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世界会四季如春


  半穹形的坟脸,是灰色的水泥抹就,中间矗立着一块黑色长方形的墓碑,上面镌刻着碑文,可看出这是爷爷奶奶的坟。巨大的坟堆上,爬满了浓密交错的迎春花藤蔓,它们的叶儿在萧瑟的秋风中有些憔悴,许多绿色枝条从高大的穹隆顶部垂下,稀疏地悬挂在坟脸处,它们的影子落在水泥抹平的坟脸上,于是,单调的坟脸也变得有些热闹了。三支黄香插在一个白色的香碗中,一丛丛菊花盛开在坟前,还有花瓣粉色莲托绿色的莲花灯为他们照明。坟后,是苍翠的侧柏,那是哥哥小时候栽种的,而今已经快五十年了。爷爷奶奶坟墓的旁边,是我们父亲的坟墓,青砖垒就的坟脸,简陋,素朴,坟堆也比爷爷奶奶的低矮了很多。父亲的坟前也栽种着菊花,坟堆上的迎春则稀疏很多。两个坟头上,都压上了金黄色的黄草纸。坟身上也压上了许多黄草纸。
  这是哥哥发在家族群里的图片,这天,是农历十月初一,名字曰“月日”,是子孙辈为祖宗送寒衣的日子。
  
  二
  我知道这个日子,清晨天未亮,我家先生就早早起来了,驱车数十里回老家,要去给他的爷爷奶奶还有妈妈上坟压纸。单位要求九点以前回去上班,他只能匆忙奔波在路上。回到老家急急奔到山里上完坟再匆匆返回。头天夜里,我们就准备好了上坟用的黄草纸,当然更有买给孩子爷爷吃的和穿的。牵挂逝去的亲人,更应好好孝敬活着的长辈。
  寒衣节,为祖宗送寒衣保暖,这是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不管工作忙与否,都得尽力如此。看到坟头上的黄纸,人们可以知道,这家人家还有后人子嗣,而且后辈还是孝顺的。就这样,子子孙孙,代代相承。
  哥哥现在正是农忙季节,正忙碌着采摘苹果,但是他放下活计,去东茔的老坟地,先给我们毛氏的老祖上坟,然后给我们的老爷爷老奶奶上坟。再迈步老茔地西边,给姥姥姥爷上坟。我们的姥姥是自己村的,姥爷姓张。张氏家族人支不甚旺盛,母亲五个爷爷,仅仅她的亲爷爷留下两儿子,排行老三的姥爷和四姥爷,就这两家有后代。但是姥姥家里生了七个女儿,我的六个姨姨出嫁后离开小山村,仅有母亲嫁给了本村毛氏子孙,所以给姥爷姥姥上坟的责任,现在也落到了哥哥肩上。
  2007年,年逾七旬的母亲主持着给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树了碑。可惜姥姥姥爷坟地那儿是苹果园,树木不够高大,枝叶遮挡不住风侵霜冻,加上阳光十多年的照晒,碑文已经有些模糊。
  上完姥姥的坟,哥哥会顺着山脊向西坡攀登,我们的爷爷奶奶和父亲,葬在高高的山顶上。在两个山脊中间的凹处,安息着他们的魂魄。这里,原来是一块窄窄的地,是老辈子家里的粮食地,爷爷一九六零年去世埋在这里,奶奶一九八零年病逝,也埋到这里。二零零六年,他们唯一的儿子我的父亲也长眠于此。母亲在第二年斥巨资找人把地堰向外拓展,这样后人上坟时,尚可以有稍宽的空间默哀,跪拜。
  
  三
  记得父亲去世后那年,也是一个月日,我知道,在这样的日子,连在城市机关工作的姐姐都要去山里防火,更不要说作为乡镇干部的哥哥了。他要清晨就去山里防火的,要紧紧看着上坟的百姓,不让烧纸,不让带火种进山,防止火灾发生造成难以预计的损失。
  父亲活着时是他去上坟,父亲去世了,担心母亲一个人去会孤单与难过,我便请了假回家陪母亲一起去上坟。
  经过了夏季的雨水滋润,坟地一片荒芜,老茔那儿杂草丛生,高大的高丽棒子,刺手的拉狗蛋与破门头,盘根错节,还有荆棘、茅草,简直没法抵达坟头。带着镰刀,清理着坟前,好容易给老爷爷老奶奶还有姥姥姥爷压上了黄草纸。再去爷爷的坟地,路上更是难走了,山坡陡峭,满山的柞树,还有各种杂草、荆棘与其它灌木,根本找不着路,路途漫长,根本也割不完。爬坡就累得我气喘吁吁,穿越荆棘灌木丛,更是艰难,不时会被杂草挂住衣服,缠住鞋子。
  历尽千辛万苦,到了爷爷、奶奶与父亲的安息地,心里暗自有些埋怨,爷爷当年怎么选了这样高的地方安息自己。听母亲说,爷爷那年去世后,抬着他棺材的人,明明是上坡很吃力,却和没有抬什么似的,很轻松上了山顶。这是爷爷喜欢的地方,名字叫“后旺”。
  哥哥上班时,一到十五、清明、月日等上坟的时候,他心里就很难过,说,我在那儿看着别人给他们的祖宗上坟,却不能给我自己的祖宗上坟,心里真的不是滋味。但是家国之事国为大,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母亲很能理解儿子作为党员干部责任为先的无奈,所以父亲去世后,每每都是年迈的母亲自己去或者我们做女儿的陪着为祖宗上坟。
  哥哥退休了,他回到了生养他的小山村,再到了给祖宗上坟的日子,他不用那么揪心挂肠了。于是,正月十五也好,清明、月日也好,都是哥哥奔波在荒山野岭,为故去的亲人十五送灯,清明换单衣,月日送棉衣。
  回到老家的哥哥,农忙之余经常在通往爷爷奶奶父亲坟地的路上,清理杂草,平整路面,昔日在草丛中找不见的羊肠小道,变得宽阔一些。但是,生命力顽强遇雨水就荒芜的杂草灌木,让山路依然很难走。
  哥哥及时清理坟墓周围的杂草,拓宽去坟地的路,一次次按时巴节去祖辈的坟前祭奠。在坟地那儿,爷爷奶奶和父亲安息地周围,环抱着苍翠的侧柏,上一块地里,哥哥不辞辛劳一步步爬坡,挑上山满满两担水,栽种了数棵龙柏,而今已郁郁青青。坟前还栽种了菊花,有粉的,有黄的。父亲地下有知,定会很骄傲地在那个世界炫耀,他有一个孝顺的好儿子。
  
