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别了,庐山

别了,庐山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等一句句千古流传的诗句,将我的心与那薄雾茫茫的人间仙境紧紧相连。
  深秋时节,随四川省劳模疗养团登上了梦中的仙山庐山,实现了我一生只想“一识庐山真面目”的愿望。依山而建的全国劳动模范庐山疗养基地,气势宏伟,古朴庄重,庐山牯岭风光尽在眼中;步步登高,就有天宽地阔,“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宽大的房间摆放着一枝艳丽的玫瑰花,充盈着家的温馨。基地每一个细致入微的安排,每一张笑脸,每一句温暖的问候,都是献给来自全省各行各业的劳动模范,作为一个“热爱邮政,奉献邮政”的老邮政人入住基地,我感受到了贵宾待遇,感受到了党和政府对劳动者的关爱。
  庐山的清晨是凉爽的。盘山公路就像一条飘带缠绕在庐山的腰间,第一日,起了个大早,沿公路径直走向山岭深处,不多久,就有了醉氧的感觉,那真是天然氧吧,养心养肺啊。红红的朝霞映照在庐山,与牯岭镇的红瓦房交相辉映。那向阳而生与风霜抗争顽强挺拔的松树,剩下的半边枝叶,就像一个美女伸出手臂向你招手,形似黄山的迎客松。适逢深秋,大自然这个大画家,将五彩的颜料泼洒在庐山,庐山的秋景就染成了五彩的颜色,红红的,黄黄的,翠绿的,深绿的,庐山的松木挺拔,黄叶遍地,秋意盎然。让我这个蜗居小县城的人,感觉进入了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
  漫步在蓝蓝的天空映照下的如琴湖边,蓝蓝的水,轻轻的波,恰似一幅天然图画。悠然的我,不知情的就成了画中人。这是“庐山恋”中主人翁初见之地,时光流逝三十载,风景亦然,只是与我年龄相当的张瑜与郭凯明也应该是岁月无情,风霜拂面了吧。山下桃花已落而此处却桃花盛开。唐代诗人白居易登临庐山有感,吟诗一首:“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这个唐代诗人白居易咏诗《大林寺桃花》的地方,历经千年,大诗人没有想到,这里会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一个个平凡的人走过“花径”,览过草堂,就会有花样步履,诗人的轻盈,诗人的兴致。
  只身深入仙人洞,凉幽幽的洞内没有仙人与我握手,只有泉水叮咚,清脆悦耳。相传唐代名道吕洞宾曾在此洞中修炼,直至成仙。后人为奉祠吕洞宾,将佛手岩更名为仙人洞。仙人洞在佛手岩的覆盖下,一洞中开为仙人洞。毛主席的著名诗句“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给这个流世的传说增添了无数豪情与想象。
  登上含鄱口,远望五老峰。因山的绝顶被垭口所断,分成并列的五个山峰,仰望时像席地而坐的五位老翁,故人们便把这原出一山的五个山峰统称为“五老峰”。五老峰根连鄱阳湖,峰尖触天,是庐山形势最雄伟奇险的景点,那象形的山脉,亘古不变。坐在主席坐过的石梯上,感受伟人的襟阔与豪迈,也想体验一下指点江山的感觉,此时的我却很不自在,摄影师说:“来来来,自然点,你已经与伟人同址而息了。”疲惫的我一下子就精神振奋了。
  在山脊上缓步行走,沿石阶而下,左弯右拐,爬坡上坎,曾经患过痛风的双腿已经有点吃力了,幸好在同行老哥的奉劝下,早有准备,杵路棍就成了我的第三只脚,来自康巴藏区丹巴县与我同庚的藏族兄弟巴龙阿郎一直护佑着我,帮我拿包,在我艰难的时候,伸出那粗大黝黑的手牵扶着我,与我前行。作为一个村干部的巴龙阿郎,不善言辞,苦干实干,注重民族团结,带领藏汉同胞致富奔小康,因而荣获劳模称号。此时他的劳模本色再现光芒,我却成了一个落后分子,心中暗自羞愧。
  在巴龙阿郎的帮助下,作为“吆鸭儿”的最后一名队员来到植物园。
