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故乡的秋天

我的故乡在河北与山西交界的地方,那儿距离五台山很近,在抗日战争时期属于晋察冀边区。我以自己属于故乡的子孙为荣,因为那里是红色老区。
   童年时代的我,个子生得比较矮小,和故乡的野草差不多一样高。记忆里故乡的秋天是从漫山遍野的野草尖上开始的。那些风调雨顺的年景,不经意里,绿色的草尖上忽然冒出一些草籽。灰灰菜、猪毛菜、毛毛草都煞有介事地有了果实。立秋一过,草籽饱满而硬实起来。茎叶发黄了,突出了草籽的丰满,好像一个怀孕的少妇,亭亭玉立地站在秋风中。人们不禁感叹:喔,秋天来了!
   这时候,爷爷奶奶带着我拿起麻袋和竹篮,走上山坡撸草籽,撸的草籽先放在竹篮子里,竹篮子满了,再倒进麻袋里。当麻袋和竹篮都满了,就扛回家晾晒在房顶上。晒干了的草籽,就是我家“猪八戒”的口粮。
   处暑以后,爷爷和三叔利用早晚两个时辰去地头或山坡上割草,不管是茅草、狗尾巴草、菅草等,一起割起来,就地摊放在地头、山坡上让太阳晒,不用担心别人拿了去。全村人都这样做,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乡规。三五天后,草就干透了,捆绑成草个子,垛起来,最上面盖上席子瓦片遮风避雨,备做冬日的柴草。处暑后的割下的柴草,易储备、易燃烧、起火快、不藏烟。一边拾柴草,一边忙秋收,繁忙而又满怀希望的秋天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第一个上场的节目是掰苞谷。山沟里、坡地上一片一片深绿色的苞谷地,一下子就变成里淡黄色,太行山的男人们,像一个一个小钢炮似的,光着黝黑的脊梁,在阳光下,钻进苞谷地,镰刀闪烁、挥汗如雨,将地里的苞谷一片一片放倒了。苞谷叶子哗啦啦地响着,扫到人的脸上、脖颈部,汗水一浸泡,火辣辣的疼。可是太行山的男人并不在意。他们的皮肤早已经过风吹日晒格外皮实。而那些刚来村里体验生活的干部和知青,皮肤上面就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痕迹,洇出血来,钻心的疼!
   从那天起,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就有了喜洋洋的老苞谷。我们家的小南院也不例外,正房和东西厢房的房顶上、以及院子里所有的墙壁上,都是苞谷。整个院子一派丰收的景象。
   村里的孩子们(包括我在内)都软磨硬泡地讨要煮苞谷吃,这时候家里的老人们特别慈祥,煮一锅黄灿灿的苞谷以飨子孙。吃了新苞谷,劲头更十足,一年的忙碌和辛苦总算有了盼头,忙而不乱、忙而有序,眨眼间,白露时节到来。“白露早,寒露迟,秋分先后正当时,”麦子播种又开始了。
   麦子播种关系到来年的收成,于是村民很重视,精耕细作不敢耽误。麦子播种按部就班地没干完呢,各种庄稼的叶子都开始枯黄了。就说这花生等不及了:叶子掉光了,茎蔓伸长了脖子,差一点就自己从土里跳出来了。急着出土呢!
   赶紧组织村里人拔花生,村里的男女老少齐上阵,小孩子们一边帮忙一边往嘴里塞。花生收完了。全村少年的肚子涨得圆鼓鼓的。
   终于收好了花生,霜打落叶,红薯叶子不知何时黑成一片了,刨红薯迫在眉睫。刨红薯是村里的重头戏,三叔自然是走在最前面,这个生产队的会计出谋划策、忙个不停。村里的地块分散且产品质量不一样,红薯的大小也不同,未来公平起见,需要全部收回来,在生产队里搭配着论斤论两,根据总人数和人口数分配均匀。
   刨红薯对于我来说,是个有趣的事情,我跟着爷爷和三叔去红薯地里忙乎。只看见一镢头下去,地皮开裂了,露出红彤彤的果实,有红薯爷爷,也有红薯孙子。我欢呼着,抢拾红薯,心里充满了快乐。男人们往生产队院子里运红薯,全村人有车拉肩扛忙乎开了,那场面实在叫我感动。
   接下来是分红薯、储存红薯、做红薯淀粉,整个秋天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家里在阳坡地上有个地窖,红薯、萝卜、白菜都储存在里面,冬天大雪封门的时候,那是最好的蔬菜。
   我奶奶会把那些白菜、黄瓜底巴、萝卜等切碎了,加上食盐,花椒等,做成酸爽可口的腌菜。这也是冬天和春天的美食,很好的下酒菜。想起故乡的秋天,我总是心中充满了快乐,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我感觉就好像是去年秋天的事情一样。
   全部地块都收完了,到了复收的季节,一镢头刨下去,如果碰上大红薯,那是很高兴的,小孩子们会手舞足蹈;大人们也会喜上眉梢。
   当我写完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信步走到附近的农田里,秋色已经很浓了,忽然间想起伟人的诗词:“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我心中故乡的秋天永远是那么迷人,她曾经是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方!同时又是我们家祖祖孙孙出生和成长的地方。也许秋天对于某些诗人墨客是愁绪满胸的时节,可是对于一个劳动在田间地头的农人来说是收获的季节、忙碌的季节,他们没有时间去悲秋;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小姑娘来说,那就是快乐幸福的时光,她不懂得什么是悲苦。这种快乐幸福的感觉会影响到她的整个人生!多年以后,我的人生的秋天到来了,我感受到的仍然是儿孙满堂的幸福和快乐,而不是人生将尽的悲愁。活在当下,关注今天的幸福,就是我的人生幸福观和价值观。
   几十年来,我的足迹踏遍大江南北,去过很多地方,但我最喜爱的仍然是故乡,喜爱故乡那丰美的秋天!
难忘故乡的秋天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时光絮语
下一篇:市井晨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