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米仓,醉美深秋

四季之美,源于轮回不休,生生不息。走过春的欣欣向荣,赏过夏的繁花锦簇,又到秋色波光潋滟。秋的美,沉淀了一年中的精华,既有硕果飘香,又有莲红水绿;既沉稳内敛,又挥洒飘逸。可以说,秋天的美,气象万千,韵味无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是清寒与矜持之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是清素与致远之美。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仿佛烈焰红唇,是性感与妖娆之美,是生机与眩目之美。
  十月尾声,深秋,最是橙黄橘绿时。清风拂面来,一叶藏秋意。秋,怎么可以少得了叶的渲染?秋,如果不去感受万山红遍的壮观,还怎么敢说秋?朋友,你赏秋了吗?
  当季,米仓山正是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是美中之美,是顶峰之美,是赏秋的最佳时节。
  从县城东头出发,一路向北,沿途奇峰连绵,巨石耸立,中间一湾清碧如玉的水。可谓两山抱一水,一水缠两山。
  途经之路逶迤,两岸风光旖旎。有的地方逼仄,双峰对峙,剑拔弩张,似乎随时都有摩拳擦掌的可能。有的地方,两山都有大将风范,各自礼让,拿出最大诚恳的态度,一再隐退。
  这一切,一湾碧水都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镜似的,始终优雅地缄默不语。只用澄亮如玉的眸子,倒影着这山光石韵,任由鱼儿顽皮地穿梭在绵延起伏的峰峦之中,作飞鱼之旅,畅享人间秋色。
  眼前,两岸苍山已经披红挂绿,从山脚到山顶,这里一株红,那里一簇黄,相镶在山中。深深浅浅,隐隐绰绰的彩叶,犹如这黛山脸上轻点的朱砂,或者眉心的美人痣,让莽莽群山有了柔怀之情。我知道,秋的序章已经开启,这看似散漫的彩,这天然出彩的叶,正把我们一行人缓缓引入佳景绝胜处。
  车行60多公里,就来到了广元市旺苍县北部盐河镇。我们一行人要去的地方,就是盐井河彩色原始森林,系米仓山大峡谷风景区的点位之一,属国家省级森林公园。
  米仓山,幅员辽阔,是千里巴山的主脉之一,是汉江、嘉陵江的分水岭,在川陕边界自西北向东南延伸,绵延近千里,为川北的天然屏障。平均海拔1500~2000米,地处我国大陆南北地理和气候以及生态的过渡带,受东南季风和西南季风的双重影响,气候温和湿润,四季分明,境内有诸多奇特的地质地貌,常年风景优胜。
  盐井河彩色原始森林,算得上米仓山大峡谷景区的精华之一,这里红叶观赏面积约3万余亩。景区由水青冈、银杏、枫树、落叶松、黄露丝、黄栌、乌桕树等数百种树组成的红叶资源,散布在米仓山近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到秋天,这里的红叶,红的百媚千娇,红的让人心儿醉,美出天际。
  金秋时节,万叶飘丹,漫山红透,五彩斑斓,构成奇特壮美的红叶景观。仿佛有一只神手,在一夜间,给原本叠翠泄绿的山,泼了一山油彩。目光所及,到处是彩色,浓淡相宜,犹如一幅大写意的画卷,曼妙无比,让人不得震撼大自然的神奇变化。
  周末,恰秋阳高照,自驾的车队列成了长龙。疫情非常时期,走哪里都要验行程,查核酸检测情况。在景区入口处,人们自觉排队,等候着景区人员一一检查。我顺势下了车,决定沿着公路徙步先行,边走边等候车上同行的朋友们。
  上山的路成“丫”字行,左右两边都可以到达山顶。若从左边上山,可以右边下山,要是从右边上山,就走左边下山。总之,不走回头路,不看相同景。
  进山之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三年前只是一条初具公路模形的土路,路面坑洼不平,又窄又绕。现在路面拓宽了很多,铺上了厚实的水泥,平平整整,足够两车并行。很多地方,为防止山体滑坡,筑起了厚厚实实的水泥护墙,有的地方高达几米深,矮的也有一米来深。公路呈“Z”形,一路绕缠,宛如一条巨大的青龙,紧紧抱着苍山。
  很快,车队跟了上来。必须得坐车进入景区呀,因为景区太大了。通往景区的道路两边,山挽着山,峰望着峰,岭枕着岭,连绵不绝,无限延伸。群山耸立,林海深深,峡谷沟壑,流泉飞瀑,次第入眼。驾车行驶在路上,山山层林染霜,斑斓多彩,蓝天,白云,远山,近树,灵泉,恍如车在景中游,人在画中游。
  一树树,一丛丛贝叶,染红一座座山。在这深邃的秋季,万山红遍,无边无际。彩色山脊,彩色峡谷,彩色森林,纷纷入眼来。
  红,深红、淡红、紫红、玫红、粉红、赫红。黄,鹅黄、金黄、明黄、桔黄、淡黄、绿黄。红中带黄,黄中渗红,红里透紫,紫中泛金。在大山大片的红与黄之间,点缀着零星青色,黛色,绿色,黑色。色彩与色彩之间相互渗透,相互晕染,眼花缭乱之美,目不暇接之美,你怎么能不醉?
