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隔壁

隔壁


  三年前,我家隔壁搬进来一对年轻夫妻和一个读小学的儿子。
  自从这家住进了隔壁,我的耳朵就不清净了。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听到隔壁传来轻微、沉闷的“咚咚”声,而且往往延续到夜里十点左右。有天晚上,爱人忍不住轻轻敲隔壁的门,想问一下隔壁发生了什么。隔壁的母亲应声打开房门,我爱人一眼看到隔壁的孩子仰躺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玩手机游戏,高兴了后脑勺就下意识地叩击墙壁。原来隔壁的“咚咚”声是这么叩出来的。爱人善意地向隔壁母亲指出,孩子还小,这样用后脑勺连续叩墙,会对大脑结构产生振动,从而影响大脑神经正常发育。那个原本一脸懵的母亲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喝住了孩子的叩头行为。
  叩墙声是没了,然而隔壁母子之间吵架声就没断过。我想很有可能是做母亲的在用原始粗暴的手段不让孩子玩手机游戏,而孩子不愿就范吧。去年秋天,孩子进了初中,身高已超过了他母亲,大概正处于逆反期,于是母子俩吵得更加频繁了。
  那母亲明显没多少文化,对孩子的学习起不了任何帮助。她也不承认儿子继承了父母不爱读书的遗传,只是一味苦逼孩子读书、读书、读书……急眼了就对儿子嘶吼怒骂。尤其是每次考试后必有一场大吵。母亲拔尖了嗓子,声泪俱下地先骂后哭: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为了让你到城里来上学,你爹长年累月在外打工,挣钱在这租房,供我俩吃穿。老娘我整天颠前颠后服侍你,你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油瓶倒了我都不忍心让你扶。可你玩起手机来眉开眼笑,叫你做作业,逼脸立马拉得像长白山。我俩把你当祖宗般供着,可你年年考试,不是全班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我俩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孽,竟养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白眼狼……
  这样的哭骂重复了多次,有一天隔壁发出一阵打砸家具的声响,然后是男孩子愤怒的吼叫:谁让你俩生我的,啊?是我求你生的吗?考试考试,你俩有能耐,咋连初中都没毕业呢!除了偷看我的成绩单,你能教我数学,还是帮我做作文了?……接着,那孩子冲出家门,反手狠狠地关上大门,在巨响声中,冲下楼梯,不见了。
  事后,我总会脑补那个失望的可怜母亲,一脸疲惫地瘫坐在沙发里,独自掩面流泪。
  说实话,隔壁的母亲很勤劳,也能干,待人接物尚可以。然而,以她的可怜学识和肤浅教育方式,她能培育出一个在学习方面超常发挥的孩子么?以她的素养和言行举止,她能教育出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社会精英么?
  隔壁孩子的父亲,由于长期在外打工,只有过年前后才回家十几天。只要他一回家,隔壁就是另一番的热闹。一大群男人,不停地吆三喝四,粗话连篇地互相劝酒,行酒令一套又一套的,一顿饭能吃两三个小时。闹得一墙之隔的我俩直皱眉头。当然了,我也从没听到过隔壁父亲如何教导孩子,翻来覆去就一句话:好好读书!再考不及格,当心我削你!
  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无不对孩子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作母亲的,不懂得如何谆谆善诱,只是一味抱怨;做父亲的,只会暴力威胁;一味地指责孩子,给孩子设立不切实际的的目标,我真想问一句:隔壁父母是否具备了教育孩子的资质?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在上海虹口区的老式石库门里住过两年。
  隔壁三层阁里住一对中年夫妻,一个读小学的儿子。
  那家的男人是个三班倒的冶金工人,进进出出都穿着脏兮兮的工装,人高马大,脸黢黑,走起路来把楼板踩得咚咚响。可那女人年约三十五六,穿着时尚,面容俊俏,腰肢细软,上下楼梯轻得像只猫,走过后会留下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她属于走在大街上回头率较高的那种女人。
  有天晚上约十点光景,大部分人家已经入睡。突然,隔壁男人的咆哮声传遍了整个石库门:叉那!侬个臭标子!在我面前装啥贞节烈女?我是侬老公,晓得伐!侬迪只破鞋,侬在单位里做的烂污事当我弗晓得?为了儿子,我是拍脱了门牙朝肚里咽。好几个月了还不让我弄一下,阿是想留给你的姘头弄?不让我弄?那好,今夜我横竖横拆牛棚,弄弄坏,大家都弄不成!
  紧接着传来女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儿子的哭喊声:爸,爸,求求你别这样。打死了妈你要吃官司,我要成孤儿了……于是,隔壁的吵闹声戛然而止,石库门里又是一片寂静。
  没过几天,这家人就悄无声息地搬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搬到哪。
  有个邻居在弄堂里指手画脚,唾沫四溅地对一堆听众说,那女人在外贸商店里当营业员,跟经理乱搞。男人也知道这事,只是一味装糊涂,希望凑合着过下去。那晚,男人想跟女人做那事,可女人找了各种理由不让他上。于是,男人的理智瞬间被怒火烧毁,他抓起床头柜上的老虎钳,去夹女人的下体。
  我不知道这个长舌男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只是担心那对夫妻以后的婚姻怎么维持。双方外形上的粗俗与娟秀,对婚姻的执著与背叛,性格上的粗暴与隐忍,夫妻之间信任度的极度缺失,婚外情对婚姻的致命打击,彼此给对方造成不可谅解的心灵伤害,他俩的婚姻之路还能走多远?
  婚姻的目的是什么?共同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婚姻的基础是什么?是相互忠诚,表里如一。如何构建一个理想的婚姻?不外乎情感上的相互信任,琐事上的彼此包容,关键时的团结一致,平凡中的幸福感受,白首时的凡事依赖……没有了婚姻的忠诚,就会颠覆婚姻的基础,侵蚀婚姻的幸福含义,更遑论携子之手,与尔偕老了。
  
