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莫悲兮伤离别


  越过千山万壑,我站立在你的面前。你紧紧地闭着双眼,像所有熟睡的孩子一样,睡得那么沉,那么深,可额头上还残留着痛苦的血痕。
  你我相隔那么近,却已隔了整整一世。
  窗外,乌云滚滚,席卷着苍茫的大地,席卷着三月阴晴不定的天空。雷声,即将轰鸣。我跟随许校长等一行人,来看你了,可怜的孩子。
  黑压压的乌云,在来时的路上,就已塞满了我们的眼睛和胸口,除了哀伤和沉默,我们一无所言,也不知所言。
  病房里、走廊上,呜咽声如老树折枝,如冰泉凝噎,如漠风嗥叫,如沟壑断裂,响彻在你的周围,声声,凄入肝脾。孩子,怎么还唤不醒你沉睡的眼睛?
  悲莫悲兮伤别离!
  穿过层层雾霭,我站立在你的面前。你赤着膀子躺在床上,像所有花季少年一样,恰是青春正好,未来可期;体魄健壮,笑靥阳光,一切都刚刚好。可命运的休止符,猛地在你脚尖一按,你轰然倒下,倒在血泊中,倒在迷迷糊糊的隧道里。没几天,生命就戛然而止。
  女人们太多的泪水,化成了层层雾气,氤氲着你的病房。嘶哑的呼喊声、哭泣声在你的眼皮底下断了、裂了,像瀑布从山巅奔腾而下,一路咆哮,流到荒漠处,乏了,困了,声息渐没。孩子,怎么还摇不响你朗朗的笑声?
  悲莫悲兮伤别离!
  
  二
  生前,我不曾教过你一天书,不曾端详过你青春的面容。今日,站立在你的面前,忍不住泪流满面。
  几次,我徘徊在病房的门口,想再看你一眼,看你一眼呵,我的学生。可我亲眼看见两个护士拔掉了你脚上的输液管,用一块冷冷的白布覆盖了你颀长的躯体。从此,两个世界被隔绝了,银河系太阳系的距离如此遥远,今生再也无法相见。于是,你向另一个世界飞去,匆匆忙忙地飞去,不明不白地飞去,哪怕亲人们穿越千山万水去喊你、追你,也拉不住你飞逝的身影。
  悲莫悲兮伤别离!
  你出事后,第二天早上,学生会主席杨同学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王老师,你记得吗,上周有一女生从楼上扔下果皮,死不承认。随后,有位男生来德育处作证,昨晚撞车的就是他啊,我高一(5)同班的同学。”看着学生会主席忧郁的眼睛,我茫然若失,无言点头。是的,是的,我还记得,那天中午,我低头忙着下午开会的事儿,听他在我办公室门口诚恳地说:“老师,就是这个女生扔下垃圾的。”忙碌的我匆匆回应一声,来不及抬头,来不及谢谢,他就转身回去了。
  没抬头看你一眼,没好好表扬你一回,竟成了我隐隐的遗憾!
  如果时光倒流,哪怕再忙,我也会放下一生的事儿,抬头看一眼你清澈的眼睛。
  悲莫悲兮伤别离!
  
  
  三
  听说,昨日你还快乐着,对来看望的班主任说你想读书,读完高中还有大学,读完大学还想工作。
  听说,昨日你还欢笑着,笑着问亲人额头的伤疤会不会消失,会不会影响你帅气的颜值,傻孩子!
  听说,昨日三更半夜,你疼痛难熬,呼喊母亲让最好的医生来救你。可世界早已沉睡,见惯了生死的护士怎么也拨不通值班医生的电话,任凭你们撕心裂肺地呼喊,也唤不醒那沉睡的良知。
  听说,昨夜你的母亲面对你突发的症状,惊惧万状,浑身瘫软。她失魂落魄地爬啊,爬啊,爬到医生的门口,恳求他救救自己的儿子,可道德早已被黑夜吞没,星星的力量怎能刺破浓郁的黑暗。
  听说,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你的母亲无望地对你说了最后一句:“儿啊,你别吓着我。”你痛苦地应和了一声“哦”,倒在母亲的怀里,与世长辞。
  一声不成句的叹词“哦”,则是你留在人间的遗言。
  三月的风还冷冷地吹着,吹过我紫色棉袄的夹缝,直透我溢满泪水的心扉。黄昏七点,你被推车推往楼下。那块白布蒙盖了你七尺男儿的身躯,蒙盖了你十六岁的芳华,蒙盖了你对生命的无限眷恋,蒙盖了你来不及喊出口的痛。唯有那双黑色的皮鞋,因你身躯高大而没被蒙盖住。它随着推车穿过簇拥的人群,在寒风中沉默、悲哀。只是,它再也无法带着你踏遍大江南北,踏遍踏遍锦绣河山。
  2002年的春天刚来,而你就走了,猝不及防走了。
  悲莫悲兮伤别离!
  
