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特殊的午餐

特殊的午餐

和涵涵电话约好,早晨10点多去她家。
  那是一个非常炎热且没有一丝风的早晨,行走在天水市的柏油马路上,行人从身旁擦肩而过感觉犹如一个小火盆,能看出他们的脸上露出几许焦躁不安的神情,但我的内心却是凉爽的,因为我要见我最想见的人,30年朝思暮想的涵涵。
  涵涵是我高中同学,是我上高中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我高中三年的同桌,我的闺蜜。
  其实,原本我可以去早一点,但是我还是找理由磨蹭着,选择那个时间段去她家,既可以蹭一顿她妈妈做的午饭,也趁机向她妈妈学一点做美食的技术。她的妈妈,我亲爱的姨姨,做饭的手艺是非常出众的。虽然我经常做美食,但和姨姨相比,我是个新手,还得向姨姨多请教。做美食作为一种生活的智慧,来自实践,来自经验,需要传承延续下去并推陈出新,才是人间正道,涵涵自然是第一传承者,我也想做传承者,并想享受做美食的乐趣。
  30年未见,内心的激动,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一路上,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揣测着涵涵的容颜:是否和我一样已经出现几根银发?眼角是否有鱼尾纹?原来白净的皮肤是否出现黄斑?……她还会像少年时代一样对我亲昵吗?
  带着许多疑惑,不知不觉来到她家小区门口。涵涵的家,在天水市东关热闹繁华的地段,从远处看,就是一幢非常气派的高层家属楼,她家在30层。尽管我已有多年没有去天水市好好逛转,但我毕竟是地地道道的老天水人,对于天水市街上的一些民居住宅还是容易寻找到的。
  和30年前一样,我到她家门口时,门已经打开虚掩着,说直白一点门就是给我留着,免得我敲门,这是涵涵待我的惯例。
  一进门,家里非常干净整洁,当然,我首先留意的还是涵涵的母亲,我亲爱的姨姨。和她们寒暄了几句,姨姨便动手做午饭,我也没有说客套话,因为我本来想蹭饭。自从我认识姨姨,只要我一进她家的门,她就立马给我做饭,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不是到做饭吃饭的时候,她都一直这样对我。
  涵涵说,给我随便做一顿家常饭——打卤面,当然这是我求之不得的。先是涵涵和面揉面,我和姨姨说话;然后是姨姨炒菜,我和涵涵说话聊聊过往。
  仔细端详姨姨,她虽已80岁高龄,眼角布满皱纹,身材比以前瘦小了几许,尽管失去了当年的雍容华贵,但是投射出的那种眼神足以会让人一下子把内心的……
  仔细瞅着涵涵,两只大眼睛依旧像黑色的水晶球,笑容里露出的是一种历经沧桑后的沉淀,和多年以前我记忆中的涵涵,确实有所变化。闲谈中,说起了她的生活,她的往事,她在天水市建行工作,儿子大学毕业已在很远的南方大城市就业,她现在孤身一人……
  在常人眼中一顿简单的打卤面,姨姨和涵涵做得很复杂。涵涵揉的面非常劲道,下得功夫不是一般的深,她说做扯面的面团,至少要揉200下,那一团面在她的手心里光而亮,又富有弹性;姨姨炒的菜,色泽鲜艳种类丰富,让人看上一眼便会垂涎三尺。
  涵涵知道我饭量大,还是像当年一样给我盛了一大碗。涵涵家的碗都很漂亮,她家的每一个碗是经过精心挑选买来的。在寻常的烟火里,碗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极其普通的东西,而在涵涵家,他们的碗,有盛满幸福的和谐清欢。在我的人生词典里,涵涵家的饭,是温暖且充满智慧的。
  午饭,就我们三个人,我没有多问涵涵,吃饭期间她非常平和淡定地给我说了过往……
  那个和蔼可亲、身材瘦小的爷爷,2001年就去世了,高寿90岁;身材高大魁梧、才华横溢的父亲,是在爷爷去世两年后突然去世的,那时候她的儿子才两岁;哥哥大学毕业后,先在兰州某企业工作,后又考上了天水市公务员,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处自建的房子,离过婚又结婚,现在有两个儿子。她还说,其实,她结婚的时候就不想结婚……还有,以前,中华东路的那个小院子,政府已经拆迁,那里成了商业街,她搬进楼房多年了。
  涵涵是诚实的,至少在我跟前,至少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这样。
  她给我说话的时候,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扎进我的心里,刺疼我的心脏。她说每一句话时都流露着笑容,或许在我面前她要展现她坚强的一面,或许她不想因为她的不幸而影响我的心情,或许这些年历经了许多不幸的事历练了她坚强的意志品格……或许,这几者兼有。但是我,泪水夺眶而出,不敢在她面前擦泪,只是转头朝看墙壁,也就在一次又一次地转头间,看见了叔叔生前的手笔——一副大大的牡丹国画。
  涵涵的父亲,我亲爱的叔叔,是天水市政协的干部,天水市有名的画家,还是一名中医大夫,记得当年下班后或节假日总有好多人找他看病开处方。
  那时候,由于我住校,学校离涵涵家很近,只要有空我就去找涵涵。如果她睡午觉,我不好意思打搅她,就和爷爷、哥哥闲聊。爷爷总是聊一些他艰苦岁月里的人和事,激励我们珍惜当下时光刻苦学习;那个哥哥,名叫涵颖,他是天水市一中的高材生,当年他高考录取到北京一所高校,他是我们同学崇拜的偶像,虽然他是理科生,但经常给我讲一些文史方面的知识,对我的学习和做人还是有许多帮助的。
