见证着“情侣岩”这永恒的爱情。
  临近出口,有一亭名曰“官帽”,亭旁有一处小瀑布,边有一块牌子上写明:洗手池水,请勿饮用。站在这“官帽亭”前,思古人,看今人,多少英雄为此折腰,多少贤达也为此宿命。联想古今中外的官场之路,也看看我们现在的自在和潇洒,别有滋味在心头。那些为仕途而拼命挤身甚至不择手段的人们,来此洗涤手腕、洗心革面吧,前路会如这天一巷乃至崀山风景,一定会是绚丽多姿的。
  从上山到下山,一走就是两个小时,15点半,我们来到出口处,工作人员说,你们应该是走得比较快的游客,如果将来所有的景点都开发出来,可能需要三个多小时才能游完。是的,在这“天下第一巷”的天然画卷里,是要认真品味和解读其中奥秘的,以后有机会再来崀山吧。
  
   三
  说来有缘,就在我们出来“天一巷”到门口的观光车候车亭等候的空余时间里,宝宝真眼尖,突然发现坐在候车亭里休息的一位年轻女性,是在抖音里推介崀山风景游的导游,而我们来崀山,这位导游的抖音介绍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我不太相信有这么巧的事,遂上前探问究竟。哦,真的是,她在帮朋友带一个旅游团来此,游客刚刚进去了天一巷,她在外等候。交谈中,我们透露了离开崀山去邵阳的行程。随后,这位导游马上电话联系她在新宁的朋友,为我们叫来了从新宁出发到邵阳的私家车,直达车费等同于新宁至邵阳的大巴车,而这个时间,大巴车的最后一班车也已经离开了新宁。我们坐上景区观光车,司机在我们住宿的宾馆路边停车片刻,拿到行李到达崀山北大门,正好那辆私家车如约来到北门外,我们顺利坐上车,径直奔向邵阳火车站,明天我们将乘坐火车经长沙回益阳。如果没有这个巧遇,我们肯定要在新宁再住一晚。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