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夏风来信

夏风来信


  春,转眼就去了。清晨,缕缕清风穿堂入室,吹落在桌案上,这是夏风来信了。我相信,这夏风越过高山,跨过平原,趟过江河,日夜兼程,才来到了我居住的小城。
  隔窗投进来一架花影,在微风里摇曳着,犹见女孩般抿着嘴痴笑。我在微醺的夏风里,半梦半醒,伸着懒腰,自问道:“今儿是冷是热?我该穿什么呀?”依墙的一树杏儿,半黄半红着脸儿,羞答答得好似低眉的女子,应是红肥绿瘦吧!墙外的桃子,扭着嘴儿,粉红的秀腮,好像刚刚打好粉底的新娘子的妆脸,似乎顾不得羞怯了,满有节奏地摇曳着枝叶,仿佛在说:“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春去,这流水落花,恰似天上人间两重天。此情此景,我细细品味,不禁徒生几分没落感。那前一句的“别时容易见时难”,虽说是君王感慨万里江山,离别了故土,再回就难了。所以,于我而言,身在异地他乡,对于故乡又何尝不是别时容易见时难?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从当初的难舍难离到如今的夜思日想,又岂能不牵挂?
  在离开故乡的岁月里,夏风每年都会带着故乡的气息和亲人的牵挂,如约而来。想来,在人生的不同季节里,我最喜欢的也是最宠我的,竟然是这夏风!从小到大,无论悲喜、愁忧,都是这缕缕夏风温柔环抱着我,就如母亲一样,给我鼓励与支持。在我的认知世界里,仿佛夏风多了人性化,也是最理解我的,默默地为我分忧,为我鼓劲,并抚慰我小小心灵。
  慵懒的我,喜欢在被子里读一会儿书再起床。若不是夏风催得紧,我还要再读一会儿,再赖一会儿床的。然而,令我痴醉的夏风,赶了千里路,风尘仆仆地扑入我的怀里,催起我来。故土气息扑面而来,久违了,这是我思念的故乡味道!
  夏风继续徐徐吹来,仿佛还在急不可耐地催促我呢!我故意拖延,其实呢,我比夏风还要迫不及待。家乡都好吗?我问夏风,夏风不语。唉!想知道,还得靠自己,那就起床吧!我穿起衣装,清水洗脸,洗我素手,而后静坐在桌案前。我的思绪随着夏风来信,徐徐展开了家乡美丽的画卷,也打开了我对家乡对父母的思念……
  
  二
  母亲总是关心我吃得多不多,身体好不好?父亲总是要我不要想家——家里很好,他种的庄稼有多好,今年的收成比去年好多了,又多收了麦子,而且稻子谷子高粱都长势不错。母亲又抢话说:“家里栽的杏树、桃树、梨树都结果子了,今年的杏树结得果子尤其大还甜呢!这是新栽的杏树,今年第一年结果子。当时,花开得太多,怕它结果时累着,就摘下了许多花呢。那时就特意用杏花酿了一坛酒,只待着你回来,才解封,好喝呢!”
  父亲也不示弱,提高声音说着,他的渔网换新的了,一网下去网的鱼儿,好几天吃不完,都分给左邻右舍吃了,大家都夸他呢!
  我问网到鲶鱼没?我喜欢吃父亲做的鲶鱼炖茄子。父亲笑着说:“早知道呢,给你留着呢!都养在网箱里,等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就拉上来,爸爸给你做着吃。”“那是,只有爸爸做的鱼味道最纯正。呵呵!”话一出口,我赶紧又说,“妈妈做的鱼当然谁也无法比,是怕累着妈妈,只好有爸爸代劳,对吧,爸爸!”
  一时间,父母的笑声熏染在夏风里,令我倍感幸福。
  母亲继续夸着她的花儿、树儿和小菜园,再有母亲刚刚给我做了衣服,织了夏天的凉鞋子、凉帽子,又用麦秸秆编了许多草虫小篮子……这些是我幼年喜欢的玩意儿,母亲依然记得。小时候,每年只要有了麦秸秆,母亲就给我编织一些。我说:“妈妈,我都多大了,不再玩那些了,让人看见会笑话的。”母亲却说:“你多大也是孩子!在妈妈眼里,你还是那个小孩子呢!笑话什么?保持童心,快乐就好。”
  父亲低声对我说:“妮儿,你要回来,最好是夏天回来哈,到时候甜瓜、西瓜、李子、桃子、杏儿等都熟了,还有你喜欢吃的山丁子也能摘着煮着吃了。还有菇娘,爸爸给你种的那一垄菇娘,也能摘着咬了。”
  忽然想起,那一年病中,我好几顿不想吃饭,唯独想吃爸爸种的西瓜。我说想吃西瓜时,天已经很晚了,好似晚上七八点钟的样子。因为家离着医院很远呢,可是,爸爸一听我想吃他种的西瓜,就连夜赶回去,骑着自行车,来回要骑行五六十里的山路呢!
  当我吃到爸爸种的西瓜时,爸爸似乎忘记了劳累,看着我一口口吃得那么香甜,多日愁苦的脸也露出了笑容,“没事儿了,只要能吃下东西去,就没事了。感谢天感谢地呀,给我留下我的妮儿吧,我就只有这一个宝贝呢!”
  电话里,父母总是这样一如既往地争抢着,说笑着。说得差不多了,那一刻的我就像哗啦啦的小河开了口,“容我说几句呗,我实在等不及了……”
  小河,故乡的小河,那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我几乎天天与伙伴们一起到小河边去玩耍,那时候不是采野菜就是割猪草捉小鱼,还在水里打水仗,冬天还会在结了冰的河面上滑冰打雪仗……
  
