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镜中韶华

镜中韶华

春天的水还有些凉,捧起来的时候骨节似乎带着冰雪的黑气,病体怏怏的春唇唇欲动,谁都能想到竟然能把万籁俱寂的寒冬堪破,以至于接引出茵茵芳草碧连天的初夏来。

镜里韶华空渐老,谁家春日何须多?。春渐渐的深如底渊?,不经过同意深入骨髓。靠近门口的梳妆镜前,镜子里的春梅开的正艳丽。镜子的的形象更好看,舒展有所截取的形象,有点多尴尬的焙烤着,就像把花瓣在炉火焙烤,有些荒甜。

我们这叫响声不叫响声,叫想奢哗啦哗啦的响,盖上薄薄的衾被,听呼啸的春风往上走,往上飘。笼罩着的暖香漫天飞舞的花瓣,又有些贪心的想着那些甜脆的瓜果早点结出来。

不管愿不愿意,这隆盛的春天就像一场生命的仪式,漏尽了酸甜苦辣,昭示着这无悔的人生过往。不要过早的暴露出来这年轻气盛的实力,防止被嫉妒扼杀在萌芽的状态。可是这春天依然是不管不顾而且看起来很体面的姗姗落下,那些花蕊随意的袒露着,似乎在炫耀一下自带富贵基因的激进,虽然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但是还是提点着东风傲雅的铺来。

望着枝繁叶茂的花树就不禁痒痒起来,松动着肩胛骨,提磨纵晃,全身的骨节腔隙松解开来,被关节液和血液充分浸润着。累了吃点汁甜水多的草莓,若隐若现的小绿叶让草莓更加显得娇嫩可口,也不在顾及吃的满腹凉浆的后果,环抱大树的时候竟然生出来要把树拔起来放倒的幻想。

老家那块地叫洋碱场,被挖空了来打地基,那些土坷垃浸润的有些土黄色,阵阵风吹来倒也有些枕凉,这虚幻的深景惊惚发亮,黑咕隆咚的花泽就像睡梦一样的香甜。这春风呼呼啦啦得刮着,只是虚有其表的苦寒料峭的影子在身,吹的久了甚至更加的燥热,爽性直接换成短袖,来吧,别走歪门邪道了,直接冲锋陷阵吧!

荒凉仁慈饶恕的风度,就像孩子们的嘴巴里的跳跳糖,毕毕剥剥的响个不停。这些新孵化出来的鸟儿,显耀的羽毛在花丛里寻找着喜结良缘的莺莺燕燕,风摆绒香满满的乾坤。睡个午觉,也不可能深层次的睡眠,只是觉得闭目养神听鸟语花香,听风来了又走了,感受着那阵阵的清凉。谁人能识梦里的真,随着心意漂浪,只是觉得目光更加带着诚性臻意,合欢的抒发着静默素雅的端庄。

春来日,当堂理红妆,此情此景应该知道这世上最柔软的应该是满足的心吧!更迭的情趣混淆在钩铸的红墙翠瓦之间,那潺潺的水流倒也消解着清肿的春潮浪音,越发的茵隐曼妙。

春天的水还有些凉,捧起来的时候骨节似乎带着冰雪的黑气,病体怏怏的春唇唇欲动,谁都能想到竟然能把万籁俱寂的寒冬堪破,以至于接引出茵茵芳草碧连天的初夏来。

喜鹊舞上梧桐树,倒也傲然挺立,神气活现,即使往下探头探脑的时候体型也不显得臃肿,嫣然花海里反而带着潇解带语的精气神。尤其是那黑黝黝的眼珠儿捣鼓的滴溜溜圆转,似乎只是简简单单的望着它竟然能品出春的味道来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