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和他的两个婆家


   元旦前夕,弟媳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在一起七年了,重组的二婚家庭,从曾经的一无所有,一起吃苦奋斗,一起养仨孩子,一路走来,酸甜苦辣,受过的苦,走过的路,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不懂。马上新年了,借助一首诗表达一下我的感受和未来的期盼:风雨同舟共患难,不离不弃永相伴,苦尽甘来比蜜甜,昂首阔步永向前。只愿以后的日子越来越红火,所有的一切都因为有你而值得。”
   二婚,是一个让人纠结的词语,成为一个家庭隔阂、疏离、迁就或心照不宣等现象的代名词,像一个重新拼凑起来的物件,总是给人们带来一种并不圆满的缺憾,或者淡淡的凄凉。然而,望着弟媳简短朴实的的文字,回想他们的“复杂家庭”,不觉心生敬佩和感慨。
  
   二
  弟媳王颖,是老姨家表弟的媳妇。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街坊四邻,提起她都是赞不绝口,因为有了她,表弟像换了一个人,一家人其乐融融。提起这些,她只是浅浅一笑:“回想过去的那些日子,珍惜现有的家庭,为曾经的缘分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其实内心深处,那些曾经痛苦的往事,一直是她做好当下的不竭动力。
  王颖离开学校后来到玉田,先后在橡胶厂、鞋垫厂、饭店打工,与同在一家饭店打工的前夫相识、结婚。前夫婚后辞掉工作买了大车搞运输,老实肯干,对她百般呵护。她和公婆在家操持家务,养了几头猪增加收入,生活忙忙碌碌,既不富有也不贫穷,一家人和和睦睦,生活充满希望。却没想到一场大祸突如其来。2013年,前夫惨遭车祸身亡,望着肝肠寸断的公婆和刚上小学大女儿、刚刚两周岁的小女儿,她感到天都塌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感觉到丈夫的气息,始终走不出悲伤的情绪。为了贴补一些家用,她安顿好老人孩子,到离家十几里路的一家宾馆应聘服务员。她的心直口快、热情周到很快赢得了很多客户的赞誉,与同事姐妹们也都相处融洽。独自一人值班的时候,无聊翻看微信,漫无目的地搜索附近的人,忽然被一个小伙子的歌声吸引住了,歌声很有磁性,但却透漏着一些无奈的情绪。不由自主加了好友,是一位比自己小几岁的小伙子。在后来偶尔的闲聊中,很谈得来,但只当成当成比较投缘的小兄弟,在一起聊天化解心中的郁闷。
  这个小伙子就是我的表弟。表弟从小聪明健谈,敢想敢干。他们村过去是生产“棕片”的专业村,产品发往全国各地的床垫厂作填充物。大家辛勤劳作,收入仅能够解决温饱。18岁的表弟不满足于这种工艺落后、材质粗糙的生产方式,了解到用椰丝作原料前景广阔,就和人合伙开厂,生产椰丝棕垫,头一年效益可观,一年的收获换成了家里宽敞明亮的新房,受到很多女孩青睐,到了年龄成家立业,有了一个小女儿,令同龄人很是羡慕,被亲戚朋友称为有本事的人。但毕竟还很年轻,由于经营不善,忽然之间厂子赔了精光,表弟只能自谋出路。没有了高消费的“老板”生活,只能给人打工,这种身份转换一时难以适应,妻子抛下不足两岁的女儿离开了他。表弟情绪低落,经常无缘无故在家里发脾气,没事的时候在手机上孤独地唱歌消遣。老姨和姨夫见此情形,唉声叹气。
  无意间的相遇,相似的境遇,两个人逐渐有了共同语言,爽朗热情的王颖令表弟朝思暮想,终于向她提出共同生活的愿望。尽管作为好友很谈得来,但重新组建家庭,弟媳却毫无思想准备。的确,没有男人相扶相伴的生活是艰难的,但想起年近七旬的公婆愁闷的目光,想想白手起家才刚刚好起来的日子,想想多年培养的融洽的家庭关系,她有些不忍。尽管公婆也劝她耽误自己,遇到合适的可以离开这个家,但王颖知道如果真这样做了,也许会加剧他们丧子之痛后的失落。表弟是一个执着的人,会哄人开心,给孩子买一些零食玩具,每一个能沾的上边的节日,都会过来送吃的,送鲜花,给她讲自己的经历。他的体贴逐渐打动了弟媳,同意一起生活,但提出为了孩子,要和原来的婆家保持关系。
  其实,亲朋好友起初对他们的结合也是不太看好,年龄大一些还是其次,主要是大家对这种网络恋情仍然怀有成见。而且,三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成了姐妹,负担重不说,两个一样大的孩子能不能和谐相处也很难说。弟媳记得,第一次见到表弟的小女儿时,小女孩用一双单纯的黑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她,问道:“你是后妈吗?”听着这话,弟媳一阵心痛,她知道懵懂的小女孩也许不知道什么叫“后妈”,但一定听很多人反复议论这个角色。她在心中发誓自己不做传说中那样的“后妈”,不管日子过得如何,有缘住在同一屋檐下,就该和谐相处。
