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读纳兰容《减字花木兰·相逢不语》

一程山水,一场遇见。花开花落,静默无声。往事如梦,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已过千年。

序: 这一生,与谁初见是时光清浅,好梦终圆,还是一别两宽,不敢轻易回忆爱过,错过,别过,都别忘了彼此的初见。

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恭敬谨慎而容”,“若,香草,君子也”。叶赫那拉家族继纳兰明珠之后一颗更闪亮的明珠,身份高贵的相国公子,文武全才的御前侍卫,才华横溢的词人。徐志摩说过:“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烟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靡谢尽。”学问、才华、显赫的家世,他都有,但不是他被文人推崇的关键。谢章铤曾说:“长短调并工者,难矣哉。国朝期惟竹坨、迦陵、容若乎。竹坨以学胜,迦陵以才胜,容若以情胜。”一个“情”字贯穿纳兰容若的一生。

人生自是有情痴。纳兰容若,他是天生的情种。“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但,真正能读懂纳兰容若的有几人或许我们从来都没有读懂过。他尝过初恋的甜,离别的涩。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纳兰容若《减字花木兰·相逢不语》

那一年,枝头初吐绿,他去给母亲请安,遇见了一个俊俏的女子,一个神仙般柔弱的女孩儿,一个让他尝遍相思之苦的初恋,他的表妹,因父母双亡寄养在他家的舒穆禄家的独女。初恋,纵使没能相伴他一生,纵使后人连名字都不知晓,却刻在了纳兰容若的心上,渗进他的一生,给后人留下凄婉优美的故事。

遇见方知道,初见竟可以如此美好。一场初遇,像极了贾宝玉初见林黛玉的情景:“这个妹妹我曾见过。”初见,一见如故。从此,一往情深。那一刻,纳兰容若心里种下了爱情的种子。

从此,她陪着他读书习字写诗填词,陪着他谈古论今,共读儒家典籍唐诗宋词,陪着他踏雪骑马共赏晚霞,陪着他哭陪着他笑。她说要把整个春天送给他。从此,他的世界因为她有了光,有了色彩,不再孤独无依,不再落落寡欢。他们,青梅竹马,在彼此的陪伴下,在彼此的爱慕中,憧憬着美好的爱情和归宿。

但最终,他们都成了利益的牺牲品。两颗相爱的心,刚刚找到皈依,却被迫分离,在茫茫人海中走散。他高估了爱情在成人世界里的分量,低估了父母在权力上的野心,也忘记了封建统治者那杀人的规则。父母为了权力和地位,瞒着他把表妹送人宫中选秀,并为他安排政治联姻。重重宫门深似海。从此,那一道道宫墙成了他的心墙,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无法逾越。

从此,彼此天涯,此生再不得见,余生只剩下无尽的彷徨和孤独。宫墙内,看不见的刀剑,辨不清的黑白,步步惊心,如履薄冰,笼中鸟,哭笑不由人;宫墙外,一个单薄的身影,痴痴遥望,落寞徘徊,相思噬骨,意难平,日日如此,从黎明到黄昏。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望相思不相亲。从此,这个他一心想要相守的人,成了他的挂念和心结。从此,一颗心痛苦不堪,满是伤痕。

完美的婚姻,持久的爱情,都需要运气。没有了表妹的容若,尝尽失去的苦涩,遍体鳞伤,终究过不了她给他的这道情劫。说好相伴到老,却敌不过世俗的考验。曾经,触手可及。如今,遥遥无期。一切太匆匆。往昔的一切,渗进肌肤,刺痛灵魂。分离的痛苦,让他大病一场,错过了殿试,也让他生出了禅心。他明知无望,却明白,有些痛,无法封存,也绕不过去,若想放下执着,就要去面对,将命运的“未完成”亲手画上句号。他想尽一切办法,甘愿冒着死罪,冒着让叶赫那拉家族前程尽毁的危险,只为见那个魂牵梦萦的人一面,看一眼她是否安好,亲自了却这段尘缘,他才甘心。

那年,正逢国丧。善良的老僧人,禁不住纳兰容若的磨缠,帮他冒着欺君的风险,换上僧衣,混在喇嘛队伍里进了皇宫。宫门重重,肃杀森冷,让人胆战心惊而压抑。容若或许害怕过,但他一定没有后悔过,前面哪怕是万丈深渊,他也要迈出这一步。当年父母瞒着他把表妹送入宫门,当他策马扬鞭匆匆赶回,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连好好道别都来不及。从此,他的爱成了悲歌,困顿,没有归期。他时常想,本性善良,不善谋算的表妹,在那心计重重的深宫大院,在那你死我活的百花丛中,能否安好她一定怨过,怨自己女儿身,任人摆布,怨信错了人,一颗心枉付。血气方刚的少年,终于因为爱情失去了理智,把生死和家族荣耀置之脑后,他只要再见她一面就好。

偌大的皇宫,相遇谈何容易宫内佳丽三千,还有数不清的宫女,都穿着一样的宫衣,甚至连表情都一样,就算遇见,分辨出谁是谁也不容易。或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或许上天垂怜,他居然一眼就寻到了那个站在远处回廊上熟悉的身影。而似乎心有灵犀,她在这一刻缓缓回过头,一眼认出了朝思暮想的他。目光交错,心肺撕裂,惊讶、慌乱、思念、伤痛都涌上心头,泪水在眼里闪烁。他多想上前去问一声一切可好,多想给她温暖的拥抱。但是,他不能,甚至连一个字都不能说,片刻都不能停留。相逢不语,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能说,若被发现,危及的不仅是他,还有她,甚至整个家族,这是他的无奈和遗憾。

她像带雨的芙蓉,柔弱惆怅,脸上飞起红云,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娇羞。多想轻声将她呼唤,又怕被人看见,多想对她倾诉衷肠,却咫尺天涯。她懂他,取下玉钗,轻轻地在手上轻叩,声声清脆的玉钗声,是她对他的千言万语,对他的想念和痴情,却声声刺入他的心扉,随着脚步的移动,消失在宫廷深处。为了两个人的安好,再不舍,也要分离。好在,彼此都能读懂沉默中的千言万语。这样也好,就用这种方式好好告别,不辜负曾经,不亏欠彼此,放下往事,穿梭在看不见的云烟里。从此,他是自由的鸟,她是笼中的兽,物也非,人也非,他们终将渐行渐远,彼此站立成岸,直到梨花落尽,月西沉。

一程山水,一场遇见。花开花落,静默无声。往事如梦,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已过千年。纳兰容若,填一曲《减字花木兰》,将凄婉绝美的往事和爱恋说给后人听。所谓人间至美,不过凡常间,光阴缓缓。任岁月埋葬青春,任时光留下印痕,愿你我皆有爱恋的人,想做的事,最亲的家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