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坐桌

坐桌

我的发小原定五一给儿子完婚,在老家宴请宾客,这个消息让我既高兴又意外。因为现在农村人生活条件好,过红白喜事大多在饭店待客,简单便捷。在我的记忆中,在老家坐大桌好像是多年前的事了。
   在老家,人们常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饭叫坐小桌;把过事的待客,叫坐大桌。在我小的时候,生活物资很匮乏,一般人家在一年中真正能坐在一块吃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不管平时条件如何艰苦,大年三十夜的坐桌,大家最为重视。而远在他乡谋生的人,都会力争在年三十前赶回来。那种恋家怀乡之情仿佛一直都是来自骨子里的热烈,再大的风雪严寒挡也挡不住。
   除夕夜的气氛最为温馨热闹,坐桌时一张桌子往往坐不下,就把两张桌并在起来。迎门正位属于父亲,母亲坐在父亲左边。那时的坐座位也挺讲究:迎门居中为上,主位右侧为主宾位,大哥二哥他们坐。年龄小我见缝插针站着,小的晚辈在大嫂的怀抱中坐到相应位子上。有时实在坐不下了,就会在屋子里另摆上一桌。不管怎样,能坐在一起就是一年中难得团聚,满满的幸福感洋溢在每个家人心间。
  “无酒不成宴”,开桌前,需要给每个大人倒上一杯我们当地生产的仰韶大曲,俗称“赤肚猴酒”。碰杯的第一杯酒先敬天地,祝来年风调雨顺。接着满上,敬父母健康长寿。第三杯大家举杯一碰,预祝大家新年大吉,心想事成!最后再倒满一杯压上就算开席了。此刻,馋不可待的我看到大家杯子落桌,就先于大人开始了快速的筷碗碰撞,于是团圆饭就在这满满的仪式感中,热热闹闹地拉开帷幕,而过去一年甘苦就也画了圆满的句号。
   为了这一年中难得一聚,父母准备比较充分。母亲是永远的主角,也是全天候最辛劳的司令。尽管平时也会发生一些不和谐事,但一旦坐桌,家庭气氛还是相当融洽。不像在单位聚餐,坐桌要看位置,敬酒要看领导,说话看眼色,吃菜看脸色。也不像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言谈举止都得考虑周全,做到滴水不漏。
   举家团圆的坐桌,饭菜并不讲究色香荤素搭配。“吃饭穿衣量家当”,要看过去一年家庭的收成情况,收成好的桌上的荤菜多些。在一般情况都有我们爱吃的猪肉炖粉条,还有小葱拌豆腐,酥肉疙瘩等老家大众菜肴。每个盘子都装得满满的,量大味美。一家人有说有笑,有吃有喝,更有说不完的来年期许。我那时是话少吃得多,吃菜跟不着,就干脆点起脚站着。吃饱喝足,在放下碗筷的那一刻,幸福感和满足感油然而生。
  母亲要提前和面,醒面,洗菜,切,剁,炸,炒,做了一样又一样。但坐桌时,由于人多有时坐不下,母亲就会在厨房凑合着吃。而散席后收尾工作,如打扫战场,洗碗刷筷等,却是父母承担。后来嫂子进门帮母亲拾掇,给父母减轻了一些负担。
   坐桌的我那时还没能体谅父母的艰辛,没有去帮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虽然他们总说我毛手毛脚后不让我参乎,但每次想起让我愧疚不安。大年初二,大哥和二哥他们要去拜访自己的岳父岳母。他们如赶趟儿似的一个个穿的很得体,带着提前备好的礼品伴嫂子回娘家。
  成家后,我才发现这个表面光鲜的的姑爷并不好当。尽管没有受小姨子的故意奚落或小舅子的百般刁难,但到妻子娘家干活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水缸里缺水了,无论路途多远我都要去挑,那山路比我家乡的还要崎岖。我磕磕绊绊担着两大桶水,样子犹如银环下乡一般,还好没有引起别人的评头论足。妻子的理解和暖心呵护,这也让我感受了他乡坐桌的温馨。
  妻子勤劳朴实,让母亲甚是欢喜,自从妻子来到我家,每年一次的坐桌,母亲又多了一个得力助手。
  老家人过红白喜事属于大聚,只要主家订好日子,街坊邻居闻讯后都会积极参与。在执事大总管的吩咐下,抬桌子的,拿凳子的,过事要用的锅碗瓢盆等村里人也会送到。执事人会按主家的要求提早安排活。如坐帐桌,一般要挑村里的文化人去做:端菜的掌盘人要选身强力壮有眼色的青壮年去做;拾馍和送水的小碎活,一般要选几个小青年去做。至于招待娘家人或老舅家人的工作,这选要请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者。这些安排通常以布告的形式张贴在主家的门外显眼位置,分工明确,一目了然。凡是来者都是客,不管远近,关系亲与疏。大院内外,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那场面犹如《水浒传》上的好汉聚会,声势浩大,热闹非凡,至今想起让人热血沸腾。
  主家待客的席面也一律按乡下的匮成,正宗的十八碗,既十热八凉。菜品花样繁多,琳琅满目,主家诚心诚意,让人大朵快颐,满满心欢喜。
  做菜的大厨大多十里八乡做菜的高手,厨艺精湛。他们一般没有所谓的工资,在开席前,总管会安排让撑大盘的人给大厨们端上主人家的心意:一条烟和一些糖果,希望他们做菜色香味俱全,客人能吃饱吃好。在待客结束后,主人还会特意给大厨师傅再送上一条烟一条毛巾,一瓶酒,以表谢意。
   以前去参加农村坐桌的的客人大多是步行,所以农村的待客也是考虑路程等因素,让客人们坐两次桌,第一顿十点多开饭,第二顿在十二点开饭,时间上间隔较近,这样的待客也令攒忙的人不胜其累,也很容易造成浪费。
  随着农村移风易俗的推进,村里待客都实行坐一次桌。做饭菜的大厨也趋向于专业化,做菜、端盘、打扫卫生一条龙服务。美其名曰:专业下乡待客。他们崇尚客人至上,服务一流。做的菜肴不仅丰盛,菜品的质量也与城里大饭店也不差上下。这种朴素的待客方式的变化,也反映着农村生活的发展与时俱进。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搬进城里,人们的朋友圈的日益扩大,接踵而来的坐桌也随着多了起来。当然相对应的份子钱也是水涨船高,在如此囧态的新环境下,人们开始怀念以前农村最朴素的坐桌。
  “蓼芽蔬甲簇青红,盘箸纷纷笑语中。”这种传统的坐桌朴实接地气,经济又实惠。它夹杂着不变的乡音,寄托着浓浓的乡愁,绵长悠远,让人无限留恋,永远难以忘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