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杏树

杏树


  都说人间最美四月天,在午后慵懒的时光里,泡了一杯香浓的咖啡,咖啡独有的香气弥漫着。
  我趴在窗台上,窗外阳光明媚,手托着腮,凝望着那棵高大的杏树出神,就这样独自浅浅喜,静静伴。
  她至少有两层楼高,庞大的树冠东西伸展,在自然生长条件下亦自然形成圆头型,嫩绿色的树叶像一片片孔雀的羽毛,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的景象;更像撑起一把遮天蔽日绿茸茸的大伞。
  不知她历经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也不知见证了多少家庭的悲欢离合,更不知曾为多少路人遮风挡雨。对我而言,她已经陪伴了我近三十年。
  她脊梁笔直强健,估计两个小朋友合抱也搂不住她。她就这样静静地矗立在两栋居民楼之间的街巷里,像一个守护神,把绿意和浓荫悄无声息地奉献给了人们。
  
  二
  早春二月,春寒料峭,杏花姑娘刚被东风轻轻地吻过,就渐渐地从冬眠中苏醒过来。
  杏花是最早报春信的花,有句谚语说:“桃花开,杏花落。”当经过一夜的绵绵微雨,清晨醒来杏花已绽满枝头。那鲜嫩的粉红色就像少女娇羞的脸庞,渴望着懵懂的爱情。
  每当杏花盛放,便能唤起人们对春天的渴望,预示着生机勃勃的春天到来了。
  杏花在阳光的沐浴下次第竞相开放着,由鲜红过渡到雪白。看,有的刚打骨朵,像一颗红色的小樱桃;有的含苞欲放,饱胀得似乎“嘭”得一声就会裂开;有的才开了两三片花瓣,像个小迷妹一样,羞答答地怕见人。再看,那些完全绽放的五片花瓣,中心的花蕊吐出根根白色的花芯,花芯尖上点缀着黄色的小点儿,像一根根跳动的火柴,希冀燃烧着青春,与粉瓣一起随着微风翩翩起舞,的确撩人,的确够妩媚动人,并且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气,诱来无数蜜蜂和蝴蝶围着花儿吻来吻去。即便是那些纷纷凋零的落花,也像极了翩翩起舞的白蝴蝶,更像天女散花一样,纷纷扬扬地飘落于地面。这景致真是层次分明,五彩缤纷,姿态万千。
  几个还没有开学的孩子在杏树下嬉戏。看,那个调皮的小男孩,就是这个穿着杏黄色薄棉衣的,刚抓起一把白色的落花,追逐着那个穿肉粉色棉衣的小女孩,擎着小胖手把落花撒在小女孩的头发上,小女孩转身子做出一脸娇嗔的可爱模样,举起粉嫩的小拳头打在小男孩的身上,小男孩吐着舌头、晃着满头大汗的小脑袋嘻嘻地笑。看着他们两小无猜,嬉骂打闹欢笑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好像看到了自己儿时的身影。再看看那巨大的粉红色花伞,就像一只老母鸡展开自己彩色的双翅护佑着自己的宝宝。
  望着,望着,天空似乎阴沉了下来,原来是自己的双眸模糊了,我伸出手背揉了揉眼眶,手背湿了。再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灰色棚顶简易的四角凉亭,没有古香古色,也没有造型别致,就那么冰冷地立在那里,没有言语,也没有丝毫温度。如此安静,静得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楚。没了老人们的下棋声,没了孩子们的嬉闹声。
  
