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船儿

船儿

草船在绿水长流处的浓雾里隐匿身影,载着少年从石桥下经过,水手帽檐滴落清晨的水珠,坠在船板,绽放晨花。男人在靠岸处踏上青阶,缓缓步入石城。
  
  岸柳垂下青丝,戏抚男子肩头,留下露水,探明他的心思后,得意地在晨雾中摆动,看他转过街角。姑娘正在木门前梳头。
  
  晨风停在那一刻。心脏加快了跳动,归来人向思念已久的人奔去,等候的人任他将自己拥紧。朝阳跃进了小巷,自行车的铃声在杨柳树下响起。
  
  他说:“我去到了世界的尽头。”
  
  她说:“那里或许便是天堂。”
  
  “天堂与大地相连的地方是一帘瀑水。”
  
  “那我们需要一艘小船,说不定可以到达那个地方。”
  
  于是他去了,放下久别后短暂相聚的温情,去寻这样的一艘船儿,载着心爱的人往那儿去。
  
  而她守在清水汪汪处,唱着歌……
  
  他们笑啊,痴心的姑娘,你比男人还要荒唐,他说的话怎能当真?无知的姑娘,忘记那个戏弄你的男人,他在另一个地方,欺骗着跟你一样的姑娘。
  
  她轻笑着,打量他们沾尘的身段,望向他们黯淡的目光,把歌儿轻轻唱给江南日下、雨后的情郎。
  
  远行人在终点下车,抱着吉他在街头唱,歌声里,他的小船载着心爱的姑娘飘向远方,那是他向爱人约定的天堂。
  
  她们笑啊,活在梦里的人,哪个女孩会信你的鬼话?这世上不存在你说的地方。
  
  他微笑着,打量她们染俗的身段,望向她们靠彩妆才可明亮的双眸,把歌儿轻轻唱着,寄给江南青石阶上、绿水旁的情人。
  
  我从水上撑船来,穿过水雾,蝉歌里是姑娘说给少年的情话,被这精灵偷听去,又大声念给我听;划过绿水,鱼儿凑上前来轻触长桨打出节奏,那是少年写给姑娘的歌,她在岸边浣衣时,望着鱼儿笑。
  
  岸上的人责备我:“他们不懂事,你为何又要掺和,若不是你怂恿,他们怎会这般傻。”我摇着桨从质问者的面前走远,用无言蔑视这失了船儿的码头人。他们也恰如我这样,用无语嘲笑我这梦里人,叫我老老实实卖鱼去,可是他们忘了,他们也曾唱歌,她们也曾聆听……
  
  少年和姑娘齐唱着从那帘瀑布倾下的梦。萤火虫在月光下起舞,贴着水潭飞,等它落在青草尖,那枝头也备了一首曲儿唱给它。鱼儿游过来,悄悄告诉他俩,一定要在月儿圆起的时候再出发,到了那边,月儿弯弯似小船,载着他们上星辰……
  
  他们仍在劝,放弃吧,天堂再好,怎比得过高楼广厦?你的姑娘不需要家?少年把歌唱着,“我的姑娘自有家,可她也该拥有一个天堂,那里瀑水接连天地,天阶处处繁花,我要摘一朵别在她的发上,带她去看海角天涯。”劝他的人不说话,仿佛忆起那夜对爱人许下的承诺……
  
  她们仍在劝,忘了吧,情话再甜,怎比得过茶香饭饱?你不要情郎回家来?姑娘把歌唱着:“他在的地方就是家,可我们也该拥有一个天堂,我要寻首歌儿刻在我们的船上,在清水荡漾处让蝉鸟为爱而歌吟。”劝她的人不说话,仿佛忆起那夜爱人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有一天,少年逆着河流从我身旁撑船过,载着心爱的姑娘,情歌悠悠,绿水长流。杨柳岸边、青石阶上驻满了人,没有指指点点,假装无言。只有我在笑着,穿过石桥到下一个地方,再去寻一对这样的人儿……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的弟弟
下一篇:儿子“当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