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香蕉,黄香蕉


  与同小区的一位姐姐去逛市场。市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你来我往流动有序地穿梭在一排排整齐的摊位前,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供消费者任意挑选。
  我俩跟随人流来到果蔬类的摊位前,发现好几个摊位上都摆有同一种陌生的果蔬。一打眼,它们看上去类似于红薯,可又感觉它们的颜色略浅一些,个头比红薯大,细细较之也不尽相同。我们驻足在一位戴眼镜的老板的摊位前。我问了摊主才知道那是产于南方的果蔬,名曰:雪莲果。
  雪莲果……重复几次这个好听的名儿,它引得我嘴角上扬,发出的笑声令姐姐和摊主侧目。摊主略有不解地看下我,皱起眉头,话里不无戏谑道,没见过?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然后他低头继续整理摊位上其他的水果,同时嘴也没闲着,现在的人应该有幸福感,什么一年四季,什么南方北方,什么国内国外,鸡鸭鱼肉、水果蔬菜应有尽有,想吃啥有啥,甚至于就像你一样还有许多种不认识的好东西。时间不是问题,距离不是问题……
  那什么是问题?我听他喋喋不休的感慨并吐槽颇有微词,忍不住打断了他。
  摊主没有回答,而是空出一只手,举到我面前,用三个手指连续做搓捻的动作。我会意,忘掉刚刚的不愉快,抿嘴乐了,甚至开始赞同他刚刚的那番话和那一连串的数钱动作。
  其实,这个也不是问题。我学着他的动作,就像老板你一样,起早贪黑、脚踏实地的,扑下身子踏踏实实做事,干干净净挣钱,凭自己的能力何愁这个?
  摊主连忙点头赞同。对,对,对。您说得太对了!要不您也来点雪莲果尝尝?我摇摇头,算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这北方人还是吃红薯吧。姐姐打趣我没有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反倒是她挑了三斤雪莲果,扬言要尝尝新鲜。
  出了市场,阳光明媚,暖暖的微风徐徐吹来,不远处的高速路上大货车小轿车车流不息。我们俩心情愉悦。在今天,我们国家国泰民安,科技发展迅猛,物质保障富足,人民生活水平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这使多少外国人羡慕不已啊!我对着姐姐侃侃而谈。姐姐也是连连点头,对我的观点表示赞同。
  二
  忽而,我清奇的脑回路里浮出初识另一种水果所发生的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生活在北方的孩童,认知里的水果就只有苹果、梨子和葡萄。梨子和葡萄的品种极少,苹果的品种相较于它们多出几个,比如:国光苹果、金帅苹果、红香蕉苹果、印度青苹果等。
  那时候,每年的八月十五团圆节前后,我们这里就到了苹果成熟季。原先每周都供应蔬菜的菜园子,挨着家属院最近的西边的库房里多了刚刚采摘的苹果。
  脆脆甜甜的国光苹果、红彤彤的红香蕉苹果、黄澄澄的金帅苹果、它们被分门别类的摆在条型长篓子里,静待人们来挑选购买。一听到有苹果出售,买菜的人们要比平时多出许多,他们排起长长的队伍,翘首企盼能够买到家里人心仪的那种苹果。
  要说对苹果的喜爱,尤数放学归来的孩子们。我们还没进入家门,早有嘴快的家长炫耀,苹果进门了。被苹果的香味吸引了的我们进入家门,循着香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了苹果,顾不得像往常一样摊开书本先写作业,就似约好一般,齐刷刷跑出来,凑到一起,品评起苹果品种,果子的大小和散出的香味。一番叽叽喳喳的评头论足后,我们再一大口一大口对着苹果吃将起来。有的孩子因为吃得太急,嘴角流出苹果汁水,他意识到后,伸出手截住流汁,又伸出舌头添回去。看到这样子,其他的孩子被逗引得哈哈大笑。我们有时候还会把自己认为好吃的苹果分享给好友,你咬一口我的,我尝一口你的,就连平时拌嘴吵架的小伙伴们,也早一把不愉快的事通通抛到脑后,现场气氛其乐融融,好不快哉。不长时间,一场欢乐的盛宴进入尾声,他们拍着鼓起来的小肚皮,心满意足地回家去。这时,看到他们要回家的大人们赶忙叮嘱一句,你们解馋了,更要专心学习写作业。孩子们一边答应,一边往家跑。
  我们中间有个小女孩芸,她自小跟着奶奶生活,家庭条件相对差些。但芸的奶奶不想委屈孙女,听到苹果下来了,也跟着排队购买。芸知道奶奶牙口不好,她谎称自己就喜欢红香蕉苹果的口感和味道。奶奶也就买几个红香蕉苹果。芸有了苹果的时候,也不会跑出家门,同我们聚在一起吃苹果。她大多把一只散发香味的红香蕉苹果放在桌子一角,她一边闻着红香蕉苹果的香味,一边静静地写作业。等到睡觉的时候,这只红香蕉苹果又来到了芸的枕头边上。
  我曾亲眼目睹芸把已经留了几日的软面喷香的红香蕉苹果,拿汤匙一下一下刮成苹果泥,随后把苹果泥放入小碗,再递给奶奶让她吃。我跑回家给母亲说芸怎样给奶奶吃苹果,母亲听完我的复述,红了眼眶,她被芸的孝心行为感动,夸赞芸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要我向她多学习学习。
  三
  记不清是哪一年的八月十五,母亲的一位乡下亲戚来我家。这位亲戚第一次来我家,随身带个黑皮包,皮包的拉链严严实实,但皮包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一个劲往外跑。这种陌生的香味勾起我的馋虫,我吸吸鼻子,心里想着,这么好闻的香味,是什么东西散发的呢?心里受馋虫的指挥,眼睛和腿紧跟那个黑皮包。
  这时母亲捅捅快要流出口水的我,让我称呼客人:嫂子。我充耳不闻,没有反应。
  嫂子穿着时髦干净。她眉开眼笑看着我,把胳膊伸开,双手抓住我,这小妮子都这么大了呀?