  七年前,楼下住进来一对年迈的老夫妻。
  有天晚上,大约十点左右,朦胧入睡的我突然隐隐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女人的呜咽声,夹杂着喃喃的哭骂声。我推醒了爱人,问:你听到了么?这么晚了,远远的,竟有女人在哭。那哭声听得有点碜人。
  爱人咕哝着说:远什么?就是楼下的老太在闹。我经常听到他俩吵架,尤其是夜里,有点烦。
  正说着,楼下一个苍老、然而中气十足的男声开骂了:草泥马的!这辈子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撞上了你。一言不合就吵吵吵,这辈子你吵得还少吗?都半夜三更了还闹个没完,你还让不让我睡觉了,啊?你是不是想逼死了我另找男人?那好呀,咱俩明天就上民政局,离婚!这日子真没法过了。草!
  话音未落,尖细而颤抖的女声跟脚传上来:滚犊子!我草你八辈子祖宗!离就离!我早就想离了。当初是哪个王八蛋不同意的?还拿仨女儿当挡箭牌!天一亮就通知她们,全给我过来!陪着一起去民政局!你他妈的谁不去就是狗日的。
  有个成语说得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楼下老两口越骂越亢奋,可怜一楼板之隔的我俩只能听着他俩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的骂人话,再也无法入睡。
  过了好一会,听到楼下的房门碰了一下,然后是个清脆的女人声音:我说爹呀,妈呀,你俩都这把年纪了,能不能消停几天?半夜三更地把我叫来,就为了听你俩对骂?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骂了几十年,我耳朵里都听出老茧了。整天离婚离婚的,过嘴瘾哪。八十多了还闹啥离婚?你俩不嫌磕碜我姊妹仨,还有一帮子外孙外孙女嫌磕碜呢。都歇火了,睡觉睡觉!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爱人说,这是他家的小女儿,住得近,经常扮演消防员来救火。其实老爷子退休前是公务员,穿着体面,言行斯文,见了邻居就笑着打招呼,看样子不是一个蛮不讲理,惹事生非的粗人。有一天老太狂敲我门,说那个老不死的发疯了,要掐死她!请求我打电话给女儿们,让她们来评评理。我想远水救不了近火,赶紧下楼进了他家的门,只见老人兀自坐在沙发上,气得呼呼直喘气。我说大爷你需要帮忙吗?老人连连摆手,歉意地对我说:对不起了闺女,我俩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真过意不去。其实我俩啥事都没有,她不闹一通就不能活。别通知我闺女了,她们都为生计忙着呢。谢谢你了闺女,回家忙你的,啊?
  于是,只要我生活在这个东北小城,我就能经常听到楼下老两口气急败坏的激烈骂战。我经常想,这老两口对骂到哪天为止?
  前年,仨闺女看老爷子行动越发不便,起坐都困难,买了辆轮椅给老爷子坐,还雇了个五十来岁的女保姆来照顾老两口。保姆推着老爷子在小区里走了两圈,老爷子心里美得不行,见人就笑。老太见不得老爷子乐。立即痛骂老爷子不要脸,想勾引女保姆,不顾女儿们的反对,坚决把干了没几天的女保姆赶跑了。今年春,老太不小心摔了一跤,股骨摔断了,只能全天躺床上,起不来了。闺女们忙不过来,只好请了个六十左右的男保姆来伺候那老两口。坐在轮椅里的老爷子看到男保姆费力地搬动老太擦屎把尿,不但不同情,反而恶毒地挖苦老太:看你一副光腚拉叉的骚样,由男保姆这儿摸摸那儿捏捏,这下你满意了吧?于是老太呜呜咽咽地哭了。
  前几天,三个女儿听母亲哭诉,说老头经常掐她打她,她早晚得被整死。女儿们撩被一看,老太身上果然青一块紫一块的。问保姆,保姆说是老爷子趁他出门时干的。女儿们知道父亲的心理已经严重变态,怕出事,就把老太送进了养老院。
  我不知道他俩新婚时是否享受过恋爱的甜蜜?如果有的话,当他俩针锋相对时,他俩的脑海深处是否会闪现出曾经的甜情蜜意,而使剑拔弩张的争斗缓和一下?我想。这对老夫妻因性格不合而打了大半辈子,为什么不离婚呢?这种不间断的猜忌,同归于尽的对抗,会对养老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医生们常说,最好的延年却病药就是自身的好心态。而恶劣情绪会引起内分泌失调,代谢失常,气血瘀阻,血管硬化,结节增多等疾病。由此可见,晚年的夫妻恶斗中,谁也不会成为赢家。
  人生在世,尽管有着各种坎坷经历,却都希望能安度晚年,得以善终。唯有这样,才不枉了人生一场。
  
隔壁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有雪的日子
下一篇:情难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