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人民抗疫情二、三事


  每日闲遐无聊,因疫情每日宅居在家,找不到素材,为度月日,把过日琐事组织一篇散文让读者了解厦门人民是怎么过来的。
  厦门春日芳华,春光明媚,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疫情肆虐,厦门又进入病毒猛如“虎”,今天是四月六日,小女陪伴我去大同小学做核酸检测。据说:要接连检测三次,由四月五日、六日、七日。
  这几日来,厦门阳光明媚,熙熙的阳光,光合着花草,树木碧绿成荫成林,鲜绿得可爱。
  学校停了三天课,老师安排志愿者,红坎肩背心三个字“志愿者”。
  我尊敬她们尽职尽责,看到老年上下楼梯,她们上去扶他们一把,让人感动,精神可佳。
  核酸据说要检测三次,临时变卦,做两次,七日就不做了。
  小女学校因核酸检测放假三天,任务去做“志愿者”两天,也亦乐乎。
  小女也上四十多岁,女人不显老,像为人嗜活动。对学校公益事业,都爱帮助一手的习性。
  平、华生意人,到加拿大一个月了,每天生活在身边左右的人豁然离去,诸多的不习惯,人到老年,情感的事,人生说不透,道不明,感到了孤独冷寂。
  每天在电脑里,QQ看到平的身影,以了慰藉。
  加拿大初春,也是寒冷天气,积雪还没融化,还刮着寒风。
  平、华安静地生活在家里,隔离了十五天,思念年老父亲,催人泪下,平是个孝子,人上五十岁了,成熟了,懂得了仁义道德。万事蹉跎,花好月圆,人生之福。
  我到老年,有幸依靠,儿女过得称心如意,生活无愁,留下的离别之苦。
  今天是四月九日,日曦风高,今天要打新冠病毒疫苗第三针,又叫加强针。
  我早早就起床了,拿出自备的血压测量仪,在规定的数,可以去打加强针。
  小肖女婿带着我打的到妇幼保健院、中山医院都白跑了一趟,没有针打,打车再到体育广场,这广场是可能地点好,被征用。
  我在这里打完针,已经一个上午过去了,我们匆忙到家,随便食了一个午餐已经下午。时间过得很快,午休一下,什么事都没有做,人生在悠忽间过去。
  疫情在厦门稍有缓和趋势,在街面上看,行人稀少,戴口罩的多了,在住房进出门都设“党员岗”测量温度,始得放行。
  今天是四月十二日,星期二,阳光照射这初夏的大地,阴湿雾霾的气候也就过去了。
  我住的大厦门口,今早设有居委会林英带来医疗人员,专为年老行动不便的老人打加强针,厦门为老年人打新冠病毒疫苗服务到家,老年人没有被抛弃,这是厦门政策落实人性化,关爱人的健康,社会的安康。
  今天是四月二十七日星期六,厦门疫情趋向缓解,路上行人多了,人群戴口罩,也比较随意,有戴的,也有不戴的,公司、大厦、帐蓬也拆去,党员先锋岗桌椅也搬去,精神上松驰了许多。
  打烊的饭馆、酒家又重振雄风,繁荣经济。
  平、华因加拿大已经一个多月了,每天时差他的空档在电脑QQ见面聊天,以慰思念之苦。
  我已经又数月没有光顾饮食行业。我随小女一家行车到舒友海鲜大酒楼食午茶。
  舒友海鲜大酒楼在外观大约有数佰平米,灯高悬,厅堂有五六十张小四方桌,没有空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我一桌三人,小女买了一张折价券,二百元按四点五折,小女点了十一样小盅食品,美食精品,一盅有三件四件。
  厦门人星期六消遣方式,一种雅趣,精神上享受。
  小女是老师,老师是很辛苦,上课作业,孩子辅导教育,没日没夜地,每天七点到学校,晚上七、八点到家,有时家访,要延缓到九时到家。
  所以人生难得一乐,懂得生活,才有精神去完成教育孩子神圣天职。
  我们食完茶点,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才耗去了一百七十元。
  我暇着数日子,今天是四月三十日星期六,明天是五一节,放假五天,串休两天,家人计划去十里蓝山别墅度假。
  初一、十五日固定烧香日子,我年介古稀,有个精神依赖,在家厅堂塑了一尊观音菩萨,给菩萨烧了一柱香,摆上祭品,苹果、无花果、黑桔子,老年人求老年平安,依慰遐聊日月,俗言:信者有神佑,因果轮回,我就不去赘述了。
