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长安雨,今夜故都人

那年那日,长安夜雨,我涉世未深,不知人生几味;此年此日,长安夜雨,我几经流转,略懂五味杂陈。

深夜雾锁明窗,雨声淅沥在耳旁,看着楼下路旁昏黄的灯光,耳边又响起那曲离殇。发亮的桌面屏幕,键盘交织的错响,再大的内存空间也留不住时光匆匆奔向前方。翻开那时建立的文稿,铺开早已泛黄的纸张,满是流年的匆匆忙忙。那时信笔涂鸦下而今看起满是荒唐。山河几转,最终是忘记了过去的模样,我于数载后又重回这离场的地方。只不过终是模糊了记忆,麻木了心房。

你我终究也只是芸芸众生,逃不过世俗所说的方框。那时你我终只是初踏社会,涉世未深怎会知道世界会给予什么样的创伤。那时未经八十一难,我又如何能架起祥云,带来七彩神光。西行路苦你选择离场,我明白这里没有对错,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方向。那年长安夏秋无雨,那夜长安秋雨无声。

梦里难寻身何处,不知侬归处,索性就不记吧。南下的高铁穿越人潮人海,划过山川湖泊,放下所有辗转异方,用工作去填充过往。于奔波的路途上,我看到了村庄炊烟的碰撞,城市风尘的风浪,故乡重逢的喜悦,他乡落泪的凄凉。话说南下的路,让我看到贵州的雨,见到黔南的山,听到匀城的风,领略了苗寨依山的秀丽,饱览了侗寨靠水的旖旎。不知觉那段过往淡了许多。

黔南之地多阴雨,酒便成了在那的常客。时常与三四好友推杯交谈,谈论着过去的种种。一番推杯交盏之后,便会说起过去的种种。欧夫经常说起在苗寨里的童年,石头常常论道儿时和姐姐被爷爷奶奶带大的往事,赵君总会说起在陇南山村的家乡,而我大多数是沉默。时间久了,自己渐渐也成为了说书人。因为听久了,渐渐明白所有经历的人和事都是具有意义的;有的是让你明白人情冷暖,有的是让你读懂纸短情长,有的是让你体悟俗世红尘。

那年年关因工作留守在贵州。欧夫是土生土长的苗寨人,说年里寨子热闹,便邀请我们去那里过年。或许因为地处深山,这里还是保留着较浓的年味。除夕夜里,随着欧夫来到山下的县城,特色的服饰,手中的火把恍惚了眼神。阵阵锣号喧嚣,傩戏随之扑面而来。古朴夸张荒诞的面具,在火把的映射下,仿若要诉说着什么。看着周边汹涌的人群,我似乎明白种种经历的更深的含义。那些经历是指引更是塑造着自己的人生。那些傩戏的面具不就是一个个人的缩影,荒诞的背后不就是戏谑的人生。姜公若无覆水难收,故大不会垂钓渭水,情于人生也只是那七情之一罢了。

那天起,欧夫他们说我变得太清醒了,我说我只是明白了罢了。

造化总是喜欢捉弄普通人的命运,在西南深处经历两载后便又调回至了西安。只是此时的西安远远没有了最初的吸引。记得那天飞机落至古都机场时已是深夜,但整座城市仍是灯火斑斓,恍然间惊觉自己还属不属于这里。熟悉又陌生的方言,闷热又嘈杂的夏天,是久违的再次相遇。打开微信看着那个熟悉的头像久久不语。自诩放下,但还是未曾释怀。归途之中天空竟落起了雨,地铁上,窗外一闪而过的人群,我竟然不知该如何面对这座城市,只是麻木的到了落脚的地点,昏昏沉进入了梦中。

那年那日,长安夜雨,我涉世未深,不知人生几味;此年此日,长安夜雨,我几经流转,略懂五味杂陈。只希望,余生仍有少年勇,敢去奔向并拥抱这世俗的一切。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但惜夏日,深秋彷徨
下一篇:我欲成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