  四
  孩子,你去哪儿了?
  那个世界美丽吗?有没有一所学校,供你继续念书,念你没完成的高中课程。有没有像我们学校一样,推开后门就见巍巍青山,春天漫山遍野开满了艳艳的杜鹃,有可爱的松鼠在树丛里蹦来蹦去,有桑葚一般酸酸甜甜的红妙果子藏在山野间,诱着少男少女课间去采撷。
  那个世界温暖吗?有没有伙伴和你在山野里漫无目的地奔跑,有没有同学和你骑着自行车一起去上学,有没有老师带你兴高采烈地去水库野炊,有没有放学回家桌上已摆好丰盛的晚餐,有没有一个人聆听你生前不幸的遭遇?
  孩子,你到底去哪儿了?
  孩子,那个世界有没有来来往往的车辆,有没有黑漆漆的路灯昏暗的隧道,有没有酒后驾驶的司机,有没有在值班室不尽职守、烂醉如泥的的医生?
  孩子,那个世界有没有森严的法庭,有没有公正的法官,有没有利欲熏心的灵魂,有没有发霉变质的良知?
  我想,那个世界可能什么都有,但就是没了你的父亲母亲!
  悲莫悲兮伤别离!
  
  五
  白布蒙住了你,孩子,从此的世界,你不曾知道。
  你不曾知道,你走后,你的母亲万念俱灰,哭哭又笑笑,笑笑又哭哭,时不时用头撞墙,想追你而去,被人救回了一次又一次。
  你不曾知道,你走后,你的父亲,一个憨厚的男子汉,忍住极大的悲伤,待医院解决你的后事后,拿着一沓七万六千元的善后费,在走廊上失声痛哭。
  你不曾知道,你走后,你的乡亲们为你东奔西走、伸张正义,想讨回一点属于农民的尊严和公道。
  你不曾知道,你走后,你的同学们为你流下了难过的泪水,教过或没教过你的老师为你默默地伤悲,深深地惋惜。
  你不曾知道,你走后,你的父亲捧着你的骨灰,老泪长流地一步一跪地爬上山冈,把你十六岁的生命埋葬。
  你不曾知道,你走后,你的母亲常常神志不清地穿梭在各个小镇的车站,她告诉过往的行人,她在等儿子,等她十六岁的儿子放学回家。
  你不曾知道,你的离去,夺去了你父亲的半条性命和你母亲整个的人生。
  悲莫悲兮伤别离!
  
  六
  孩子,你去哪儿了?那个世界叫天堂吗?
  孩子,那个世界有仁慈的上帝吗?快去上帝那儿,匍匐在他的脚下,向他讨点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你母亲的床头,还你母亲一个鲜活的笑容。
  孩子,那里的山坡上有没有黄澄澄的萱草花,快去采一大把一大把的萱草花,种在你家的庭院前,让你的母亲见到它,仿佛忘掉人间忧伤。
  孩子,通往你的世界有路吗,快站到大路口,把追随你而来的母亲拦截住。因为你的父亲不能没有你的母亲啊。
  孩子,请去问一下上帝,为什么给有的人心上涂的是赤诚的红色,为什么给有的人心上撒着冷酷的铁屑?
  还有,回来的时候,请顺便问一下上帝,宇宙间的生命到底有没有来世?
  悲莫悲兮伤别离!
  
  七
  如果有来世,我愿是你祈盼的那个好医生,用心学得一身技艺,用竭诚的职责和道义,尽一切力量挽救你痛苦的生命。
  如果有来世,我愿是公正的法官,倾听你和母亲灵魂里无望的冤屈,公正地裁判人世间一桩桩意外事故,还乾坤以正气、以清气。
  如果有来世,我更愿意是你的老师,教导你小心翼翼走过十六岁的花季,还有许多没讲完的人生道理。
  孩子,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有这些愿望?因为,普天下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母亲。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乡村五月热闹潮
下一篇:娄山关记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