  三
  小河,清澈流水,日夜不停。在这夏风吹拂里,一个个小伙伴好似从河水里冒出头来,还是那样熟悉的面容和甜蜜的微笑,恍惚间,小脸儿慢慢变大了,人也变大了。瞬间,一个个转身,又慢慢地像小鸟儿一样都飞走了。
  水面上空无一人,河岸上又独留我!
  儿时的小伙伴都长大了,也都飞远了,好像只有我还留在村子里,而且工作一直没有着落。那段日子,我有些孤独,常常一个人踟蹰在小河旁,任流水逐花,我竟然不知该咋办了。心里有些迷茫!因为我的工作始终没有着落,只好留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每天除了读书就是和一群小孩子们玩耍,再就是来到小河旁,看看河水看看树木花草……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天性里天真浪漫的我反而拯救了自己。望着天边的云朵,聚集了有飘散了,又聚集起来又飘散了……我突发奇想,不如开一家幼儿园:一来村庄里的孩子再也不会没人管束了;二来呢,我喜欢跟小孩子们在一起,到时候会忙碌起来的,省得无所事事似的。
  所干就干,我积极争取了村里的支持,又租好了教室,买来了书籍,还找人帮忙制作了小滑梯、小椅子、小木凳和跷跷板等。我给幼儿园,取名叫苗苗幼儿园。小小的幼儿园一挂出牌,意想不到的火呢!我原打算只收本村的孩子,可还是有不少外村的孩子也送来了。一时间,我还真是忙不过来了。
  夏风拂过,所有的劳累和烦恼都随之消散,这时的幼儿园里除了我的笑脸,挤进来最多的应该就是那些孩子们的笑脸!我还清楚地记得孩子们的名字有贝贝、涛涛、康康、月月等等。看着他们一个个的笑脸,一个个活泼可爱的样子,至今还印象深刻。那时,涛涛总是喜欢拿着棒棒糖,边吃在嘴里,边故意发出嘶嘶声响说:“甜,甜啊,可甜了。”月月追着涛涛说:“让我尝尝,甜不甜?”
  康康起哄说:“尝了涛涛的糖,就要给涛涛做媳妇呐!”说完就对着月月扮了一个鬼脸,“月月有婆家了,呵呵。”月月羞得脸儿红了。这时,贝贝却不高兴了,因为她妈妈早就跟涛涛妈妈说好了,她和涛涛做娃娃亲呐。就听涛涛大声说:“我谁也不要,我长大了要当飞行员,去月亮上娶嫦娥回地球嘞。”康康哈哈大笑,笑得大鼻子泡儿都快出来了,“我告诉老师去,你们这么小,就找媳妇找婆家,还要冒犯嫦娥。”
  每当我听了孩子们彼此告状,都会会心一笑。童言无忌嘛!关于月亮、地球和神话里的嫦娥,我都鼓励孩子们大胆想象,不会阻止孩子们想象力的发挥,更不会让单纯的孩子们心里感到憋屈。
  我每天都和孩子们在一起,会给他们将许多故事,也鼓励孩子们讲故事、说笑话、唱歌曲。小小的幼儿园里,经常会挤进来一些大孩子,甚至有些家长,他们安静地听着我讲故事,从白雪公主到《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西天取经,再到葫芦娃,再到哪吒闹海;从《聊斋》里的狐狸精们到《水浒》里的武松打虎,再到《宝莲灯》里的沉香,再到《骑鹅旅行记》里的尼斯尔……
  与这些小孩子相伴的日子,快乐而充实。
  可是,突然一纸调令,我不得不离开家乡,要去远方了。记得我离开家乡的那天,孩子们从山上采回来山花鸢尾、野百合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送给我。恰是百花正香,夏风习习,一群孩子依依不舍地送我到村口,还有那些孩子们的家长和看着我长大的乡里乡亲,再有我的父母千叮咛万嘱咐,都舍不得我离开,孩子们更是流起眼泪来。我心里也是乱乱的!被夏风一吹,曾经伴我长大的家乡、故土、万物和熟悉的一切,都在我的眼眸里慢慢湿润着……
  夏风,好在有你,年年不远千里地吹来,让我重温着家乡的温暖,拉我回到美丽温馨的过往……
夏风来信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