  我有些不知所措,别过上身,眼睛望着母亲,发出求救信号。
  母亲笑嘻嘻的,可不是么,人啊就是不禁混,我们都出来好几个年头了。小妮子也上学了。快叫嫂子。母亲用手捋捋已经有了些许花白的发。
  哦,亲娘。你这就有盼头了呗,小妮子就是你的盼头。嫂子拉着我往屋里去,快点,妹妹,我们乡下没有什么稀罕物,就在车站买了点香蕉,快来尝尝。
  香蕉,我可不稀罕。我撇了撇嘴,它虽然香气很大,可我不稀罕。
  为什么?嫂子惊奇地张大嘴巴。
  我们这里有,它们刚开始是脆甜的,时间不长就发面,软软的,适合没牙老太太吃,芸就经常给她奶奶吃。
  嫂子还没听完我的话,竟然笑得前仰后合,妹妹,可不是你说的香蕉。她弯腰打开黑色的手提包掏出一堆金黄色的弯月牙似的水果。她稍稍用力,从那上面掰下一枚弯月牙递给我,尝尝味道,这个黄香蕉是不是像你说的红香蕉?
  我咬了一口,牙齿瞬间收到刺激,涩涩的感觉传到喉咙,牙齿,甚至全身,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我把咬进嘴中的东西吐出来,用手背一个劲地擦着口舌,这是什么鬼东西,不好吃,太不好吃了。又接连往地下吐几口。麻舌头呢!
  嫂子笑弯了腰,我的傻妹妹,要剥去外皮的。她示范给我看,一层厚厚的黄色果皮轻易被剥开,露出微微泛白的果肉,你再尝尝。嫂子催促着,我接受刚刚的教训,带着浓浓的不情愿,用前门牙稍稍碰了一下,立马软糯的果肉碰触门牙,沁人心脾的香甜窜入肚腹,我接过剩余的果肉,大口大口吃起来。
  母亲也跟着笑起来,我也没见过这个,怨不得小妮子。
  按照嫂子说的,我有幸第一次吃了来自南方真正的香蕉,原来红香蕉苹果和黄香蕉它们是完全不一样水果,更是截然不同的味道。
  嫂子说,这香蕉放到明天再吃,还甜。
  母亲说,好东西不能一口气吃了,剩下的就明天吃。
  我看着母亲拿走剩余的香蕉,哈,这个香蕉停适合给芸的奶奶吃。不经意间我喊出一句话。
  嗯,也是。母亲毫不犹豫地掰下香蕉的二分之一递给我,去,给芸和她的奶奶尝尝我们以前都不认识的香蕉。
  四
  我倒背着手站在芸对面,芸对我的故作神秘不以为然,继续忙着。
  你知道香蕉么?我贴近芸的耳朵问她。
  不就是红香蕉苹果吗!芸反过来说。
  不是,是黄色的香蕉。它像挂在天空中的弯弯的月牙一个样,可香可香了。
  我没见过。芸用疑惑不解的眼神打量着我还有这种水果?
  我把藏在背后的香蕉举到芸眼前,看清楚,这是真真正正的香蕉。黄色的香蕉。
  我看着芸的奶奶吃了一小口我给她扒过皮的香蕉,然后一个劲夸赞香蕉是个好东西!她又把没吃完的香蕉给了芸。芸接过来,放到鼻子前闻了好大一会子,她忍住没有吃香蕉,转身它摆到了炕桌一侧。我知道她这是不舍得,要留着以后继续给奶奶吃。
  过后,我偷偷问母亲,娘,我把香蕉分给芸和奶奶,算不算也是懂事的好孩子?母亲使劲点点头,对,俺妮子懂得分享,也是懂事的好孩子。
  那一夜,我枕着香甜进入梦乡,梦里红香蕉苹果和黄香蕉围着我,它们多到我数不过来。它们还因为竞争谁是我最喜欢的水果而据理力争,争得不可开交。红彤彤的红香蕉苹果因为争吵得面红耳赤更加妩媚动人,黄澄澄的黄香蕉也更像挂在天空中的弯月亮呢。
红香蕉,黄香蕉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相约南湖
下一篇:我当志愿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