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八十岁,不买十八岁时喜欢过的裙子

今天,编发一部作品时,文中出现了“既往不究”这个词语。脑子里一阵恍惚:作者写成“究”字也有道理啊,“追究”这个词语不是就用的“究”么?过往的不再追究。继而又想:会不会这个词语是与“既往不咎”同存,两个都对?
  百度的结果,再次确认了应该是“既往不咎”。其中,“咎”是责怪的意思。整个词语原本的意思是已经做完或做过的事,就不必再责怪了;现在指的是对以往的过错不再责备。
  这个词语出自《论语·八佾》。原文是:“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释义是:?凡事已成定局,就不必说了。已近完结的事情,就不必要再去匡正了。过去的事情,就没必要再去追究它的得失与责任了。
  在我打出“ji wang bu jiu”这个词语的拼音时,百度联想却自动跳出了“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这组词语;并且给出了这组词语的意思: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不再留恋;我就活在当下,并且不会胡思乱想,更不会因周围的诱惑而动摇;将来的事情即便是再美好,我也不会期望,不会刻意地逢迎。
  浏览中,在下面的相关网页,我也再次看到了原本出自于曾国藩曾文正公的更完整的十六字箴言:“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
  由“既往不咎”而到“既往不恋”,我这是在学习成语时串了个门子。曾公的十六字箴言告诉我们:凡事该来的不该来的,既然来了就顺其自然、坦然面对;不杞人忧天,不过度担忧还没有发生的事;活在当下,全力以赴、心无杂念地做好眼前的事,不要去留恋和纠结发生过的事。
  此时,我从善如流,“顺其自然”,暂时放下了那篇作品的编辑,放下了对是“究”还是“咎”的追究,让自己“少吐胸中豪,神游八荒外”。
  就不说“成大事者,都不拘于小节,但又起于细节;不虚度时光,只珍惜当下;既能拿得起,又能放得下”了。因为这类人太多,这样的例子已经被人说滥;况且,离我们普通人也太远。
  神思就回到了上个周。整理家里的藏书时,偶然发现了一本写于上个世纪的日记——是真的,虽然不是风起云涌的民主革命时期,不是风云变幻、出现了太多英雄事迹的抗战时期,而是祖国改革开放以后人民生活蒸蒸日上的时期,可确实是离现在已经有些久远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我很是得意地跟一位老师显摆:看看,我多能留住东西,竟然还保存着差不多有三十年历史了的东西!
  他哂笑:历史拖住了你,你还留着历史当宝贝。
  我黯然。
  其实,在跟他说之前,已经随手翻了几页。可惜,从头至尾,非但没有从中找到“宝贝”,倒是因日记中的内容影响了心情,让心灵仿佛在明媚的春光中捅开了关押阴霾的魔盒。
  因为夹在常年不看的书中,日记本的纸张没有泛黄,可翻开时总感觉有种沉甸甸的陈旧感。
  那位老师跟我说:留着有什么用?还能让自己回到十八?烧了吧,活得阳光些!
  又让它在书架上睡了两宿。终于,痛定思痛,将它扔进了垃圾筐,又在送垃圾时将它送往它最终的归宿。
  岁月的长河里,我们每一个都只是一个摆渡人。时间的荒野中,我们哪一个又不是独行者?父母至亲,只能隔三差五地去探望一下;夫妻挚爱,数度夜晚,我留在家里喝着米粥读美文,他在外边呼朋唤友谈交际。
  人生,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曾经的过往,永远不会回转;失去的东西,或许原本就不属于自己。一本日记,或许会唤起自己的记忆,却绝不可能开启自己的新生,更无法让自己从头再来。
  我查那位作者写错了的那个“既往不究”,一来是出于我对文字的认真、执着;二来那部作品写的是一位烈士,我不想在烈士流血之后,在歌颂她的文字中留下笔误。忘记历史等同于犯罪,类似于革命先烈、先贤的事迹自然该千秋万世,永远流传。
  其它的,扔掉也罢。
  人生的路很长,不要因为某些事情后悔曾经的做法,过去的已经过去。能够从中得到经验教训,使得前进的路途少些弯路,过去的对错、成败、得失便已经完成了使命。
  不沉溺过往,不纠结过去,跟过去释怀,让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没有史料价值的东西连放进故纸堆都是多余。
  既往不咎,既往不恋,八十岁了再去买十八岁时喜欢的裙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星月]八十岁,不买十八岁时喜欢过的裙子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肖水冲
下一篇:麦黄惹乡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