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母亲23岁嫁给父亲,四年间生下我们姐弟三个。她体质本就偏差,婚后连续生产,身体更加孱弱。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年轻的母亲因头晕倚在东屋炕边闭目休息的场景。
  我5岁那年,父亲眼见家中光景惨淡,实在无以为继,便带着一家老小离开老家,投奔市里的姑姑家。初到市里,父亲一个人在工厂里做工,根本无法维持生计。为了在市里扎下根,他和母亲商量着做起了小生意。每天天不亮,父亲和母亲就出门了,常常天黑了才能回来。这样终日奔波,家中日子终于渐有起色,父亲却突然病了。无奈之下,母亲把舅舅从老家叫来,每日带着舅舅下乡收货。无论在外面遇见什么难事,她从不和父亲祖母提起。人们都说母亲是个能干的女人,我却知道母亲的能干有多少身不由己呵。
  每天吃完晚饭,母亲便坐在家里掉了漆的木桌旁,辅导起我们姐弟三的功课来。我小时候各门功课还不错,唯有数学一门始终不得要领。每次遇到解不了的数学题,便跑去问母亲。母亲总是先让我说自己的想法,遇到卡壳的地方才提示我一句,我便拍着脑瓜高兴的说出答案来。我从未见母亲在辅导我们功课时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她和父亲上学时成绩都不错,却因为家庭原因没上成大学,所以对我们姐弟三的学业抱了很大的期望。我们姐弟三也很争气,先后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在四里八乡传为美谈,这成了母亲心中最大的骄傲。
  我们家兄弟姊妹多,母亲却极疼爱我们。记得高考那年,我因为学习压力大,吃不香、睡不好,半年瘦了五六斤,母亲看着很是心疼。高考前夜,我早早就躺下了,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夜很深了,我蹑手蹑脚的跑到母亲那屋,轻轻的叫了声“妈”。母亲竟也是清醒着的,听见我唤她,立刻坐起来,说“还没睡着呢,妈陪你睡去”,说完就披衣下床来。我已有十余年没有和母亲睡在一张床上,重新躺在母亲身边,心里一下子踏实了。那晚母亲和我说了很多宽心的话,我听着竟慢慢的睡着了,轻轻的打起了鼾声。考完最后一科英语,我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跑回家,和母亲眉飞色舞的说起试卷上的题目。母亲许久未答话,我疑惑的抬起头,竟看见母亲的脸上淌下泪来。我诧异的问:“妈你怎么啦?”母亲抹抹泪,什么话也没说,径自走出屋去了。我才知道,母亲心中竟受着比我还大的压力。
  母亲确是老了,头发变的稀疏,夹杂着很多白发,算账也不像年轻时那么利落了。家中的生意渐渐停了,母亲终于可以歇歇了。有一天我在抽屉里翻出一张老照片,照片上是年轻的母亲搂着我和二妹站在老家的屋前。她笑的腼腆而羞涩,院里的石榴花开的正盛,火红的石榴花像火像云,在枝间恣意的蔓延着。我想,心中的母亲是永远不会老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养一只有趣的羊
下一篇:我的弟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