  去十里蓝山别墅是女婿开车。今天出岛的车很多,路程走了两个小时,堵车了数次。一路蹉跎,我们车缓缓地九曲十八弯到达山峦,别墅总部大厦左右停满车辆,旅游人在草圃在聚餐,孩子在谑玩,过着“五一”节,家庭的天伦之乐。
  上午午餐时分,我问了一家快餐店,食一个午餐要多少钱,在我的意识里,在这高山峻岭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在这高山荒野,价格会颇高,会被他杀猪一把。
  女婿说:还有几分钟就到了,煮一点稀粥也很快。我们辞去快餐,还好,他没有开火烧饭。
  我们又上车,到了别墅,又近数月没有回这个家,十里蓝山,是漳州长泰山区,五月的山区,天有点寒,我们上到山峦,冷风嗖嗖地吹来。
  我们车沿着天岳路,一路很安静,没有多少车来往。
  我开了门,久了没有住的家,好像一股冷气袭来,小女忙着打开电冰箱,寻菜下锅。
  小女食稀饭,给我烧小米粥,冰箱拿了一块牛排,红萝卜、白萝卜、香肠炒葱中饭也撑过去了。
  我远眺山峦,远山古山重,雾霾笼罩着,四处青山绿水,墨绿成荫,山野鸟叫虫鸣,空气清新,我深深地体会到这是人生很好养生的地方,山中方几日,世上几千年世外桃源之感。我想起魏晋陶渊明的一首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天岳路两侧,一米高灌木,修剪得很得体,整齐有方,树木也有象黛录好看了,傍晚我同小女去捞街,都感到十里蓝山美姿姿地。
  山野一落日,就感到夜降临了,厦门气象台广播今天有小雨,但一天没有下下来,天有点阴阴的,有点象下雨的趋势。
  晚饭是牛排汤,油饪黄花派白菜,我食一碗小米稀粥,听电视,听中国军事专家评述“俄乌战争”,俄乌战争中国也绑在国际战争上,世界人民争取和平,好难好难,战争太残忍。
  我人老了,静下心来,养生多活几年,享受人生。不觉生活在这动荡的年代。
  夜安静宁谧地过去,山野的空气也感到清香,一夜好睡。
  今天是五月二日,我早早地就起床,天下着小雨,地上湿漉漉地,打乱我们去旅游十里蓝山花都的计划,到下午雨还在晰晰沥沥地下着。
  花海没有去成,只好做罢,成一件憾事。
  我们宅居在家,天岳路一个行人都没有,小女主意回厦门,假期仍剩两天,学校还有很多事需要做,我们只顺从小女回厦门。
  我们早饭食得很随意,煮面,吃尽了剩下食物。
  中午小肖开车到古山重镇,是长泰县濒临山区,古山重镇溯历史是宋朝时期,还残留历史古迹。
  我们寻了一家饭馆,噱头上定的竹筒饭,窟烤鸡,饭馆我们就慕这个名,进去吃餐午饭。
  竹筒已经烧到碳化,饭没有一点竹香味,窟烤鸡又谓叫化鸡,没什么味道。瓦罐在热沙里蒸肉汤,龙丝菜,耗去一百八十元,一头鸡约两斤重,没有食完,打包带走。
  我们车逶迤地在山路上前来,我们到了厦门已经傍晚了。
  雨到三日也停了,太阳在东海岸上缓缓地露出万缕光丝。暖烘烘着大地。
  新冠病毒疫情两年多来,它的势头愈演愈烈,来势凶凶,视若如虎,打防疫针三次,核酸检测七次,宅居在家,社会封城,学校停课,每天上网课,工厂停工,我每次旅游他乡,一种时局的眼光,审视着疫情带来经济发展的影响,商店打烊了,饭馆停业,外贸公司因为封城,商品不销售,经济不流通,员工裁员,一种带来连锁反应,封闭状态,据说:厦门商业经济不景气,每月利税亏收几个亿。
  我认识一家外贸公司,因为疫情带来的生意下滑,封城没了生意做,一潭死水,不起涟漪,裁去员工二十多人。
  这个公司在疫情的势头下,公司会走向崩塌。
  有多少员工流着泪水离开,断了经济来源,家庭的生活怎么样,我不便多侃。
  新冠病毒是天灾人祸,谁能奈何得了。
  这是世界性的,中国在共产党政府大力防止下,打疫苗、测核酸,一种趋向,时好时坏,保证平安,就是福。感恩共产党,国者民之本,民者国之本。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温柔之光
下一篇:让人叹惋的奇情人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