  创建于1934年的植物园,是中国最早的植物园之一,是我国著名的亚热带高山植物园,长江中下游地区植物物种迁地保存的重要基地,园区有3000多个品种的植物。于我来说,就只见到盛开的各型花朵五颜六色,妖娆无比,还有形状各异的树木。最扯我眼球的是那几棵巨大的红枫,在阳光照耀下,格外艳丽,阳光穿过红叶,洒在人们悠然自得的脸上,树下有人摆出各种姿势拍照。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丢掉早就准备好的纱巾,摆出妩媚妖娆的姿态,与红枫同框,与植物园的美景相拥。走累了的我,索性甩掉杵路棍,不顾巴龙阿郎的劝告,躺在草地上,张开四肢,让阳光直射脸上,让青草的清香和泥土的味道灌满心田,享受了一场植物园的清爽时光,心中感叹道,我终于来到庐山晒太阳了。
  喜欢文史的我,不顾疲劳来到芦林湖畔的庐山博物馆,总想看看伟人研讨国事的地方。这栋中西合璧的别墅式建筑,是毛主席在庐山期间曾住过的地方,人称芦林别墅。一张张照片,一件件简朴的家具和简单的陈设,在如今看来极其普通而简朴,伟人在此指点江山,让国家繁荣昌盛,亿万同胞过上如今的幸福生活。脚步越来越沉重缓慢,心中对伟人的崇敬油然而生。
  走进美庐别墅,这座庐山特有的一处人文景观,是记录中国近代历史的真实载体,眼见了中国现代史的风云变幻,“美庐”曾作为蒋介石的夏都官邸,是当年“第一夫人”生活的“美的房子”,令人神往,又令人困惑。就在这间如今看来很一般的房子,我窥见了时代的交替,历史轨迹与世纪风云都漂浮在这座别墅的烟云中。
  庐山的别墅园林,始于十九世纪下半叶。采用欧洲、美洲等民间建筑风格建成。依山就势,在幽谷之侧,溪涧之畔,峭岩之旁,营造一幢幢别墅,给人以情的凝注,美的喷发。与当今的别墅相比,那就显得简陋多了。
  来到庐山会议旧址,这里曾经召开过三次重要的会议,庄严而又肃穆的大会堂里仿佛还在响起事关中国命运的会议的声音,还夹杂着激烈的斗争与交锋的争论声。这些声音随历史的烟云已经飘散在了庐山的烟雨中,镌刻在了一份份手写稿、机打稿的文件中,成了中国发展变化的史料馆。
  走出会议旧址,一路尽是秋日的风光,一栋栋别墅,一条条通往山林的曲径小道,让你的步履,越来越慢,扑面而来的是历史的烟云与现实的交错。突然,一幅巨大的广告画映入眼帘。“庐山恋”电影院。多么熟悉的电影啊,多么熟悉的主角。欣然进入影院,再睹一场《庐山恋》。这座全世界仅有的只播放一部影片的专用影院,一部电影《庐山恋》,从胶片到数码就播放了三十年。身在庐山,从影片中再看庐山,几十年的风雨,庐山依然美丽,那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疗休的时间是短暂的,庐山很多的美景,都没有时间观赏。比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的三叠泉,听说百年不遇的干旱,已经将那飞流直下的场景变成了瘦小的细流,鄱阳湖已经露出湖底。还有那千年学府白鹿洞书院、东林寺、三宝树、铁船峰、碧龙潭瀑布、观音桥景区等,都将成为下次再游的缘由。
  明天就要返程,我独自来到庐山的中心牯岭镇。因岭形如一头牯牛而得名的牯牛镇,三面环山,一面临谷,是庐山景区的中心,是一座美丽、别致的公园式小山城。走进牯岭镇的小巷,一杯云雾茶,醉倒了我这颗即将进入花甲的心。满手机的照片和一袋茶果,就成了此行的收获。
  返程的大巴上播放着“我在庐山等你”,悠扬的歌声,带着美丽的风景漂浮在我的心海。一生为邮电、邮政奋斗的我,明年将要离开心爱的岗位,离开可爱的同事,此行是省总工会对劳模的关怀。相比其他同事,感觉还有不足之处,心中总会冒出感激的情愫。
  庐山,是一座见证历史风云的山,是一座有着亘古传说故事的山,是英雄和百姓都可修养的山。我在心中祝福,庐山更美,祖国更盛。
  也许,此生不会再来庐山了,这将是一场与庐山的绝恋。
  别了,庐山!
  
  二〇二二年十月二十九日于毗河湾
别了,庐山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霜 降
下一篇:时光碎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