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挑水吃的日子(散文)

今天下午,刚走近水房,就听见有流水的声音。顺便一看,原来是水槽内一个龙头不知被谁忘了关闭,导致这些清水哗哗地流向了下水道。有些心疼,虽然这些水的浪费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我还是很快拧紧了水龙头。有时候,孩子们打扫卫生,将拖把放入水槽,任由清水流淌冲洗,我也看着心疼,似乎自己就是得了某种因缺水而造成的强迫症。
  上次,去朋友家洗澡,朋友说,她这个热水器温度已自动调好,不要随便转动开关,就用常流水吧。可我偏偏忍受不了明明此时不用水,却让清水浪费在下水道里的奢侈。于是,用水时打开龙头,不用时又关掉,弄得水一会儿凉,一会热,差点还招来感冒。我抱怨说朋友家的热水器毛病多,朋友说我这人不听话,我只能归结于自己在用水方面确实存在一定的心理阴影。
  也许,这一切的匪夷所思都应该来自于小时侯的经历,虽然如今的生活条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在小时侯受过某种事情的特别影响,就会导致一生遇到此类事情时因敏感而发生的不可理喻。
  小时侯,我们家吃的水是从距家三四里外的沟泉里担上来的。我们住在塬边,想要吃水,非得下趟山沟。每晚鸡叫刚三遍,母亲叫上我和弟弟,便向沟底走去,此时,天未大亮,但下沟的路还是隐约可见,况且庄里的人家基本都出动了,一条不很宽的坡路蜿蜒而下,路上的人在零星地移动着,桶与桶偶尔的碰撞吵醒了村庄,笑声与笑声相遇,让村庄里的空气也变得热闹起来。大家为了不耽误农活,都抢着大清早挑水。人多了,再黑的路也不再孤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竟早早地搅了村庄的美梦,唤来了鸡叫,唤来了牛羊的声音。用奶奶的话说,早上第一桶挑来的水吃出来的人聪明,庄里确实有为了抢第二天的第一桶水,比我们更早下山的人多的是。
  我们走下沟底,有一个人工篐成的大水泉,里面是山沟里的溪水流进去的。我们只需要用根长绳子将桶拉紧放入大水池中,待水满了,将桶拉上来,有时侯弄不满水桶,大家也可以互相帮忙。大人都是担两个大桶,小孩子两人合抬一桶,走一阵,歇一阵,天刚大亮,就都挑回家了。有些人担水的水平高,一路上竟然不外洒一点,而像我们,一个不小心,回到家就成多半桶了。记得有一次,我和妹妹抬水,半道上妹妹歪了一下,水洒了我俩一身,我责怪妹妹,妹妹哇哇大哭,我也哭了。我们哭得不是水弄湿了衣服,而是那么远的抬上来的水却洒在了路上。小时侯似乎每天如此,水挑上来,大人不耽误庄稼,小孩子不耽误读书,这样的日子填满了我的童年。
  我们上小学时,老师们吃的水也是从这个沟里的水泉挑上来的。有时候,是老师自己挑,有时候,挑选班上几个大一点的男生,利用空闲时间去沟里抬水。而平日里,我们打扫教室卫生的水都是从村口的涝池里抬来的。
  如果遇到天下雨,情况就会好些,把家中能装水的瓶瓶罐罐都准备好,然后在院子中用绳子拉起一块倾斜着的塑料布,让水打在塑料布上,而后顺着斜角方向流入水桶,最后都积攒起来,可以作为生活用水,亦可以用于做饭。后来,院子里盖了房子以后,就有了房檐水,能有个房檐水接上,也是很自豪的事情。到了冬季,若能遇上下大雪,我们便会用干净的器具把洁白的雪倒入大锅中,待到融化,便是很好的生活用水。这样的日子,似乎持续了很长时间,以至于记忆非常深刻。
  慢慢地,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自家打出了一口井,再也不用去那么远的沟里挑水吃。这口井距老屋虽说有一段距离,但实在是方便多了,不过,每次绞水也是全家动员,声势浩大。父亲负责转动辘轳,把水从井下往上拉,母亲仍是挑水,我们姐妹负责抬。因为平日还有其它的农活,绞水这样的事通常放在周末,人多力量大,很快便会倒满三大缸。但是,有井水的日子似乎不长,因为一段时间后,井里的水非常混浊,说是要叫人下井淘泥沙,可没有找到这样的人,而且井看起来很深,四面壁上潮湿光滑,无论谁下去都会害怕,所以此事不了了之,随着村上大水池的到来,这口井也被废弃了。后来,父亲怕这口井惹事,也彻底用土块封住了口。如今,面目全非,几乎看不到这口井半点的踪迹。
  再后来,村口修了一个大水池,一池水可供全村人用上几天。这个水池典型的圆柱体,不高不大,全是水泥与砖砌起来的,没有华丽的外表,却成了村子里欢声笑语集聚的所在。我们距离水池较远,但比起沟里挑水可算是天上地下的差别,而此时的放水员又成了香饽饽,总以为手里拿着的水管是件神圣的东西。当时,放水的时间一般选择早上七点以后,由于前后几个村子还没有这样的待遇,于是挑水的桶便会自觉地排成了一个长队,桶在移动,人也跟着桶移动,直到放满水,才各自挑着回家。一担水先是一分钱,后来涨成了一毛钱,就这样,有些人都舍不得,有力气的人还会去沟里挑水吃,而用钱买来的水,挑水的人都会小心翼翼,怕弄不好会溢出一半点呢。由于挑水排队,来回奔跑,一大早也就挑个两三回而已。犹记得,上中学以后,我利用周末足够的时间,便会将家中所有的水缸挑满,以至于有人说把小小的我压成了武大郎。后来,有了那种装过油而废弃的铁皮废桶后,大家洗干净,安置在架子车上去拉水,拉一大铁桶水大概可以倒出七八担水的样子,足够我们吃上几天。至此,水似乎没有那么金贵了,毕竟拉水方便了许多。
  而如今,家家户户都有自来水,只要龙头一开,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用多少就有多少。不仅如此,好多农村家庭也安装了太阳能,热水洗澡也挺方便,自然再也没有因为无水而费时费力的苦恼。
  现在的孩子从来没有缺水的经历,也想不起水的金贵,以为水是用之不竭的,而把随意浪费自然会以为小事一桩。而我一旦想起小时侯用水时的艰难,便会觉得现在能够如此任性用水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让人叹惋的奇情人生
下一篇:美好祝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