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美好祝愿

美好祝愿

这几天,连日阴雨,心老惦记着故乡。
  故乡的路是否会出现山体滑坡呢?
  这个季节呀,夏天的雨,是连绵不断呀,而且还下的有点急,有点大。
  还好,故乡的路总算是有惊无险,还算无恙。
  从小长在故乡,像这样的天气,故乡总是迷雾包裹着山乡,是一片迷茫的,十米之外,就见不到人的,连树林,山体,也隐进迷雾中。
  潇洒的迷雾,总是把人也卷进迷雾中的。
  所以,畅怀也要受到抑制的。
  总是抑抑闷闷,不得释怀。
  还好,好朋友徐先生开了一个食品加工厂,他这几年经济划算得不错,还有一套好音响,挺时尚的,那天晚上,在他那里亢歌了一个晚上,也总算把淡淡的心愁也消瑟在歌声中。
  难得这么一亢歌,心愁郁愁总算有所释解。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留下买路钱,花钱好消灾。”我突然想起了那占山为王的梁山好汉,谈“生意”做“生意”的口头禅。
  是啊!天瘴雾迷的,要讨个公道,释然于世,有时也是挺难的。
  虽然夏天到了,“立夏”节气也刚过,“小满”小满,大河满,小河溢,难怪有这么的急雨愁肠。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突然想起了南唐后主李煜填的词,这个著名的“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李煜,终归落得个流亡颠沛流离,客走他乡,难怪会喷薄出此咏。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此时,我想起了曹雪芹,想起了他写的《石头记》,就是以后风靡全球的世界文学巨著《红楼梦》。
  后来《石头记》更名为《红楼梦》了。
  落魄、清高,难道永远都是文人的通病吗?
  杜甫曾在草堂悲歌,曾撒下《茅为秋风所破歌》呀!
  感叹也随心凄而生。
  那一天晚上,我唱得最投入的就是《葬花吟》这首歌,林黛玉荷锄葬花,悲叹命运的悲凉、凄惨,至今留在我的记忆里,是与这部醒世之作一起并存的。
  这一天,我又去探访好朋友、好同学卢清山、朱保民、黄坤生、黄庆发,虽言谈中我幽默,不时引得他们发自肺腑的笑声荡漾于屋宇中,但我这纯属是苦中作乐,寄愁笑伤悲罢了。
  还跟好同学、好朋友陈跃生、黄海森通了电话,他俩一个远在北京做生意,一个远在山上的山美湖耕耘蜜柚,据说过不了多长时间,陈跃生又要去摇蜂蜜了,这一季摇的是夏蜜,不知远在美国的陈聪老同学是否能回到国内,一起去再摇一次蜂蜜。
  人也渐渐老了,心更是有夕阳西下的感觉,晚上睡觉之前,偷偷地撒下好多泪水,想起命运的奇折,命运的凄凉,我真的是:“狂泪泼忧伤,一卷心头恨。”呀!
  人道、钱道,给我拓开了多少思考呀!
  看来,还是偷偷地哭一阵子好,好把悲伤哭出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大山忧郁且寄怀。谁能解开吾心郁,惟向好友诉衷哀。”这些好同学、好朋友,都住上挺宽敞的大房子,惟有我:“郁闷住茅房,叮咚望屋凉。却看漏雨劲,众桶接雨欢。”
  也罢,心愁揪心而来,且看山雨扬欢,看来这注定是我走错路的一种报应吧。
  “钱道弥苍天,斐语寄流肠。满目青山泪,何时掷河泱。”也罢,望着夏雨迷茫,大河小河大满小满,心里只有留下祈愿:愿天下苍生,一如既往,足履顺途,不要像我,一路坎坷,弥尽悲伤,也祝所有的好朋友、好同学,一路平安,才财顺达,生活欢甜,万事破难,一路向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人生旅途节节高,啃尽甜蜜有余甘。
  
  2022.5.15.
  
  写于漳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