  命运弄人,办了结婚证,准备借春节的机会招待一下亲朋,弟媳的母亲突发疾病离开人世。母亲是弟媳最为亲近的依靠,自己刚刚找到归宿,不让母亲牵肠挂肚,母亲却又撒手而去,她感到自己更加孤立无源。还好,表弟始终紧紧握着她的手,默默地跑前跑后,弟媳觉得心里有了一些慰藉。前婆家也前来吊唁,弟媳想到前婆婆以前对自己的好,始终像对待亲生女儿,现在自己真的没了母亲,她告诫自己除了新的家庭,也应该珍惜曾经的缘分,前婆家就是自己的娘家。
  
   三
  没来得及举办一个仪式,他们就这样走到一起,开始了新的生活。心直口快的弟媳却又体贴周到,老姨家改了“门风”。大女儿留在奶奶身边,既是为了让老人不觉得失落,也是维系自己那段难忘的亲情。由于还要上班,两个小女儿接到老姨家,在幼儿园的同一个班上学,老姨每天接送她们上学。两个孩子也很投缘,个头差不多,穿一样的衣服,买一样的食物,一个会唱,一个会跳,没有分出彼此,分外引人注目,一家人自豪地对外人说这是一对双胞胎。两人结合后的第一个“母亲节”,王颖知道老人对街上流行的那套礼物不感兴趣,就给婆婆买鸡蛋,给公公买啤酒,也给前婆婆买一条裤子表达“闺女”的心意。一贯生活节俭的老姨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叫“母亲节”,这次见到“礼物”笑逐颜开,前婆婆也见识了弟媳的真心,先前的疑虑无影无踪。
  有了新家,家庭负担也重了起来,以前的收入不足以养家过日子。其实在布置新家的时候,其他家具都很满意,却因为买几个床垫千挑万选,商场的太贵,买家具附赠床垫卫生环保不放心,样式也缺乏新意。表弟想起当初生产棕垫时在床垫厂见过床垫的生产工艺,弟媳从前也从事过缝纫,索性自己动手缝制,完成之后发现很有特别意义。因此他们感觉到:随着人们生活要求越来越精细,家庭生活要求个性化,而床垫作为必需品,生产过程不需要多少起步资金,销售上凭两人的处事能力也应该不是问题。于是说干就干,王颖辞了原来的工作,他们在离家不远的镇上租赁了一处库房当做场地,挑选设备,联系原料,他们的小小床垫厂开工了。为了让自家的床垫能够达到更为严格的标准,他们苦练技术,失手剪坏的原材料不计其数,计算尺寸、花边设计,他们研究大多数人的审美标准,直到觉得能够满足大多数人了,才开始对外招揽生意。
  起初是在朋友圈发帖,配上图片,有住在附近的朋友介绍定做。来了订单,他们连夜裁剪、切割、缝制,第二天一大早租借平板车送到用户家中,精美的图案、严丝合缝的尺寸,用户非常满意,于是帮他们宣传,订单越来越多,忙到后半夜是家常便饭,最多时一天制作120多个床垫,有时赶上停电就要忙一宿,因为他们觉得答应客户的事情不能耽误。渐渐地,他们的足迹遍及周边的县区各个村庄街道,甚至大年初一就开始送货,有时赶不上吃早饭,瑟缩在敞篷的车斗上咬几口冰凉的面包。有的居民区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有的高层住宅的电梯装不下宽大的床垫,表弟自己扛起来就走。椰棕床垫重达100多斤,即使是硅胶床垫也有几十斤,何况是不容易把握重心的双人床垫,一般人步行爬楼梯都非常费力,曾经的“高老板”每天在十几层楼梯上不知多少个往返。望着表弟忙碌的背影,弟媳有些心疼,但表弟回来后一边将客户交付的钱款交给弟媳保管,一边花样迭出和她开玩笑,两口子顺便到提前约好的另一家客户丈量尺寸。因为有了新的目标,曾经任性的表弟改变了许多,干劲十足,辛劳之后竟然对养花很有兴趣,专门在阳台辟出花园,精心服侍,花红叶绿,一边浇水施肥一边放声歌唱,感觉不到一丝疲惫。
  孩子上小学了,为了减少婆婆的劳累,他们把两个小孩子接到自己身边,每天的劳累之后给孩子们做饭,监督孩子写作业,无论哪个孩子在学校拿回了奖状都要庆祝一番,无论哪个孩子犯了错误都直截了当批评。其实后来结合的家庭毕竟生活习惯不一样,难免有些磕碰,但他们并不偏袒自家孩子,表弟会哄,弟媳大度,转眼间烟消云散,一家人不分彼此。每有闲暇,他们都要回老家,帮婆婆洗衣服,帮外甥刷鞋,一起晾晒搓好的的玉米,一家人欢声笑语。春节到了,他们早早准备年货,早早回到老家帮忙收拾屋子,不用老姨动手,一切召之即来。
