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故乡麦子该黄了

那滚滚的金黄色麦浪,那酸酸的半青半黄梅子,那粉中带白的野蔷薇,那沙沙的竹叶声……

立夏节气是春的结束,夏的开始。立夏之后,夏天就消无声息的来到了西蜀大地。麦,经过秋天的播种,冬天的润育,春天的催化。看吧!看那一片片的碧波绿浪,渐渐变黄,再变黄,布谷鸟成天“快割-快黄-,快割-快黄-”的叫着。秋的播种,将由夏来完成。冬的积蓄,将由夏来散发。春的美好,将由夏来总结。

农人们成天忙得精疲力尽,脸上却挂着甜美的笑容。他们一边忙着收割辛劳与成绩,一边又忙着插秧、种玉米、栽红苕…,种下未来与希望。他们忙了,苦了,累了,心里却乐了。那种喜悦在轻快的脚步中,那种快乐在忙碌的手指间。

院子的竹林傍边,有一方小池塘,土埂上芳草青青。翠绿翠绿的芭蕉,那宽宽的叶面上,雨珠随着清风吹拂,像晶莹的珍珠,不停的滚动。芭蕉丛中立着一颗梅子树,树上的梅子正由青转黄。这时你若是有胆子摘下一颗梅子,吃上那么一两口。嘻-嘻-,那么,你肯定一两天都没法咀嚼东西。只要一咀嚼东西,牙齿就会酸得青痛。哈-哈-,可能宋代诗人杨万里老先生就尝试过,看看他的这首《闲居初夏午睡起》的诗,就知道了: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诗人这首诗,就是写的初夏乡村的特有景致。“梅子留酸软齿牙”,这就是吃了半青不熟梅子的感受。而且,诗人肯定不参与农事,在农忙季节还睡大午觉,还有时间“闲看儿童捉柳花。”

池塘的外侧,有一块菜园。小菜园周围的篱笆上,依付着一撮撮的野蔷薇。粉中带白的蔷薇花,映着翠绿翠绿蔷薇藤蔓,在微风中摇摇摆摆,花香四溢。悠悠小径,因很少有人行走,长满了绿茵茵的小草。白墙青瓦红柱头的川西民居,倒映在青青的池水中。看起来,着实有几分迷人。使人不得不想起唐代诗人高骈的《山亭夏日》这首诗,描写的就是初夏乡村的景致: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躺在床上,风透过墙壁的缝隙,将花香送到鼻端。风微微拂动竹叶的沙沙声,轻轻扣着耳膜。她们默默地拥着我,送我进入梦乡。

唐代诗人高骈老先生,宋代诗人杨万里老先生的诗中描述的初夏景致,她伴着我走过了童年,伴着我度过了少年。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拼搏。再努力,再拼搏,现在是志得意满了。终于把自己关进了一个用钢筋水泥,组成的盒子之中了。

今天就是立夏,故乡的麦子又该黄了。那滚滚的金黄色麦浪,那酸酸的半青半黄梅子,那粉中带白的野蔷薇,那沙沙的竹叶声……转瞬之间,五六十年就过去了。在梦中,这些仍常常伴随着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雨中漫步
下一篇:坐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