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老墙里的故事

一张白纸的心灵,告诉一个异想天开的人,画出最新最美的深深是人生意念和精髓。

老屋,在岁月里又亮起了烛火,可以是蓝的,那是上苍的灵魂,可以是黄的,那是父亲不灭的烟锅,可以是红的,那一定是,母亲微笑着露出浅浅的,可以是一种鲜活的颜色。

卸载春色下的烛火,追逐一片冬日最后一片云朵,北风来得突然,吹经岁月,被绿叶的草蒙了,失去了恋冬的追逐。

老院墙,落满夏日的欲望,墙下面,风和初夏签下老人的信念。她从老去时都在,那是一幅阳光下的油画,抹不去的颜色,躺在老墙上憨睡,怎么也叫不醒时间。

秋天在院墙上打了个盹,屋内的阳光在小院里伸了伸腰,岁月在早晨和母亲下地,把早熟的麦子捆在爸爸烟斗里,晃了晃。才把午饭的阳光采撷到老屋的饭桌前,咀嚼失去的孤独,拨亮夜色到来的那盏灯火。

一片灯火,染成了故事的咸味,把送来的路径,甩甩脚边的泥土,故事的结尾,仿佛是一段往事的开头。

我站在古城的前面,收走了他以往的记忆,渴望一些灵魂深处的眷恋,丢下了一段无人认领的弃儿。

炊烟与烛火相遇

没有往事的开头,也会写在故事的年轮,调头卸载一场暴雨过后,不是现在,老屋很静。把墙里的枯枝残叶,落满灰尘的往事,赶在老墙发不出声音时,灶台流露出炊烟的音域来。

风在外边不停的诉说,老灶读懂了语言,从灰暗中撩开幕帘,把往事在风中抖散了。在迷乱中只捡回散乱的记忆。

不再回头,想到了还有不息的炊烟,当烛火相聚。

鲜活的风景存在诗篇里

冬天过去式,捡回残雪的诗篇。回望古城的年龄,读读写在静蓝的天空。把天空拉开一张纸的颜色,可以肆无忌惮的抛去春寒的羽翼,走出鲜活风景,活着的意义在于你冬天,装载了满满的颂歌。

累与不累

写一场雨,房子很累,地很累,草很累,湖水很累,路边的树也很累,街边的风景累的出奇,雨下的真是很累。不知有人如何评价,但我不觉着累。因为,累是在雨下之前,说出的话,就是冬天的树被北风璀璨的枯枝残叶,守在懵懂绿色里,笑脸绽放在湖岸的怀里。累的一半卸载了老年的气息,空中的流云与飞翔的鸟儿有了聚首。

写黎明

黑夜还在黎明前睡着,梦坡的驼铃遥响古城,远方的梦坡似乎听出青铜的身影。黎明还没有看清太阳的身影,还在静等风铃催醒。黑夜来自天穹,云层从高处后退,让给阳光的路径,退到古城的边缘,握手在寻梦湖的前胸,还在等待黎明的厚重。

影子

早晨,阳光睡醒古城上空。月光便开始睡去,树影拉长了我一天的追梦,记忆还抱在湖水里漂洗,清晰摇着春光的笑脸。

只听风中携来恋人的甜言蜜语,好好爱自己,驿动的心,守在长满绿源的湖水的岸边。

仰望

一个早晨都在寻觅,一个月也都在畅想。都属于春天?那么虔诚,古城的街长在风景里,属于春,属于夏,属于秋,但事实也会和讨厌的冬日快快告别。

路途并不算遥远,只是心与心的距离,我行走的步伐总也赶不上你心跳的速度。只有还在仰望你......

孤独者

太阳孤独吗?有几颗星球陪伴。地球孤独吗?有月亮相守。我们孤独吗?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但不会孤独。孤独属于静谧者,条理不清的人。

生活无需每日的告白,思想的灵心,是要鲜活。放在火里烫熟了思想,放在冰冻里,思想凝固了无法解冻。

一张白纸的心灵,告诉一个异想天开的人,画出最新最美的深深是人生意念和精髓。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