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生命自带微笑

生命自带微笑


  山中,离着我的住处不远的地方有我的菜园。小菜园蜂蝶常来,偶有一些小动物不请自来歇歇脚,自然还有一些不受欢迎的昆虫当起了“偷菜贼”。青青的蔬菜,嗡嗡的蜂蝶,再有这些默默无声的小昆虫们,菜园也就不再寂寞,不再冷清了。
  那时,我在工厂上班,刚下车间工作不久,由于安全要领没有掌握好,一个不小心伤到了胳膊,事后只好休息在家。胳膊受伤,生活不太方便,还可以坚持,修养一段时间也会行动自如的。关键是光滑如玉的胳膊,缝了几针,医生说好了也会留下疤痕的。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也是我心里最不痛快的。每天躺在床上自怨自艾,郁闷着呢,心里还念叨着:怕是以后只能穿长袖衣服了,不能再穿短袖衫呢,露出疤痕来不好看呢!
  总不能一直这样闷在屋里越想越不痛快吧!这不,柳树叔和我老公都在建议我种块菜园子,重活算老公的,我可以忙点轻松的活,或者干脆坐在旁边指挥指挥就行。我明白他们的好意,忙点事分散一下精力也好,这想法还真打动了我——若是种菜的话,我得先种几垄土豆,因为我喜欢吃土豆,再种几垄芸豆、四季豆、黄瓜、籽瓜什么的,再有一畦畦韭菜、芹菜、香菜、小白菜、小萝卜等各种蔬菜差不多都种上些;小菜园子离家近,吃起来方便;一定要在小菜园里打一口井,最好是那种压水的井,费不了多大力气,一压水就上来了;到时候,压压水,浇浇小菜园,清凉凉的井水,绿油油的蔬菜,看着,心里都美呢!
  其实,我们住在山里,我却不曾想过种点什么。因为,我担心种的菜呀、粮食作物呀,会被小动物祸害了,根本就长不成什么的。但,这一次种菜不同,老公安慰我说:“种吧,随意开垦一块地,种点啥就得点啥呢。不要因为伤到了胳膊,就灰心了,还有我呢!放心吧,你来指挥,剩下的就由我来完成。”柳树叔也说过,“自己种点就吃不了,比出去买回来的还新鲜,也方便,有营养,还都是纯绿色植物嘞。”
  于是,我们在近处开垦了一块小菜园,又买来各种蔬菜种子,该育苗子的育苗子,该点种子的点种子……欢欢喜喜种上了,就等着吃自家小菜园里的蔬菜了。
  每天清晨,我都会勤快地赶往小菜园,想去看看菜苗出来了吗?再看看昨天栽种的菜苗缓过来了吗?勤快的又何止我一人,仿佛都闲不住了!鸟儿在树上欢唱着,鸡犬更是把鸣叫或乱吠的声音拉得很长,好像故意较劲似的,一种山里说不出的韵味就出来了;围着山峦转呀转呀,最后,落在我家的小菜园里,兜转几圈,才算是收住……
  山中的空气愈加清新,就连花香,也格外得香,幽幽的,直往肺腑里钻。深吸一口,心里那个舒畅呀,真是透底的通透,整个人好似清洗了似的,清爽又舒展。夫复何求?好似再也不需要什么了!有这清新的气息,人的精神也就提升上来了。随意站在溪边,巉岩边,伸一伸胳膊,缓慢走几圈,总算是脱离了病床的感觉。其实,伤口早已痊愈了,只是心里还没有过去那道坎吧,总是不太开心呢。
  
