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题记—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人生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竟,人生不只初见,流年里,总是见了又散,散了又见,亦或是从此不见。那些生命走过的人和事,慢慢的将空白填满,或忧郁,或惊喜,或迷离,或绝远。形成了回忆,有喜有悲,有聚有散。萦绕在心间,久久不散,时时纠缠,挥之不去。

时如逝水,永不回头。今天过去了,就不会有今天,也回不到今天了。往事回首,竟全是斑澜光影,凄凉彷徨。

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风华是一指流年,谁苍白了谁的等待,谁辜负了谁的一往情深,谁错过了谁了前世今生。谁的指间滑过了千年时光;谁在忘川河畔凝眸远望。三生石上,谁许下了生死不弃,奈河桥边,谁忘记了地老天

荒。

徐志摩,人生至少该有一次,不求同行,不求结果,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遇见你。可,遇见之前,我比现在更快乐,遇见之后,我比从前更忧伤。繁华似锦,流年如梦,以为,相遇,便是有缘,可是,却等不到份。也许,相遇,不都是缘,只是,刚好遇见的过客。

断桥残雪,寻不到你的足迹,水中望月,看不到你的发簪。白提柳岸,仅留思念一缕,疼痛一丝。

“夕残暮揽楼西山,只身度晚影相伴。”这样的夜晚,不知度过了多少。看着几缕残阳渐渐消失,身影也渐褪去,环顾四周,何以相伴。

黑夜如幕,遮住了谁的眼;寒月如雪,冰冷了谁的心;汐忆如尘,扰乱了谁的浮生。风微起,为谁而心痛,雨轻淋,为谁而落泪,夜清吟,为谁而长叹,云舒卷,为谁而纠缠。

记忆,在时间面前,却似,倒在手心的水,不论,是摊平,还是握紧,终究,会从指缝中流淌干净。多年以后,会不会如此:你说,你好。我说,我们认识么。

有人说,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遗憾;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是错爱;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是幸运;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幸福。那么,你我之间呢,遇上了是遗憾,还是错爱呢,亦或是幸运……

谁,是谁生命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永远。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爱情不过是一出折子戏,转瞬既逝,洵烂之后便消失殆尽。此去今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

沧海桑田,等不来一世情缘,海角天涯,触不到你的指尖。若是今生无缘,当初何苦相遇,若是注定结局,曾经何必招惹,若是终须遗忘,如今何必不舍。直到现在,才明白,纵我一往情深,无缘亦是强求。

彼岸花开,一首离殇弹你我;望川河畔,一曲惊梦两相忘;三生石上,半世倾心泪断琴。

后记——若是此生无缘,注定我们擦肩而过,唯愿,前世我们不曾回眸……

续:彼岸花,又名曼珠沙华,起于忘川河畔,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开不见叶,叶出不见花,生生世世,永远相错,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看海
下一篇:定坐观息,舒缓心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