  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一山山。恍如彩虹,恍如霓裳。缤纷的色彩在崇山峻岭、沟渠裂壑之间,大肆挥染,信手涂鸦,狂放泼彩。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这里何止几重山,这里,山山相连,一望无际。无论是山腰还是悬崖边,无论是峭壁还是幽谷,眼睛所见之处,尽是绚丽明亮、烈焰娇媚的彩叶。
  这些漫无边际的彩叶,正盛装浓情地打扮着万重苍山。山川之上,因为这层层叠叠的彩叶,因为这富有激情的渲染,这广袤无垠的岗峦,倍显曲线,凸凹有致,神形俱佳。让米仓山这个伟岸强健的汉子,一改峥嵘巍峨之态,刚柔并济,飘逸而灵动,豪迈而多情,磅礴而妩媚。
  一路盘山而上的人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断发出惊呼声。
  “哇,快来,看这边。”
  “嗨,你看,那里,那棵树,简直不要太美。”
  “哎,值了,值了。”
  “快,我要这个背景,快帮我拍一下。”
  “等等,我马上就好,就来帮你。”
  “一会儿你要把我照得美美的啊。”
  “呀,不行,我得再拍一张。”
  “来来来,这边来,我们合个影。”
  ……
  兴趣盎然的人们,不亦乐乎的人们,握着手机,抱着相机,甚至操控着无人机,拍,拍,拍。这里一个特写,那边一个长镜头。想要打包整座米仓之美,无奈这大野之美,美得无边无际,怎么拍都拍不够,怎么拍都拍不完。
  随着山势愈发陡峭,山色也愈发多彩,艳艳的彩,暖暖的彩,赏心悦目的彩。及至山顶,清风四面八方赶来,阳光铺天盖地倾力而来。彩叶覆盖了一望无垠的森林,满目婀娜多姿,美妙无比,如梦如幻,如诗如画。
  深深浅浅的秋色无处可藏,远远近近的秋声不绝于耳。仿佛彩虹凌空,种种奇观交相辉映,幻化着秋的乐章,奏响秋的绝唱。鸟儿怎么肯舍得这美仑美奂,栖上哪棵树都是最美,站在哪片山头都会沉醉。我相信,在林之深处,山之腹地,一定还有很多很多的精灵,它们是这片山林的守护神,也是这片山林的精魂。日夜栖息在这深山幽谷中,不问岁月忧患,不欺时光浓淡,抱着山光水影,安然享受着大自然赋予的美好。
  脚下的这片山,当地人称之为光头山,真是非常贴切。这里地势平坦,开阔,放眼出去,一个个山头宛如一个个巨型的大头,曲线流畅,线条简洁,山与山之间平缓过渡。登上设立的观景台,你可以放心启用你的凡眼,获得航空视角。此时,你是你自己的高高山,你是你自己的王。君临天下,远远近近的山色任你饱览,浓浓淡淡的光影任你想象,清清澈澈的秋声任你聆听。
  步游道在林间穿插而过。伸手便能触到红叶,甚至有的枝梢不经意间就贴上你的脸。想与那片叶子亲吻,就与哪片叶子亲吻,想与哪棵树相拥,就与哪棵树拥抱。金风细缕,穿林打梢,阳光毫无章法地散落在树林,光影交错,无穷变幻,步步皆景,处处览胜。不时有落叶飞舞着过来,飘在眼前,落在发梢,好像彩蝶翩翩。地上的落叶更是柔情,这里一堆,那里一团,像一床床锦被,轻轻裹着苍山,为群山退去霜寒之苦。