  四
  母亲经常一提起来,就心里难过。那一年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树碑,因为经济原因,没有给她的爷爷树碑。她的爷爷,是一个没有儿子的老人,姥爷被母亲的亲爷爷过房了给他做儿子,母亲小时候,她爷爷对她这个最大的孙女很是疼爱。给她用梧桐板做木头盒子书包,书包是四方的,有盖。盒子的一边,还单独用木头做了一层,像布袋似的,放上石笔毛笔一类,走起路来,笔就在书包里哗啦哗啦作响。她爷爷还给她做了一方很大的砚台,砚台上凿了洞盛水,洞也有盖子。砚台也有盒子盛着。母亲说,她家门口那座桥,担在上面的十几个石条,都是她爷爷一根根从远山凿出来,再用木头一根根撬着滚到家的。一条一条石条宽两三尺,长数米,厚十几厘米。架在门前的河道上,石条连接了河道南北。姥姥家去南边的菜园地、庄稼地,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终于,母亲心安了,前几年母亲在老家,哥哥找人给在北文场安息的母亲的爷爷树了碑。我们的老姥爷灵魂有知,是不是会觉得生前没有白疼他的这个孙女?
  母亲有一次告诉我,她梦见一天傍晚,我父亲回家,依然穿着生前一样的衣服,一进院子,就对母亲说,他那儿灯不亮,黑呼呼的。父亲生前特别爱读书,干农活回到家,一坐下就是看书,小时候,冬天夜晚给生产队扒花生,我们都是一直听着父亲的故事进行的。父亲精彩吸引人的故事,总能让我们忘记了扒花生手疼的事。听完了一块,还眼巴巴让父亲再讲一块。在那个世界黑乎乎的,没有亮光,父亲如何读书?政府宣传防火,十五送灯,绝对是不能点燃的,于是,和母亲跑遍杂品商店,终于买到了装着电池的莲花灯。也真奇怪,送去以后,母亲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想来,送去的灯,照亮了父亲黑暗的夜了吧。
  
  五
  活着的人,感受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享受着人世间的丰衣足食。期盼着逝去的亲人在那个世界也能过得好。按时巴节送去那个世界需要的钱币、衣物或者汽车楼房等,有的甚至还给送去伺候逝去亲人的侍者。买来一叠叠大额的钱币,还担心找不开零钱,再加上一叠叠小面额的,还会给叠一些金的银的元宝。害怕亲人的钱被野鬼抢去,送钱时画上圈,念叨着圈里的是故去亲人的,让他们收好慢慢花,没有了,托梦再要。圈外的是没有儿女孝敬的野鬼,上坟者也会大方的送他们一些,不让他们抢夺自己逝去的亲人的。
  家里有了喜事,也会去坟前告知祖宗,让他们也跟着开心。同事说,她的亲家在儿子结婚第二天就赶回老家上坟,把孩子结婚的喜事告诉祖宗们。爱国主义诗人陆游也曾经诗曰:“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流离异乡的游子,到了祭奠祖宗的日子,也会为不能回老家祭奠祖宗而难过。
  我们周围有一个地质大院,那儿的职工好多来自四川云南等地,而今他们已经在这儿生根发芽,子孙成群,但是,当到了中元节那天,便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外省人后代,在马路边空旷处焚纸祭奠。隔三五步,就是一小堆人,拿着桃树枝拨拉着火堆,让它燃烧得更为充分。目睹着一堆堆熊熊燃着的火堆,你的心中会蓦然升起一种肃穆庄严的感觉。
  
  六
  农历十月一日这天,年逾六旬的哥哥踏过荆棘,翻越山岗,代我们这些后辈给老祖宗送去御寒的衣服。
  在家族群哥哥发来他去上坟时的图片,哥哥说,一生情,一世念,愿老祖们安息!愿我们大家一生平安!
  月日,如同正月十五、清明节一样,沟通了阴阳两界的亲情。后辈子孙对祖宗的牵挂思念,也借助节日祭奠的形式加以传递。
  相信安息在那个世界的老祖们,在这个冬季,不,在以后的每一个冬季都不会寒冷的。有子孙的真切牵念,他们的世界会鲜花怒放,四季如春。
  
他们的世界会四季如春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田野里的眼睛
下一篇:山上有座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