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途而废”的女子驾训班

说起汽车驾驶。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学开车是稀有且很难的事,女子学开车更是稀罕。
  1978年5月,昆明铁路局及我们工程处开办一期由十辆大货车组成的驾训班。其中从工程处下属站段上千女职工中挑选出女学员6人,说是女中豪杰也不夸张。他们分别是:工程二段的曾琼华、工程三段刘玉敏、工程四段(房建段)杜春芳、展桂珍、杨俊荣、曹云霞六名女青工。为了培训好这六名女司机,专门拿出一辆给了6名女学员当教练车,这6名女学员是昆明铁路局及工程处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子驾培班。以前从来没有过,在当时,算是一件新鲜轰动事儿了。自然引得社会及大家的广泛好奇和关注。
  我有幸成为那批驾训班的一名男学员。和女学员一道进行驾驶培训。回想起来,那段时光,成为了此生经历中的一段难以忘怀和刻骨铭心的往事。
  驾训班开班式那天,天气还算晴朗,时序正值春末,天空中朵朵的白云挂在东方的天际,白蓝相间,把天空妆扮地十分漂亮。会场四周的树木郁郁葱葱,枝叶在春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曳,向我们微微的招手,欢迎我们的到来。
  会场的主席台上布置的整洁大方,上方悬挂“昆明工程处驾驶员培训班”的横幅布标醒目耀眼。路局领导、工程处领导、路局职工学校的校长,一一到场。三级领导一一到来,足以证明各级领导对这次培训班的重视程度。从路局领导的讲话中得知:这批教练车,全局一共只有十辆,,一次性就分配给了我们工程处5辆。无论从车的数量、培训的规模、培训的次数来看都开了历年来培训汽车驾驶员的先河。路局深知:由三线工程建设组成的这支队伍,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职工的思想素质较高。引得路局领导的青睐,寄以了较高的期望。这次驾训班培训放在工程处,培训点放在了路局职工学校的学校内。
  尤其是驾训班第一次招收了女子学员。铁路局把培训女学员的重任也放在了工程处和男驾驶员培训一并进行。大家对女子学员的学习培训寄予了极高的期望。
  会场上,我们坐的整整齐齐,特别是那6个女学员,精神抖擞,飒爽英姿,打扮的青春靓丽,淡妆涂抹,格外地引人注目,尤其是坐在我前面工程二段的曾琼华,高窕的身材,对人谦和的脾气,平时响铃般地笑声,开朗的性格,一身朴素地打扮,引起了我的注意。
  为了办好驾训班,处领导特地把机关开大客车的郑绍恭师傅派来给女驾班当教练。郑师傅从来都没有带过女学员,深知肩上的任务繁重、艰巨。丝毫不敢懈怠。教学中,他精心施教,耐心指导。交通规则、机械常识等理论知识内容。郑师傅都认真备课,详查资料,讲解详细,我们都学习地很认真、刻苦。每当上车操作,郑师傅讲解机械原理,男女学员都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郑师傅的每一个动作。就怕漏掉一个细节。学习中,男女学员相互切磋,互帮互学,十分融洽。尤其是工程二段的曾琼华,在学习中十分地认真,勤学好问,理论学习的笔记记了大半本,不懂的地方反反复复地追问教练,有股“打破砂锅纹到底”的劲头,平时,我们在一起切磋、互学,她不懂的问我,我不懂的问她,在学习中也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在驾训班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以及我们的勤学苦练,汽车驾驶的换排档杆、加速减速等技能我们也都全部掌握了。经理论考核,全部合格,就剩下上路实际驾驶操作考核了。为了安全起见,万无一失。“路考”前,师傅选择了路程短、路况好的就近路段进行考试。征得工程处领导的同意,我们驾驶着五辆车向距离昆明200多公里的开远方向驶去。整齐的车队,前后相连,尾随跟踪,一路风尘,小心翼翼,手中的方向盘显得轻松自如,一路的风景,一路的欢唱,好一番惬意,经过几天的努力,顺利圆满地完成了“路考”。
  天高云淡,气候宜人,瓦蓝色的天空一碧如洗,半片云朵都不曾见到,天气闷热的让人无法呼吸。不知怎的,晴朗的天气突然刮起了大风,狂风席卷着乌云扑来,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只不过刹那的功夫,天空变得如墨池般,轰隆隆几个炸雷平地而起,雨水如倾盆般洒下来。春末夏初,昆明的雨季来临了。
  路局职工学校领导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个不停,校长进屋急忙拿起了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工程处一分管处领导,电话里通知:驾训班女子学员停止培训。女学员全部回原单位工作。不由纷说解释挂了电话。
  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校长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站在电话机旁发楞,半天说不出话来,两眼发直地看着窗外,窗外的暴雨越下越大,雾蒙蒙地一片,看不清屋外的一切,无法理解的心情如同窗外的暴雨从头浇到脚,浇了个透心凉!我怎么去向她们说呢?