  二
  山间的清晨与山下不同,氤氲的空气里总是湿漉漉的。雾霭中,有薄薄的烟色,梦幻似的铺展其间。你会疑心,那是谁呢?是哪位仙子在夜晚趁我不知道的时候来到山间,描绘出如此美丽的图画——一抹抹青翠,一抹抹淡黄,一处处浅红……山花在开放,清溪在潺潺,山岚在迷蒙,就连一株株不起眼的小草也伸直了腰,在清风里迫不及待地在歌唱……
  太多的路边景色,我来不及欣赏,总是急着去我的小菜园里。
  此时,山雾淡淡,云烟绕绕。半山腰上,柳树叔的一群羊,好似云彩一样,慢慢飘到山腰间的。柳树叔吆喝着羊儿:“得得儿,这边走,这边走……”远远地见到我,总是挥着手,大声喊话:“喂,去看小菜园呀,长得咋样了?脚伤也好多了吧?呵呵。”
  我长袖长褂地穿着,再热也不愿意短装上阵的。然而,果真干起活来,也就顾不得什么了,都抛在脑后了,挽起袖子,加油干着,哪里还会再去顾忌胳膊上的疤呀痕呀的!我的心里高兴呢,也对柳树叔喊话:“菜园子,挺好的!就等你提酒过来,我摘菜杀鸡,下酒菜备上了!”他回复:“好,好,好。”一连三个好,我笑着,“真好!有酒有菜,就是好生活啦!”
  羊儿转眼就飘得无影无踪,转过山脚,早已经去往小溪边了。那里草丰水美,是羊儿的好去处。柳树叔顾不上再说什么,追赶他的羊儿们去了。我想着,等我完全好了,也买上几只羊,满山转悠着去牧羊,那将是更好的锻炼。
  多少日子,我泡在小菜园里,看着该出的菜苗子出来了,该生长的蔬菜生长着;小黄瓜很小呢,还顶着花儿,嫩黄的小黄花顶在一抖刺儿的小小绿绿的黄瓜上,可爱至极又很精巧,稀罕着呢!土豆花儿,紫莹莹的,一垅垅盛开着,还有四季豆、芸豆也都开出紫色的小花儿,精致的花儿,在清早的山气里,水灵灵的,闪着晶莹的紫色光芒;籽瓜花儿也是黄色的,在绿绿的藤蔓间,一只只黄色花朵,好似顽皮的小孩子,荡在晨风里打着秋千似的……
  我一眼望过去,看见小白菜、小香菜、韭菜、小萝卜等都整整齐齐的,在这样的山间,一畦畦的小蔬菜,格外惹眼,醉人呢!就是那些山间的野草野花,也惊奇地睁大了眼,好似在问着:什么呀?我们咋从来没有见过呐,这是从哪里来的朋友呀?是的,你们原本就是朋友,都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礼物。但是,当人工种植蔬菜以后,野草就成为了蔬菜的敌人——争抢地盘,争抢养分。
  骨子里,你们还是最接近的,在各自的地盘上互不侵犯最好。看到野草早已按捺不住了,已经有茅草、野麦子、稗草、狗尾草等进入了小菜园了,要是不早早清除这些野草,蔬菜很快就会被野草吃掉的。到那时,就不是我吃蔬菜了,而是野草去吃蔬菜了。
  种出这些蔬菜多不易呢!起早贪黑不说,还要深翻地,打井,从一粒小小的种子,到长出这些绿油油的蔬菜来,几乎耗尽我所有春天时光……
  
  三
  记得,刚刚播下蔬菜时,我每天早早起来去小菜园看呀看,心里急呢。看着丝毫不见变化的菜地,疑心自己到底种没有种呀?咋一点绿意也没有呀?老公和柳树叔见我着急,就会笑着说:再等等呀,哪有那么快就出苗呀。
  一天两天数着,晚上睡着了做梦也在数着……
  终于盼着出苗了,稀稀拉拉的,看着好可怜的样子!这么小的苗子,什么时候才长大?别说吃了,就是看着,心里也疼惜的很呢!然而,没几天,一棵棵看着弱不禁风的小蔬菜苗儿,一点点长大了,伸展开腰身,好似小孩儿,一天一个样,一天天见长呢!
  看着自己亲手种下的蔬菜,长势很好,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然而,一个早晨,当我又一次来到小菜园时,却发现一棵棵蔬菜,上面有大小不一的窟窿眼儿。原来,不仅蝴蝶、蜜蜂光顾了我的小菜园,还有各种昆虫也不请自来了。我蹲下身子,细细查看白菜叶子上、小萝卜叶片上都有大小不同的眼儿。回头去看土豆地里,一只蝼蛄刚刚从土豆秧子的土层里钻出来,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又刺溜一下钻回土里。这讨厌的家伙,比我先尝到了土豆的美味呢!还有那些蜗牛、菜青虫都早早地替我先品尝了我种出的蔬菜美味……
  看着我好心疼啊!好端端的蔬菜,叶片上都留下了大小不一的创伤。昨夜一定是昆虫大会餐吧?肯定少不了蜗牛,再就是菜青虫,七星瓢虫,来了一场饕餮大餐,以至于让我的蔬菜伤残严重。实在可怜呢!几只鸟儿站在小菜园边的树上,叽叽喳喳的,可能在商量捉虫计划,也可能在议论着蔬菜伤残的样子。
  我悉心地将一叶叶菜叶翻来覆去看着,以为蔬菜也会心伤难过的。然而,一棵棵蔬菜,依旧生机勃勃的样子,满身的虫眼儿伤痕,并没有给它们带来丝毫影响,一点也气馁呢!它们依旧在生长,在风里歌唱,好似没事儿人一样。忽然间,我仿佛听到了它们的微笑:这没什么的,既然活着,就一定不怕伤痛,继续生长,绝不气馁!
  想想自己,胳膊被伤到,留点疤瘌,就让我如此不开心,不振作,而一棵棵植物被虫儿蚕食得如此不堪,却依然对生命充满信心与乐观。难道还不如一颗弱小的植物那般坚强与乐观吗?
  山间的晨雾渐渐散开了,而我心里的那道“疤痕”也已经释然了。
生命自带微笑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羽衣甘蓝
下一篇:南海的早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