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尔东南西北风

我好久没去看柳钗大姐了。
  那天,我敲开了她家门,她和女儿正在家清点、整理着老徐——我的老领导的遗物。老徐是书法爱好者,写得一手好字,黄大姐翻出来他留下的不少墨宝,还有一堆信件和他生前的文章、材料和讲话稿。老徐是老模范、老先进了,黄大姐把找出来的奖状、奖章、军功章、纪念章堆在了沙发茶几上。我采访过他多次,许多奖状、证书我都见过,唯独没见过的是那本颜色鲜红的《荣誉证书》,这是1990年1月,中共宁德地区委员会、宁德地区行政公署发给徐道魁同志的。我打开一看,《荣誉证书》的里页上写着这样几行字:
  “徐道魁同志:
  在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斗争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为维护社会安定做出显著成绩,特发此证,以资鼓励。”
  看完这几行字,我合上《荣誉证书》,心中又嗔又喜,嗔怪的是我的这位老领导实在太过低调了,我多次采访,他从来就没对我提起过这件事。表彰、奖励不对我讲,一次“以资鼓励”的荣誉,他也不讲。当然,这虽然只是上级给予的一次“以资鼓励”的荣誉,但这荣誉,是很崇高的呀,有着很重的分量。“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这表明党和政府充分肯定了老徐政治上的坚定性,对党的忠诚,这可是一个共产党员最宝贵的政治品质。我和他相知相交几十年,从老徐的言行中,我深切感觉到他对党的忠心耿耿,政治上的坚定可靠。近年来,我有多篇文章写了他如何勤奋学习、忘我工作,如何关心下属、帮助困难群众,如何坚持原则、不徇私情……却还没有一篇文章写到他政治上的坚定性和对党的忠诚呢,看到了这本《荣誉证书》,我心中更多的当然是喜悦和庆幸。
  我忙拉着黄大姐在沙发上坐下,对她说:“你快把老领导在制止动乱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的事给我讲讲。”
  黄大姐说:“大体情况我知道,不过有一份先进事迹材料讲得更清楚,我去找给你看看。”
  “先讲讲你知道的吧,材料呆会儿再找。”我缠着她先讲。
  她的女儿翔兵在一旁听到要找材料,不一会儿就把这份材料找出来给了我。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同志在北京逝世。广大人民群众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哀思。在悼念活动期间,极少数人借机煽动,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利用大小字报,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北京和其他一些大城市出现了较大规模的学潮和动乱,并迅速影响到外地中小城市。还在学潮、动乱之初,有不少人对学潮予以同情之时,老徐头脑就很清醒,他组织学校党总支一班人学习,引导大家认清动乱的性质和学潮带来的损失,针对有人反对共产党的领导,他一再强调“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真正的民主。”以此统一骨干的思想认识,强调要保持学校的稳定。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他立即组织全体党员学习,要求大家坚守岗位,与中央保持一致,并严肃指出,能不能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对党员是一次考验,是一张考卷,希望大家要经得起考验,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他及时发现并指出赵紫阳5月4日在“亚行”的讲话与4月26日社论的观点有矛盾,引导党员和全体教职员工应以《社论》为准。他公开批评《经济学周报》的5月16日“申明”的错误,帮助大家分清是非。他还不断揭露“美国之音”的谣言,要求大家要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加以分析,澄清模糊认识。他还用在党的领导下,国家沧桑巨变的历史事实和自己的革命经历来教育大家,只有共产党的领导,中国才有希望,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5月19日,李鹏总理发表讲话,他当晚边收看电视边速记讲话精神,次日上午组织大家收看、讨论。6月4日,北京传来消息,老徐及时组织大家讨论,群情激奋,在他倡议下,一致通过给党中央、国务院发了致敬电。
  动乱期间,老徐十分重视对教职员工的思想教育和队伍的稳定,统一了思想、提高了认识,全校师生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尽管宁德地区的一些学校也受到北京动乱的影响,外校有师生在蕉城街上游行声援,也有人来蛊惑干校的教职员工去参加,但是宁德行政干校没有一个人理睬他们,也没有一个人去参加游行,大家都在校坚持正常的工作和学习,成为宁德地区动乱期间,最稳定的单位之一。
  1988年,国家实现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时候,全国各地出现了一股物资抢购风,从床单、毛巾到家用电器,从柴米油盐到药品无不抢购,受此影响宁德也刮起了一股药品抢购风。当时生病住在医院里的老徐,感觉不对劲,就回到干校对大家动员说:“这种现象不正常,有损国家利益,我们要为国分忧,别去凑这个热闹。”干校的同志也都很自觉,没有一个人提篮拎袋去抢购生活物资、抢购药品。干校在此次抢购风潮中,教职员工表现优异,受到《福建日报》的登报表扬。
  老徐有着很强的党性原则,他政治上的坚定性和对党的忠诚真让人佩服。记得他在担任莆田县“支左办”主任时,既严格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又凭着自已的思想认识和政治觉悟,认为批判老干部的错误可以,但残酷斗争、泄私愤、搞武斗、甚至置于死地决不行。不管那一派,谁这样做,他都反对。文革中期,掀起了武斗和残酷批斗革命老干部的歪风,莆田县委书记刘秉仁在一次万人批斗大会上被残酷斗争,眼见就要出事,关键时刻,老徐高呼应时口号,挤上前去,一把揪住刘秉仁,大声喝斥道:“你的问题很严重,必须马上回去坦白交待清楚。”然后便以某个级别更高的批斗大会,正等他去交代问题的名义,将其从造反派手中骗出。因情况紧急,生怕造反派回过神来追赶,一出会场老徐就用吉普车将其送到建瓯自己所属部队加以保护。老徐这样做,个人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堪称壮举。他有勇有谋,幸获成功。那时,我们还在一起工作,我听他说过:“保护老干部,就是保护党的宝贵财富。”是啊,文革后刘秉仁同志复出,就任龙溪地委书记,后又调任福建省顾委会委员,一九八二年九月还出席了党的十二大,为党和人民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清代画家郑板桥有《竹石》一诗,曰:“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是借赞美竹子坚定顽强的精神,来表达自己不怕任何打击的硬骨头精神。我想借郑板桥诗中最后一句“任尔东西南北风”来赞美共产党员、转业军人徐道魁同志政治上的坚定性和对党的无限忠诚。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外婆的弯针
下一篇:我的“知青”老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