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山海

山海

眼前所见到的山并不高,黄色围墙的寺庙依着山的一侧起伏四重。向东而去,只需片刻即可走到海的堤岸边。

海水微涨时,最为惬意的便是半仰在深褐色的岩石上,石头表面的纹理闪烁着一种独特的细腻,略显昏黄的海水在脚下的间隙中激荡起白沫,还未等一波完全退去便被后来者热情地挽留在原地。细碎而温和的潮声吹拂起粼粼金光,在目之所及处不断地隐现,似乎永不停止。

潮水总会在不知不觉中迅速地退去,近海的地方裸露出密密麻麻的泥块,各有千秋,如同拼图一样完美地交错。西垂于半空的太阳依然散发着耀眼的金光,在泥滩细小的分叉中赋予海水涓涓的生命力。白鹭鸟有时呆立在滩上,忽地以极缓慢的姿势优美地展开翅膀,划过金色的分界线,尔后小心翼翼地降落在不远的地方,又迷茫地看向别处。不出海的轮船则安静地停在或近或远的位置,巨大的蔚蓝只留给它黑色的剪影,两端的色彩被分割地泾渭分明,船头前的欢脱明亮和后尾的沉默不语却又能均匀地融合。

待到傍晚时分,堤岸上的路灯将平静海水晕染成朦胧的玫黄色,注视久了会感觉自己深陷到无穷大和纯粹的另一个世界,白天沉寂的小船上红色的信号灯在幽深的蓝色帷幕中很是 显眼。

心情失落时也来此处,踩在岸堤上行走,夹着细雨丝的浓雾使眼前茫茫的一片,远处的海天融化为一体,堤下的碎石和残破的砖瓦片率先展示着它们颓然的一面,宽容地安慰着我们。

山与海也曾沉寂过,没有了昔日人头攒动的热闹喧嚣,安静地等待着改造,我只能隔着对岸注视它们。山的轮廓如往常一般屹立于各色的民房后面,黑色的瓦粉色的墙,青色的瓦灰色的墙,淡蓝色的玻璃窗上变幻着光。突然我听到身后的远处传来高昂的歌声,便转过身来循声而去,可是那歌声只出现寥寥几下,便无踪影。

我便经常爬上山,沿着被绿色遮隐的小径,踩着枯萎而湿潮的落叶来到寺庙的后面,坐在长着青苔的岩石上,周围高且笔直的树上总能传来动听的鸟鸣,树冠则在微风拂弄下有规律地呼吸。眼前的围墙稍显低矮,我看着寺庙飞起的檐角,想起了山下的寺门,门前的那一对六牙石象应当依然注视着踏上石阶的善男信女。如此这般不知静坐几许,听乏了鸟鸣,便朝山下走去,此时近海的水面上盘旋着啾啾鸣叫的燕子。

看着眼前一幕,似乎耳边听得那涛声依旧,其实一个人愿意与否就像面对大海吹来的风一样,与其说因缘际会更不如说命中注定。我们眼前的此山仍是彼山,唯有海水前赴后继地赶来亲吻岸边的岩石,山与海曾经与以后都会相会无数次的短暂,在这漫长的过程中却没有任何错过的遗憾,一切如定数般吻合,海海人生中可以看过海边的潮起潮落,也可以伴着山上的虫鸟星月,水到渠成之处万法自然,一切皆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南禅寺
下一篇:江南梦里独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