  当学员们得知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后,都感到惊愕,大家心中不约而同的萌生了一个疑问:这好好的培训班怎么就停了呢?这到底是为什么?男女学员的思想出现了浮躁,校长叹气地向我们解释道:“我和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感到意外和震惊并为女子学员们婉惜!”
  后来,经师生们一致请求:是否将几名女学员分配到各辆车上继续培训。想方设法把女学员留下,毕竟,她们和我们一起培训,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情意,真舍不得她们走。但这个美好的愿望和祈求,未能得到上级领导的应允。可当时通知是严历的容不得通融,得到口气生硬的答复:如果不服从命令的话,今后女学员们会将如何如何?……
  “天不降斯人于大任”,真是太可惜了!甚至是委屈,明明就差几个月大家就能开开心心的毕业了,拿到驾驶证就能够回到单位开上汽车了。
  没想到,这一切瞬间都化作了泡影。一句命令就突然解散了,真是替她们感到屈地慌啊!
  第一批女驾驶员培训班就这样半途而废了,半路夭折了。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同时在女子学员的心里也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和创伤。……
  女子学员回原单位的那天,师傅和全体男学员在职工学校的校园里送别,全体女学员的表情沮丧,耷拉着脑袋,眼里噙着泪花。尤其是那个工程二段的曾琼华,眼泪扑塌扑塌地往下掉,呜呜地哭了起来。哭的是那样地伤心和无奈。我急忙走过去,安慰地说道:“琼华,虽然你们回去了,但我们在培训班结下的这份情不会散,我一定会把这份情长久地保存下去,珍藏在我的心里,让它开花结果!”不说还好,一说曾琼华哭得声音更大了。一头扎进我的怀里。羞涩和爱慕表情交织在一起。这时,一旁送别的人们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曾琼华和我的身上。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在培训班我们朝夕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互教互学,情同手足,我们在浓浓地友情中萌发的这份情,是友情还是爱情。我也说不清,但愿两者都有吧!忽然,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声,“在一起!在一起!”之后大家跟着喊了起来,喊声越来越大。只见曾琼华的脸上瞬时泛起了红晕,羞涩地跑开了,消失在送行的人群中。……
  ……
  多年来,我们一直想不通当时为什么领导要作出这样的决定,这件事情其实到后面才得知原由:据说是处机关有某些领导的女儿没有来成驾训班,就以各种理由和原因,宣布停办女子驾训班。现在想起来,当时也为那6位女子学员感到婉惜和打抱不平,同时也为那位领导因为自己的孩子没在培训班里做出那样的轻率决定,感到可笑,甚至为他自省、自责!难道不是吗?
  如果让我站在女学员的角度看,这次驾训班,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梦!她们的美梦被打破了。局外人都认为:她们是半途而废。在我看来:他们没有半途而废!他们是路局第一批唯一没有驾驶证的合格女汽车驾驶员。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这份遗憾始终在我心中挥之不去。难以释怀,它是我们那次驾训班结出的一个没有成熟的苦果。没有等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天。它是那么地苦和涩。只是令人欣慰是是:我与曾琼华的爱情经过多年的栽培、呵护。瓜熟蒂落,1988年,我们手牵着手步入了婚姻殿堂!这颗在驾训班播下的种子,结下的果实,它是那么地香和甜。
“半途而废”的女子驾训班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老 磨
下一篇:一把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