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终南山之春

终南山之春

就这样随着空间的变化,终南山的绿色深浅不同,花开疏密不同,春意也浓淡不同,给人以层次不同的视觉感受,构成一幅春意盎然的水彩画。

雨水时节一到,终南山脚下的草地就开始返青了。河岸边的柳条变得毛茸茸的,透着绿色的亮光,似乎等着二月的春风把自己剪成千丝万缕的婀娜。原野里的红梅早已按捺不住在枝头绽放了,用一朵朵鲜红的花朵向人们讲述大山的春天故事。金灿灿的迎春花迎着太阳,迎着东风轻轻地摇曳,向人们带来春天的问候。

此时的风,无论大小,都是柔柔的,没有一丝寒意,尽是春的暖意。布谷鸟在树梢兴奋地鸣叫着,黑白相间的喜鹊飞来飞去。那紫色的小燕子又回来了,在山下人家老屋的檐下,衔泥筑巢,经营着自己的小日子。

这暖暖的风一过,麦子就跟着疯长,引得油菜花也急急忙忙地开出一片片金色。桃花羞答答地露出一个个花苞,只待时机一到,便自由绽放。但是杏花、梨花却早已开成一树树雪花。山坡也受了感染,开始变色了,透着淡淡地绿色,和那山上的薄雾混一起像是轻柔的细纱。

河水清亮起来了,歌声也不再低沉,变得欢快起来了。偶尔传来的一两声蛙鸣,惊得鱼儿也迟疑了一下。蜜蜂却全然不顾这些,它们钻在甜蜜的花蕊中,贪婪地吸食着花蜜。生怕过了几天蝴蝶赶来和它们争夺着大自然赐予的美味。

山脚河边的农家院子青竹护墙,红砖砌成的两层小楼干净整洁。院里烟囱冒出一缕炊烟,扶摇而上和那山上薄雾混在一起,化作云雾了。门前池塘边上的柳树把自己细长的枝条浸入一池春水之中,任清风摇摆,却不为所动依旧贪婪地吸饮着春的味道。真真是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这时临水独坐,望一行烟柳,听一曲春花秋月何时了,诗就在这里了。

顺着山坡的小路蜿蜒而上,路边的二月兰紫色的花朵开得正艳。这些小巧娇柔的花朵,在轻风中微微地摇曳着,让人喜爱的同时,又感到纯真质朴。它虽是野花,却也无比美丽。

山坡上的两指粗的皂角树蔚然成林,枝条上迸发出嫩绿的叶子,小如指甲盖,像是刚刚睡醒,朦胧着淡淡的绿色。全然不如山下其它树木的叶子那么舒展。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树木或绿叶初生,或继续蛰伏。夹杂其间的山桃花、黄度梅也没有开放多少,枝头花朵稀疏,和山下的其它花朵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

这个时候的树真是任性,叶子想长就长,不想长就不长。花也是一样的任性,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这就是山上和山下的差别吧?

就这样随着空间的变化,终南山的绿色深浅不同,花开疏密不同,春意也浓淡不同,给人以层次不同的视觉感受,构成一幅春意盎然的水彩画。

终南山的春天,就是这样任性而美丽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雨落无言,难说再见
下一篇:时间长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