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五月热闹潮

布谷声声叫,白云头顶悠。
   农民争五月,既种且还收。
   劳动节放在五月的第一天,肯定是有它的深层意义。因为五月是个热闹月、繁忙月、辛苦月、丰收月。
  
   一
   老百姓常说,五月间撒饭就生饭,撒粥便生粥,撒什么便生什么。话虽过于夸张,但意思很明显,就是直白地告诉人们,五月是一年中最适合耕种的大好时节,温湿度最有利农作物生长,要争分夺秒,可不能白白浪费了。“春争日,夏争时,庄稼宜早不宜迟”,此时的大地历经了年前的寒冬腊月,历经了年后的春寒料峭,现在是全盘鲜活。眼观四方,到处是姹紫嫣红、百花齐放、枝繁叶茂,它们全是五月间生机勃勃最好的广告牌。此时的大地阳气正旺、生命力最强,此时好雨知时节,种啥都会很快生根发芽。此时的百姓合理安排,将有限的土地,发挥到极致。
  
   二
   咦!那水田里跑得飞快的是耕田机么?怎么会像舰艇一样的速度?水鸟被这“突突突”的声音早吓得没了踪影,青蛙也游到了他处屏气静神,不敢出声。树上的鸟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它们仍一个劲儿地叫唤,好像要与耕田机比比嗓门儿,看谁更能闹翻天。瞧,那空中还有数只飞舞的白鸽,它们最大胆。它们就在耕田机的上方,转呀转呀,一边闪着翅膀,一边紧盯田中。它们早成了精,八百年前就知道:耕田机一响,蚯蚓田螺慌,如果运气好,泥鳅入肚肠。目标一经发现,绝不磨叽,毫不犹豫一个俯冲,瞅准叼着就飞,还决不能撞上耕田机。它们简直就是胆大心细、训练有素的特种兵,田里的活物只要冒头就成了他们的攻击对象,成了它们的囊中之物,必定跑不掉躲不了,肯定会遭生吞活剥!这不能说白鸽残忍,也不能说泥鳅田螺蚯蚓无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泥鳅,泥鳅吃虾子,虾子吃泥巴”,这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没人能改变,只有坦然接受!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太靓丽太精彩,快,打开手机相册,捕捉瞬间,保存下来。它们如此三番五次,不停地享受美味,这是它们的丰收时节。
  
   三
   这里在耕田,那里却在撒种谷。老农的手,别看它又粗又黑,两面还刻满了深褐色纹路,几根手指像木杵一般,可撒种谷时,活泛得与钢琴演奏家的手无异。这几粒往左、那几粒往右,着几粒靠前、那几粒靠后,细小的种谷在他们的手中不敢调皮捣蛋、不敢放肆!这个灵活度、精准度、均匀度,没有三年五年的认真操作的过程,是没有这金刚钻的真功夫的。
   瞧,那边地里的夫妻俩,丈夫挥动锄头,在前面“蹭蹭蹭”,快速挖着小坑,一锄头下去,一个小坑行成,准确无误,行距株距刚好,左看一条线,右看一条线,斜看还是一条线,整整齐齐。妻子在后面,一手端着盛有黄豆种的小盆,一手往小坑里不停地丢着黄豆种。每丢一次,脚便掀一下刚被挖起的松软泥土,将黄豆种给覆盖住。他们会偶尔说一两句话,讨论着明天的安排、后天的计划。他们动作的娴熟度、相互的默契度,一看就是长期干农活的高手。
   路边一条黄狗,安静地困在旁边,懒腰都不伸一下,估计是这阳光太温暖、太舒心,除了眼睛不时地瞟一瞟田里的主人,还以为它在睡大觉呢。他人脚步匆匆,从它身旁路过,也不让路,过路人说声:“好狗不挡道,走开!”它也是爱搭不理,好似是“你们忙你们的,与我何干,有本事自己绕过去!”
   还有,那边有个老人蹲在棉花苗床边,拾捡着棉花秧苗,一个个小心翼翼地从苗床上掰开,又小心翼翼地放到撮箕里,粗糙的大手明显有些轻微地颤抖。他说过“人老了,手就会抖,很正常的事,除了干活慢一些,没什么大不了”。他的神情太过专注,以至于他孙子给他送茶送饭,到了眼前也没发现。
   听,那边好有人在争论着什么?一男一女的声音,为何?原来是两老在玉米地里除草,一边干活,一边还不能让嘴闲了,该说地要说,该争地还是要争。下面还有三分地,老头子要栽红薯喂猪,过年的肉不用买;老婆子要种花生,城里的两个孙子爱吃。他们在这里争论不休,地角边几棵桃子树却望着他们笑,那白里透红的桃子正向他们招手,最后达成协议,各占一半。因此不再争论这个,快些锄草,转移话题,商量着什么时候摘桃子,什么时候给宝贝孙子送去。
  