  涵涵除了平时给我许多帮助之外,还经常给我分享一些她的拥有。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下课了,涵涵把我偷偷叫出教室,从衣兜里拿出了两张餐券,她把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是那几天父亲正在开政协会,与会人员都发了餐券。父亲有意留了两张,让她和我吃,地点在母校附近的秦城区招待所,他在家里吃饭。
  回忆有许多甜蜜的,可是事实上,生活有许多苦涩。
  三个人的午饭,我们平静地聊,没有一丝叹息声,也没有曾经爽朗的笑声,餐桌上少了爷爷、叔叔,还有他的哥哥涵颖。
  就这样一顿常人眼中很普通的打卤面,岂是一个香字了得?舔着嘴唇,我的内心却五味杂陈……那时候的涵涵,即使是考试砸了,父母依旧给她做可口且丰盛的饭菜,不像我家,生怕暴风雨来临。我最怕的是考试后,父母总是板起脸,我就忐忑不安,如对大风暴有感应的鸟儿。要是成绩好,他们就非常兴奋,到处夸我,把我说得没有一点缺陷;要是成绩他们自己感觉不理想,就辱骂训斥我,甚至迎来的是拳打脚踢。我的父母,作为贫穷家庭的人,对窘迫生活的适应力和耐受力是极可敬的,他们凭着一种本能对未来充满憧憬,期望孩子长大后都有出席。我父母亲在这方面的自觉性和自信心,是高于其他父母亲的。所以,他们对我非常严厉,这点,我也是理解他们的。但是,我高考失利,他们对我的冷漠和冷落,在我的印象中是凄凉的。那时候,是涵涵经常给我以勇气和自信,她鼓励我:“别贪心,我们不可能什么都有;别灰心,我们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我不敢多问,这些年在她身上究竟还发生了哪些事,但是我猜测到她过得并不如意,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不幸的经历,不是人生道路上的蛇蝎,它是心房里的一颗种子,只要有爱浇灌,便会开出芬芳的鲜花来。只要热爱生活,生活就是有趣的,有趣的人,其实就是有爱的人。涵涵就是这样,虽然经历了许多不幸,但她的爷爷、父亲、母亲、哥哥,给予她的爱,使得她永远是一个坚强而充满爱心的人。
  我心灵深处的涵涵,聪明伶俐、善良懂事、整日无忧无虑的,她应该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因为她一直带给别人的是快乐,她得到的应该也是快乐!
  每当我驾驭不住内心的不安的时候,我的眼前便立刻闪现出涵涵的音容笑貌,就想起了涵涵和我之间的许多、涵涵的爷爷、涵涵的父亲、涵涵的母亲丁老师,还有她的哥哥涵颖,那曾经是一个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啊!可以说,她的那个中华东路的小院子,是我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驿站。她不仅是我的同学,闺蜜,而且是我人生旅途中一道靓丽的风景,我早已把她融进我的血液里。
  我出了她家的门,她顺手提了垃圾袋,我们一同下了楼,她把垃圾袋小心翼翼地扔进垃圾桶,又把我跟到小区门口,我转过身来,凝视着她,想说的话真的实在太多太多,但那一刻我已哽咽,只是挤出了几个字:“你多保重,平日里工作之余,多多留意身边的人,找一个踏踏实实会过日子的人,……这样我就放心了,否则我一直担心你!”
  她笑着点了点头,猛然间,她的眼眶里闪烁着一颗晶莹的珍珠,她马上用手捂住双眼,说了声:“我知道,这个暑假你在天水呆不了几天,寒假你来在我家住几天,我们好好聊聊,你走昂!”待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复她,她转身就跑了。
  那一刻,我的步伐非常沉重,我走一步回一次头,看看涵涵是否在远处微笑着向我挥手,但是我仔细寻找她,早已没有了踪影。那一刻,我好失落,其实,更多的是庆幸。我知道,她也明白,人生,有时候不需要回头。回到家的她,和离开她家的我,此刻的心情是应该一样的。
  其实,我还是希望涵涵像当年一样把我送到大门口,说一阵话,然后挥手道别。现在回想起来,每次从她家出来,她都要挥手告别的身影,足以让我骄傲一辈子!
  每当我做家乡风味的美食时,会想起曾经在涵涵家吃饭时的心情和场景,会使在让我愉快温馨的场景中进食,这些记忆会终生伴随着我。
  如果说天上的每颗星星都是一颗伟大的心灵,那么涵涵便是我心灵天空中的一颗伟大的星星。如果说一切都是命运的馈赠,那么涵涵是命运之神赠与我的生命中的贵人。
  记忆的闸门打开,思念如汹涌的潮水,流淌成爱的河。因为心中有了爱,彼此才思念。
  打听寻找涵涵的这些年,我不知多少次流着泪从梦中惊醒,老是梦见和她见面畅谈。只要深夜梦见她,我就查看周公解梦,而梦境解释每次会让我失望:梦见和朋友相见,朋友却无讯。听人说梦是相反的,难道她们?……
  我想,只要我健在,我一定要找到她。因为只要有我在,只要我对她们的爱还在,那么这个家就一定在,对此,我深信不疑。我一定要出现在她面前,我想,这就是我和她年少时友谊的最好的证明。
  涵涵晶莹明亮的双眸,永远是我前进道路上的明灯!
  那顿寻常而又不寻常的午餐,是我人生的一节哲理课!
  当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心中莫名地涌起喜悦之情,我想,在我和远在故乡的涵涵共同阅读的瞬间,我们是不说话的同路人。
  
  (原创首发)
特殊的午餐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