  三
  也是在同样的午后时光里,我伏案写作,被“嗞——嗞”以及隐约地喧闹声吵到了。放下笔,缓步走到阳台上,拉开窗户观看。
  我的天呐!我转身几乎是奔到门口,趿拉着旅游鞋,开门就想往楼下跑,还好没有忘了放在书桌上的钥匙,顺手抓起,快步跑下楼,差一点儿跟上楼梯的一位大叔撞个满怀。
  “这丫头,急什么?”大叔略带责备的口吻。
  “对不起,大叔。”我来不及解释,撒腿就跑。因为没有把鞋穿好,差点掉了一只。一边向前冲,一边跳着脚提上鞋跟。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已经围了几十人的场地,欠着身子硬往里挤。
  伸头看到她的胳膊腿被肢解得支离破碎,散落一地绿色的眼泪。我的心瞬间绞痛,血往上涌。再抬眼望去,两个工人正在拦腰一点点锯她的躯干,电锯发出的“嗞——嗞”声,让我心颤。
  我根本顾不得矜持了,扒开一条人缝向前冲,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还有一个人张开双臂护着不许靠前。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我们社区的书记,我顿时火冒三丈,几乎是用喊的:“为什么要锯掉这棵大杏树?”我用手指着正在忍受着疼痛的杏树,瞪着眼睛问。
  “对呀,为什么?”人群中有人附和。
  只见书记一边张开双臂挡着,一边气定神闲地说:“咱这是响应市政府对小区的统一规划,给咱们安装健身器材。”
  “又搞一刀切,真是的。”还没有等我组织好语言继续发问,人群中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过来。
  “那为什么仅仅只砍这一棵大树,旁边这两棵树怎么不砍?”我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树,没好气地问。
  “那两棵柿子树有主人,是那个大哥种的。”书记的眼睛似乎在搜寻柿子树的主人。
  “这棵大树好像真的没有主人,我三十多年前刚搬到这里来住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存在。可是就这样砍了,真心疼。”人群中开始七嘴八舌议论着。
  “砰”的一声巨响,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寻声望去。就在我们争论时,工人师傅已经把她拦腰锯倒了,溅起一片灰蒙蒙的尘埃在空中漂浮着,翠绿色的树叶到处滚落,就像一颗颗绿色的眼泪在滚动。两个工人没有丝毫表情,继续再锯接近地面的树根。而我的胃似乎有一点儿痉挛,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转过身一边无精打采地踱着步,一边唉声叹气。
  那“吱——吱”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膜,让我欲哭无泪。我甚至连回头再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而这整个过程我不知道该去埋怨谁,该去责备谁。心里真堵得慌,因为书记在执行上面的命令,工人在执行书记的命令。
  可是我哀叹啊!她不知历经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岿然不动。在我的记忆中,十几级台风吹不倒,瓢泼大雨溺不毙。然而,却被人为地砍倒、糟蹋了。难道没有人去感受一棵树的死活?哎!我的抗议声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或者说,因为她没有主人就遭受了如此的命运,这跟乱砍乱伐有什么区别吗?我的思维一片混沌,回到家里,我甚至不敢望向窗外,我怕相看两心伤。
  翌日,我勇敢地去看她,做了最后的告别。我用手轻抚着光秃秃接近于地面的树墩,她就这样无遮无拦地暴露与光天化日之下,静静地接受自己的命运。我几欲细数她的年轮,可是泪水不争气地模糊了双眼,几滴晶莹的泪珠落在树墩上,迅速地与她融为一体,她懂了,我也懂了。
  没过几天,整个地面被红砖覆盖了,干净整洁了,又在空地上安装了几个健身器材,甚至还用一个冰冷的凉亭取代我的视线,真的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我。其实,她早已被封存在我的记忆里,在每一季花开花落,在每一次出神凝望。
  对我来说,她不仅仅是一棵树,她是陪伴,是我的春夏秋冬。看着她生机勃勃,我便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去应对生活中所有的酸甜苦辣。花开花落,四季轮回,我便相信了生命的无始无终。
  
  四
  我理所当然地以为,她会一直在,会一直陪伴着我的视线。因此,春天在她粉嫩娇艳、繁花似锦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细数、亲吻过她的唇瓣;夏天在她枝繁叶茂、苍翠欲滴的时候,从来没有抚摸过她叶片的脉络;秋天在她硕果累累的时候,从来没有认真品尝过她的甘甜,甚至深秋西风吹落最后一片树叶的时候,从来没有安抚过她的哀伤;冬天在她饱受风霜雨雪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安慰过她的落寞。
  而她呢?在四季更迭的每一个春夏秋冬,总是无私地给予我们,并且让我懂得了生命轮回的真谛。
  忽然想起来,也不知每年与她约会好的鸟儿、蜜蜂、蝴蝶会有多伤心难过呢?
  都说人间最美四月天,人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和谐相处才是最美的人间。
  只要心中有春天,哪里不是水云间?只要心中有春天,哪里没有杏花开?也许,那杏花花粉已经在泥土里埋下了灵魂,某个春天,就会从地上再冒出几株杏树的嫩芽,再之后的某个春天,就有几株杏树枝叶茂密,栖鸟无数。
   瞬间,我释然!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