   四
   再瞧瞧那边,还有油菜没割完吗?好像昨天就有人割了一些,也只怪油菜太好,速度便慢了很多。这些没割完的油菜,远看,就像是千军万马,身着统一服装聚集在一块儿,没有交头接耳,没有窃窃私语,只有静静等候;再走近一看,又像是铺了一层厚厚的淡黄色地毯在田间,没有一丁点空隙,没有丝毫的褶皱,平平整整,这是怎样的巧夺天工,才有如此的辉煌光环是!再走到眼前,哇!每一株油菜的茎都是又粗又大,所有的荚角又密又长,每一颗籽粒又实又壮!这油菜就是那么盛气凌人、威武霸气,他们密密麻麻、整齐划一地排列着,所有的身躯都向同一方向倾斜,所有的头都扭向同一方向。这是怎样的指挥家才能训练出这样高素质的兵;这是怎样的兵才能在这广袤大地彰显出如此魅力!你瞠目结舌吗,五体投地吗?心服口服吗?羡慕至极吗?反正我是毋庸置疑!已经割倒的油菜,横躺在油菜桩上面,都想争一个舒服的睡姿,可地方太小,它们身子太大,总是拥挤厉害,只能紧紧挨着,手挽手肩并肩地相互支撑。
   油菜田里边有割油菜的声音,有说话的声音,原来是田主人张伯的儿媳在田间。呀!这可是另一道风景了,这乡村很难看到年轻人到田里地里干活的哟。他的儿子在这小地方来说,既是高材生又是成功人士,他是长沙某厂里的骨干,年薪几十万。他说他们是专程回家割油菜的,一生勤劳的父母,即使年龄大了,还是舍不得田地,他们每逢休息,就回家帮忙做一些农活。车子烧点油没关系,他们累点也没关系,只要父母身体健康,父母高兴,怎么样都行。张伯养出了这样的好儿子好儿媳,真是社会的大功臣。“常回家看看”“不忘初心”,他们是做得最好的了,也就应了那句话“越有的越干,越没的越懒”,“满罐子不晃半罐子荡”,他们一家子都是他人的好榜样,惊叹,折服!
  
   五
   五月的雨水太活跃,昨晚下了整晚的雨,刚种到地里的玉米黄豆花生等,它们是欢天喜地,鼓足干劲大口吸吮,让自己膨大,使自己快些粗壮起来,快点生根发芽。可昨天刚插的秧就有些伤心难过咯,有的已经被水完全覆盖,有的只冒出丁点儿尖尖,有的随着雨水的冲击摇摇摆摆重新冒了上来,漂浮在水面,随风荡来荡去,荡到田埂边,荡到角落里。老农天不亮来排水了,然后又很有耐心地重新补秧苗。还有那地里栽的棉花,还有已经一尺多高的玉米,经过一夜的风雨折腾,很大一部分是东倒西歪,匍匐在地。不管它们的身子怎么贴着地面,它们的头都是昂着的,它们在寻找阳光,它们在努力向上,惊叹不已,折服了!它们的主人全来了,一棵棵给扶正培土。
   有人问:“遭受风雨袭击,给你们制造了这么多的麻烦事,心里恨吗?”他们笑着说:“有啥恨的,千百年来的农民不是一直都如此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吃饭了是要做事的。”他们还说:“我们这里,比那有疫情的地方幸运多了,进可攻,退可守。也比那发生地震、发生泥石流的地方要强很多。现在的政策这么好,我们有吃有喝有穿有事干,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很知足!”
   这就是我们这里的老百姓,是微不足道的农民,他们也是中国的千千万分之一,他们代表着自己,也代表着其他老百姓。他们在这热闹繁忙的季节,忙得脚不沾地,心情还是格外舒畅,心态还是积极向上,他们对未来一直都是充满信心,充满希望,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的五月尽情歌唱吧!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