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沙——江南一瞥(2)

乱影,勾起丝丝絮絮,寥寥数语,额间山川林立,眼里再无别的她。

流星扣不住年华,细雨在窗外风化,青纱绵藏桃花、暗香闻嗅一缕秀发。冬翘一杯残雪,饮下枝头细细枝桠,醉眼迷沙,花容月貌在嘴边糖化。一曲华舞,不敌伤沙,回望佳丽、姻缘佩戴红纱,再待年年,江南那个她。

童叟静在桥下,战马在桥上厮杀,小兵无手又无叉,恰巧梅花烛火煮撕杀。将军身着铠甲,影里显露千军万马,刀枪血战,洒落一席梅酒白话。乱影,勾起丝丝絮絮,寥寥数语,额间山川林立,眼里再无别的她。

此时,朽木成檀香,粪土可上墙。娶妻、娶你、娶花房;忘川、忘水、忘故乡。这是誓言亦是长叹,误入江南,怀春伤。小堤白柳,断桥残飞雪。巧,冬又到,君还在梅花烙,榻卧窗前执手诵窈窕。

风未起,沙来到,塞北黄沙惹人恼。不等细雨护长城,却把年岁先盖好。好在孟姜女儿身,愿把青春换永恒。泪下忠贞,传佳话,我心女子便如她——一字“贞”。

“贞”来飞花沙入梦,一纸“蝴蝶”彩凤飞。飞入梦里,月捎话,何待明日桂入家。巧巧时节又一载,细细雨丝没春泥。我心系在江南节,一曲霓裳都难解。空有多情望秋水,溪过河边寻她去。日日夜夜郎思君,奈何沙场秋点兵。将将军军成尸骨,终为妻来成将军。

一身戎马刀山过,血溅白雪梅花落。再踏窗前风微起,忽闻秀娘喊郎君:君,我在塌前守你,一生如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往后余生
下一篇:我们相爱的日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