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去看父亲。
  父亲迎着路口观望着。他的一只眼睛因为头部外伤微眯着,一只瞪得溜圆,斜视的姿态很自然。他深驼着背,一件宽大的衣衫裹着他圆滚滚的肚子,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但又是那么的真实,八十四岁的他已经顾不上装饰他曾经俊美的外表了。
  我的车停在他的身边,他依旧看着远方的路口……
  迎上来的是阿姨。
  “老于,姑娘在这。”或许是因为阿姨的声音太大了,父亲的表情还没恢复,脸上一片茫然。
  我一样一样地往下搬着东西,阿姨转过身悄悄地抹着眼泪。
  “好!好!丫头,买肉了吗?”
  “有。老爸,还有啤酒。”
  “好……”父亲的表情终于回到了童真般欢乐的模样。
  食物把父亲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他在慢吞吞地把东西搬到他的小推车上。
  阿姨把我拽到了旁边。“你哥的事儿都安顿好了吧?一切还顺利吗?太突然了。还那么年轻……”
  “放心。”我轻轻地拍了一下阿姨的手,示意她赶紧去帮父亲。
  “志洪好吧?在内蒙还适应吗?”父亲似乎听到一个“哥”字,赶紧就跟话上来。
  “好着呢!你儿子说,那里空气好,肉香。适合他……”突然感觉眼眶的温度在攀升,我匆忙地上了车,落下车窗跟父亲和阿姨道别。总感觉父亲每次提起哥哥,就变得有些思路清晰了。
  色尚浅。火辣辣的阳光还是那么的刺眼……
  呼伦贝尔,最美的时节就是夏秋交际。可是我们无心欣赏路边一望无际的绿色地毯,一路狂奔在高速公路上。胸口紧紧的,心率不断地上升,那种慌张的感觉,一直延续到现在。
  真的。真的只有三秒钟。你哥吸了一口烟,咳嗽了两声,一歪头就仰躺在沙发角上了……
  他静静地躺在冷藏柜里,僵硬让他变得又长了几分,他身上穿着的是他最喜欢的西装(是我在电话里嘱咐他的好友替他换上的)。他的脸是灰暗的,紧闭着双眼,靠近我的左手是黑黑的颜色。他面部表情很自然,只是少了眼镜,感觉有了一丝丝的陌生。薄薄的嘴唇没有血色,依旧是翘起来的样子,感觉滔滔不绝的话语马上就要奔涌而出。
  120的医生说,他是突发心梗。他的朋友在慢慢地跟我们讲述他离开时的场景。
  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安静的样子,我说了几句他都没有出声。我一直认为他长了一张最善辩的嘴,大脑里装了多少知识我不知道,但是通过语言表述出来的一定是丰富多彩的、最具吸引力的豪言壮语。曾几何时,他的善于表达的语言结构及扎实的学习成绩是母亲唯一的骄傲。
  他的儿子在为他做最后的“指引”。白事先生的声音低沉轻柔,却让我听出来悲伤的味道。侄子二十五岁,刚刚大学毕业,在他懵然的表情中看出了一股悲凉。
  他走了,身边居然没有自己的亲人……
  我们的再次相见便是一生。我和哥哥做了一个最简洁的道别。
  就在前一周,他出差回哈市,我正被高烧折磨着。
  看看你的样子,还不如现在的我。他粗重的呼吸声让他嘴里说出的话断断续续,听上去有点口齿不清。
  我活着,太遭罪了。小妹,如果有一天我突然走了,你会来送我吗?
  咳咳,咳……一阵咳嗽让他的脸色苍白,他慌张地站了起来。
  别说这么气馁的话……发烧让我的声音显得十分虚弱。
  权威的心脏内科的主任在三年前就跟我说,唉,可惜了他的年龄。这病,我无能为力了。
  他,又坚持了三年。从2019年的秋天走到了2022年。
  真的是太快了。他说,我默许。这样的一个承诺短短的六天就兑现了……
  我以为我会痛哭,可我没有。太多的疲惫和意料之中,让我居然能安静地处理了他的后事。
  第一次看到这么安静的他我有点茫然,或许,我们的人生中还需要一场辩论……
  因为外公外婆的溺爱,让你获得了最美好的童年,就是因为有你,我一直觉得自己离“幸福和快乐”很远……
  你成绩好,是因为得到了外公太多的关注。三岁读古书、学书法,六岁已经可以出口成章地讲三国了。看着你写的隶书大字,外公笑眯眯的。这小子,有出息。而我,一直在和外婆在厨房里享受美食,一直坚持到十六岁……
  母亲给了你太多的爱。允许你高考落榜后从头再来,拒绝学习的是你。允许你辞职下海经商,你翻了船,她散尽家财把你打捞起,再一次期望浪子回头的惊喜。允许你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去生活,只是生活没有再给你改变命运的机会。你终结了母亲的幸福,但是你依旧是她一生的牵挂,直至生命的最后,她仍对你是满怀希望……
  你慷慨,你善良,你狡辩,你无赖……无数个不同的形象集于你的一身。
  你在我身边夸夸其谈的时候,你就是我心中最有才华的“少年”。看着你犹豫踱步的背影时,你就是我这辈子最沉重的“负担”。你多变的状态成就了我独立的性格。有时,我像姐姐,过问着你的工作,安抚你的情绪;有时,我像妈妈,关心着你的身心健康,唠叨着各种担心;更多的时候,我们是朋友,说着最贴心的话,鼓励你好好活着,好好生活。当然,我还是最想做你的妹妹,回归本真,可惜只有记忆中短短的十年……为我挡妈妈打过来的笤帚;为我伏案写着假期作业;为了我跟妈妈说着最甜的赔礼道歉话……
  骨灰盒上嵌着的照片是那年你考下律师证的证件照。精短的头发,嘴角翘着,意气风发的样子,再加上一副斯文的眼镜,真的是帅爆了。突然感觉我的身体有点摇晃,觉得你离我那么近,又是那么远……
  呼伦贝尔——蓝天,绿树,草气清新。这里真的是适合安放灵魂的一片净土。
  秋来。几场雨过后,温度骤降。站在露台上,几朵迎着秋阳盛开的丝瓜花爬上了杏树,一展秋的倔强。
  我裹着羊绒披肩,依旧感觉到几分寒气。
  谁念西风独自凉。沉思往事立残阳。
  那一年,妈妈一手牵着我,一手拉着你。多好,上学都有伴儿啦……然后,你挥手跟妈妈说着再见,拉起我的手跑进校园。那是1978年的秋天……就这样,时光把一种记忆刻在了秋天里。
  秋,给了我一种特有的安静。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我们的老屋,外公外婆,妈妈,还有刚刚被秋风吹走的你……
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