  这一树一树的叶,汇成一片一片的林。一片一片的林,集成一山一山的华彩。千叶万叶,各有特色,各各其美。有的圆润如月,有的细若眉弯;有的厚实如皮革,有的菲薄如丝绢;有的小巧精致如贝齿,有的飘逸硕大如玉掌。红枫叶状如五星,一张张,像彩旗飘飘。银杏叶最像蝴蝶,一片片,随风婆娑起舞。黄栌叶圆润的叶片,玲珑剔透,多像古代仕女手中的摇扇呵。落叶松细若发丝,一根根,像涂了金的毫针。乌桕叶宛如心形,一枚枚,像一个个放飞的祝福。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穿行在林海梦幻般的世界,叶随风动,心随叶动。山山秋色,霜林染醉,枫叶流丹,杏叶涂金,山水交织,疏影横斜,美哉胜哉,令人沉醉其中不舍往返。此时,你的血液会与万山一起沸腾,你的呼吸会与这一树树翩翩飞舞的叶一样轻盈。
  山的那边还是山,彩林的远方还是彩林。山峦起起伏伏,彩林如海浪袭来。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俯览仰望,360度无死角的观景体验,你,绝对值得拥有。值得你暂时抛开身后滚滚红尘,心无挂碍地来这里与山川耳语;值得你放下身份忘记烦忧,一介清心来这里,等千树万树的锦云为你抚平岁月。
  满载千山秋色,平铺百里山光。米苍的彩林,有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磅礴大气,也有旋书红叶落,拟画碧云收的清新秀丽。米苍的秋,是挥洒自如的,是飘逸灵动的,是恣意飞扬的,是盎然生机的。米仓山的秋色,当然不止那抹绚丽多姿的彩,有淙淙的万涓流水,有百鸟归林的祥瑞蒸腾,有灵兽共处的紫气东来,还有清爽纯净的缕缕山风,蔚蓝如眸的辽阔天空,以及天幕上悠然自在的洁白云朵。
  从那些裸露的山体,看得出这里的土质层很薄,薄薄的层土里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磊磊铄石,铄石下面就是巨石。可是,就是在这样贫瘠的土壤里,长出了这成片的树木,葳蕤的森林,莽莽的群山。巍巍苍山含金吐翠,屹立在这里,千年?万年?亿万年?
  穿越漫长的时空隧道,几番沧海桑田,终于迎来了盛世容颜。“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天然浑成的倾城之美,因为路阻且长,且信息闭塞,曾经养在深闺多年都无人知晓。如今在政府的倾力牵引下,盛装以待,正阔步向远方走去,向世界走去。这不,央视朝闻天下都发话了:四川广元一夜秋霜叶尽红,万山秋色美如画。
  三毛说:“岁月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米仓山大峡谷,一年四季都可以欣赏到不同美景,春天山花烂漫,尤其是高山杜鹃,简直成燎原之势;夏天这里绿荫如盖,形式多样的瀑布飞花溅珠,清凉无比;冬天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粉雕玉琢。时下,深秋至,秋韵浓,大米仓更是迎来了它的颜值巅峰,无疑是秋天最美的童话。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爱上这绵延的群山,更爱上这里的深秋。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在看过米苍盐河的秋之后,我感觉这句诗是专为米苍红叶而写。我由此笃定地认为,红叶就是为秋天而来,为米苍而来。
多彩米仓,醉美深秋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在村里有块地
下一篇:风雨故乡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