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麻雀引发的回忆

暮春,一抹娇阳赶走了绵绵细雨。将久违的春辉,洒在了翠绿翠绿的西蜀大地上。午睡后,浴着斜阳,漫步在西山公园。春花虽谢,余香未尽,清新空气,幽香尤存。

悠悠漫步在林间小径,斜阳穿过松柏树梢的间歇,泻在林间的小径上。松柏被清风摇曳,使映在地上的树影,变换莫测,动感婆娑。在小径上觅食的那只小麻雀,悠闲自得。它不时啄食那些散落在小径上,它能吃的东些。

嘻嘻,虽满头银丝,年逾古稀。不知咋地,却突然童心勃发。想和小精灵开开玩笑,吓唬吓唬那只,近在咫尺的小麻雀。

突然,我用脚在地上使劲地蹲了两下,发出了“噗-噗-”的声响。可那只麻雀,只是回头瞄了一眼,继续蹦跳着觅食。

无奈之下,我用力撇足了一口气,朝着那只小麻雀大吼一声。“啊-”,人老气衰,估计音量不够大吧。仍吓不飞那只小麻雀,它甚至还“啾-啾-”叫了两声,似乎在告诉我些什么。

没有生气,反倒还在心里偷偷的乐。小小麻雀居然能与人类友好相处,这是多难得的呀!由此,开启了一段以前的记忆。

那是上个世纪的50年代末期,58年的清明节前后。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围剿麻雀运动。

当时我上小学,学校放了三天假,让参加所在乡村的围剿麻雀运动。头天晚上社员们集中在晒场上开动员大会,干部们讲围剿麻雀的意义,部署分配力量。安排女人、老人、小孩在山下的平地上,手拿竹竿,分散站位。十岁至五十岁的男子上山顶,也是手拿竹竿。互相间不要靠得太近,每人分配一个范围。只要有麻雀飞到你管理的范围,就用竹竿轰赶,不让麻雀有任何踹息的机会。必须做到“麻雀飞过,人人喊打。”

要求带好干粮和水,整个白天不能停息。累死那些麻雀,彻底消灭麻雀。我虽然差几个月才到十岁,可个头比同龄的孩子偏高。自然被安排到了山上,和那些男子汉一起,手拿竹竿。只要有鸟类临近。就挥动手中的竹竿,拼命的大声呼喊。

嘻嘻,平时常常能看见野鸟,可这天却没看见有野鸟累死,累死的是张老大养的几只鸽子。西蜀的浅丘和秦岭的大山相连,一有风吹草动,那些野鸟就逃入深山了。西蜀山村好些年看不见一只麻雀,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了吧。

后来听说,在那次运动中,我们四川是最出彩的。不但首创了消灭麻雀的大兵团作战方式。还做了规定:即所在地区或单位没有麻雀窝、没有麻雀飞、没有麻雀叫,才是合格。

仍然慢慢的跟着那只小麻雀,悠悠在小径上漫步。心想,可能小麻雀是通人性的吧,它也许会有思维,亦或能看懂人的脸色。不然,它们怎么就变得不怕人了呢。不管怎么说,它肯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平反”了,也没有学习过“保护野生动物”的相关规定。

夕阳在不知不觉间,已悄悄隐入天边。那只小麻雀的淘气模样,还存留在脑际。似乎感觉浑身轻快,心情也变得无比舒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