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寻觅你

我一直是个唯物主义者,有时候我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今天我见了两个人,他们一个是曲靖第一人民医院的产科专家何美珍医生,另一个是《边疆文学》杂志的主编潘灵老师。尽管隔着空间的距离,我还是喜欢他们,敬佩他们,如果不是偶然,我想,此生我们是不会相遇的。
  何美珍是我的救命恩人,因为她的高超的医术,又平易近人,我爱称她何姐。她不仅救了我的命,而且救了我的灵魂。现在,我认为,我的羊水栓塞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因为那时的我虽然孕育着生命,但我的魂灵早已飞出了肉体。这一点,从母亲家杀年猪时猪血飞溅得满地都是可以看到,还可以从冬天母亲家门口突然到来的小红蛇身上看到。但是母亲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亲人的魂灵在向母亲告别,我也不知道,这就是另一个时空的我再用这样的方式与我的亲人告别。已怀二胎的我虽有孕育生命的惊喜,但我心里却有一份谁也不知道的不安和恐惧。这份不安和恐惧让我焦虑、失眠。我曾对孩他爸说过,然而他从没相信过。也许,直到我在产床上生命渐渐地衰竭,他也还固执地认为不就是生个孩子嘛,又不是没生过,再看那些农村妇女,哪个不是放下背箩,丢下水桶就生的,一个农村长大的女人,哪儿有那么娇气。他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是我已经三十六岁,属于高龄产妇。而在待产室里,何姐第一眼看到疼痛难忍的我,她就敏感地发现我早已失“魂”落“魄”,并且判定毫无任何症状的我就要奔赴鬼门关,她立即决定用抢救羊水栓塞产妇的办法对我进行手术。如果再晚半小时手术,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今天,我来曲靖听潘灵老师的讲座,也顺道来看何姐。与何姐聊天,从医多年的何姐告诉我,我们的生命还存在于另一个时空里。那不就是鬼魂之说嘛,何姐居然迷信?我吃惊不已。何姐还告诉我,在她从医的生涯里,有一份别人没有的敏感,就是这一份敏感,她成功地救了我,当然也成功地救治了很多像我一样危重症产妇。正是这一份敏感,她能比别的医生更早一步感知到那些灵魂出了窍的身体,从而成功地挽救她们。尽管我的心里一直都怀疑鬼魂的存在,但我真的相信了几分。
  听了潘灵老师讲课,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喜欢用文字来表达自己,因为文字,可以抵达我灵魂的深处,看到另一个自己。从而,我更相信我的生命还存在于另一个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时空里,我要去寻觅。
  我曾利用空余时间去阅读,我想从书中找到自己。新冠疫情期间,我坐在家里读《红楼梦》,疫情退去,我利用课余时间读《金瓶梅》、《飘》、《战争与和平》、《巴黎剧院》……我那简易的书桌上,文学书籍在一本本增加,我穿越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试图与不同时空里的灵魂对话,感悟一个个鲜活的灵魂散发出的芬芳气息。现在,我更想把我飘散了的魂灵重新凝聚,不然,我会像从前一样,孤独,迷茫,无助。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片树叶不小心从枝头滑落,昏昏沉沉落下地,然后又痛苦挣扎想要重新回到树上去。一树的叶子都在风里热热闹闹、叽叽喳喳,而我只能抱着双肩躺在地上哭泣。暴雨里,我被洪水淹没,随波逐流。大地颤抖,四面的泥土朝我挤压过来,我狂奔,跳跃,还是被一层层气浪掀起,然后又轻飘飘落下地。我想我将会被蚯蚓啃食,变成它的粪便,永远地融入泥土,在每一个风起的黄昏,一定随着尘土飘散得没有踪迹。
  还好,就在我的肉体和灵魂将要死去的时候,何姐像个天使一样拯救了我。活过来的我又经叶浅韵姐姐的介绍加入珠源文学社。我正在珠源文学社里沐浴着春风复苏,而潘灵老师的出现无疑就是一场及时雨。
  听了潘灵老师的课,我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找到自己,因为我没有背古诗宋词,还没有读满三十本外国名著,还没有看完五十部电影,更是忽略了现代的报刊杂志。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决定,扩大范围寻找戴上了不同面具,变换了不同身份的自己。
  我算着,游走的三魂七魄中,有七魄是在手术台上被何姐牢牢地抓住没放走的,所以我得以活命;有一缕魂灵是被像何姐这样的白衣天使感动吸引不舍离开的,所以我努力生活和学习;有一缕是因为我出事后,母亲终于判断出那条小红蛇就是我最先溜走的魂灵,母亲去给我找捉魂人(神婆)抓住的。——捉魂人让我勾住她手中的那条红线的中间,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不停地搓捻红线的两端,好让那条红线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再让我放手,红线奇形怪状地缩在一起,她由此判断出我那缕魂灵出逃的时间,最后再利用红线拴住那缕魂灵,把它紧紧地系在我的手腕。就在那个夜晚,我真的睡了一个没有噩梦的好觉。
  我至今都还没找到的那缕魂灵,它一直游离于我的身体之外,不然,我不会很早就想着去感知它的存在。记得童年时,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的木墩上发呆,看着天上游走的白云、听着屋后风从森林经过唱歌的声音,我会一遍遍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我在努力感知另一个时空存在的我的气息,却看到的只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我相信另一个我的存在,她一定是在等待着我的肉体从这个时空里消失的时候才和我相遇。我确信我在昏迷过去的两天两夜的时间里是遇到过她的,而且她一定把她存在的信息藏于文字的世界里。在康复后的这些时间里我痴迷着文字,想要从文字的世界里寻找她留下的只言片语,可能是我读的书籍还不够多,而她又总在变换着身份和信息,所以我还不能破译。
  这一点,我也是在潘灵老师的课上得到证实。我们为什么要去读,为什么要去写,就是为了遇见自己。我猜想那缕魂灵就是最美的自己,曾经,她一定是厌恶了尘世的混沌和迷茫才不和我在一起。寻找她,那是我活着的意义。我坚信,那缕魂灵里带着善良和美丽,还有一丝通灵的气息,她能穿越时间和空间,感知过去和未来。如果我能找到她,我一定能像森林中的精灵一样,守护每一寸土地,亲吻每一个露珠,感知每一粒种子的神力。
  听到潘灵老师要来的消息,我特此从天猫买到潘灵老师的书籍《奔跑的木头》,并用一天的时间把它读完。我知道潘灵老师成功地找到了自己,因为,他总能随心所欲地穿越时空,变换不同的身份出现在文字里。我心生敬意,决定顺着潘灵老师的指引,找到自己。
  何姐说,这些魂灵和我们不在同一时空里,但它们一直都在默默地陪伴着我们,守护着我们。也许,我们只有拥有足够的虔诚,足够的执着,才能让我们变得敏感,让我们与那些魂灵对话,接受她们传递的信息。
  由此,我决定穿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寻找你,追随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