  七年之间,两位公公先后去世了。前公公去世后,大女儿也上学住校了,不经常放假,弟媳经常带二女儿回原来的婆家,看看自己亲手栽植的杏树,让孩子陪老人度过寒暑假,陪奶奶出去跳广场舞,村里人望着这个曾经两岁失去父亲的小姑娘的身影,不胜唏嘘。前婆婆也逐渐放下烦恼,经常经常过来看看孩子,顺便送过来自家小院收获的青菜,带孩子理理发,如同走亲戚。老姨夫走得突然,王颖想起这位公公平日沉默寡言,却总是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提前将需要的生活用品准备到他们手边,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耐心地任由她们在肩上爬上爬下,又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但还是忍着悲伤操持葬礼,入殓时抱着遗体嚎啕大哭,我们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她拖走,连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女儿都总是暗自抽泣,一家人的感情难舍难离。老姨夫走后,小两口经常回家探望,帮老姨收拾院子。过年了,前大伯哥送来一些猪肉,他们把大部分拿回老家,切割成每次做饭的用量,放在冰箱里,让老姨别舍不得吃,别舍不得钱。弟媳经常告诫自己:最好的婆媳关系就是懂得感恩,懂的礼尚往来,这辈子好好的,下辈子不一定能遇见了,每一段缘分都应该珍惜。
  老姨家的四个年轻人,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幸的婚姻经历,除了表弟两口子,表妹(弟媳的大姑姐)也是丈夫车祸身亡,妹夫因为脾气不和曾经婚姻失败,表妹两口在青海做生意,表妹的儿子先是带在身边,回老家上学后住在老姨家。这样关系复杂的家庭,一般人眼花缭乱,但表弟和王颖对每个孩子都是同等看待。无论送货多么繁忙,都要先把外甥和大女儿送去上学,放假接回来改善伙食。
  王颖喜欢热闹,喜欢在朋友圈和“快手”和“老铁”聊家里的日常生活:前婆婆包了饺子送过来、现婆婆回家烙的大饼忒好吃、给两位婆婆买了钙片奶粉、哪个孩子惹人生气了、送货时拍下的风景……都向网友倾诉,心直口快,有时谈吐甚至说不上高雅,但仍然感觉出生活的快乐。无论是夏天的烈日下还是在呼啸的北风中,陪同送货负责量尺的她蜷缩在敞篷的三轮车斗里,依然当做开心的旅游。她的乐观开朗深受朋友们感动,她对家庭的人脉越来越广。大家劝他开始网络直播,这对于平日善交际、人脉广的两个人来说毫无障碍,聊自家的床垫特点,朴实的语言,半年之间“粉丝”过万。很多客户都感动于弟媳既能照顾一个大家庭,又能对前婆婆好,经常有“回头客”先付款,后交货。一次,一位客户定制床垫,说是要捐给一位行动不便的残疾人,他们受到感染,决定不收取费用,那位热心人士执意打过来钱款。他们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为家里老人定做床垫的打折优惠。一次送货路上,他们遇到一个走失的小女孩,发到自己的各个群里寻找,一连两个小时等在那里,直到大人匆匆而来,千恩万谢,他们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善事”,倍感荣耀。
  
   四
  床垫厂逐渐声名鹊起,除了周边各县,东北、西北各省份的定单也纷至沓来,发往一些学校、大型国企,甚至全国总工会下属单位的快递车辆更是频频光临。居家生活的床垫、椅垫,异形炕,只要自己能够动手制作的,都要尽力满足用户要求。生活有了转机,两个人信心十足,干劲冲天。七年间,用于送货的交通工具从租赁平板车到购买二手“三轮”、崭新的单排座,库房里的原材料和成品也堆积如山,她们累并快乐着。又一天过去,累了一天的弟媳躺在床上,想起自己的这几年经历,觉得人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两口子一起努力,一起干活,一起送货,两个人黏在一起彼此取暖,日出而作,日落而夕,也很充实。
  七年岁月,倏忽而过。弟弟弟媳变老了,孩子们也渐渐长大了。
   这次,大女儿生日正好放假,除了女儿、外甥,又把一直和大女儿相处融洽的前大伯哥家的侄子侄女接过来,弟媳做了一桌好菜,在朋友圈继续“吹嘘”自己的几个孩子,颇感自豪。
   直到表弟和孩子们都睡了,弟媳才开始收拾屋子,意外发现两个女儿的作文。二女儿写给爸爸:“我的爸爸是最好的爸爸,每天我有不会的(题)都教我,他也每天带着我玩,有时也会生气,说我和妹妹,有一天我发烧了,我的爸爸送我到医院,我喜欢我的爸爸”;三女儿写给姐姐:“你是我的好姐姐,我受到shang(伤)害的时候你都帮我说开心的事,每次你有什么小mimi(秘密)都告su(诉)我,你不是世jie(界)上最好的姐姐,但你是最爱我的姐姐”。孩子的朴实,也真实,发自肺腑。弟妹读着泪流满面。
   爱是阳光,照进哪扇窗子,都会温暖那间屋子。
弟媳和他的两个婆家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刻骨铭心的夜晚
下一篇:英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