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凌波仙子

凌波仙子


  你是——冰清玉洁的水仙花,素洁高雅,清香动人,素有“凌波仙子”的美称。我轻轻地、动情地呼唤你。
  最初不懂你,一个大男人,什么花不花的。钟爱养花的妻子把你当贵宾请到家中,都说爱屋及乌,算是“妻倡夫随”一回,你便来到我们生活里。
  初次见面,你怕冷一般穿着厚厚的旧棉袄,身体浑然像个圆球,只露出尖尖的、芽苞般的羊角辫,看不出你的身材,就是一个棕褐色蒜头一般的根茎,像极了我平时爱吃的茨菇,并且,觉得你没有灵气,我有点失望。
  妻子却像给肉嘟嘟的小宝宝脱衣服,把你鱼鳞一样的根茎底部包裹着几层,小心翼翼地一层层的剥下来,就看到你那白胖的“人参果”,可爱极了。
  为让你的花芽朝着美的方向生长,让你的叶子不那么徒长、开花量更大,让你的株型更加优美、造型更加洒脱,心灵手巧的妻子,有着园艺手工的天赋,灯光下,在你扁形大鳞茎球上,精工细作地横纵切入雕琢,把你艺术般地雕刻成蟹爪造型,再在清水里浸泡2天,洗净渗出的黏液,消毒你体里滋生有害细菌,然后用干净的棉花将刻伤部位覆盖,避免你的伤口过快失去水分而变萎蔫。最后轻轻地把你放入铺满雨花石的盆中,每天早晚给你喷施一次磷酸二氢钾溶液,为你补充丰富的磷钾营养元素。
  但一开始,你有点笨拙,根也笨拙,手也笨拙,连卵石都咬不住。没过多久,你便芽苞抽出碧玉,我满心欢喜。慢慢发现你的蕙心与脱俗;你用韧性和黏性适应了周边的生活,在光滑的雨花石上生根,并紧紧抱住偶然出现的机会。
  就这样,我将信将疑,接纳你,像接纳一位刚从外地来的打工妹;看着你尚未开蒙的脸,也生了几分爱恋。
  二
  气温一日低似一日。只要太阳露出笑脸,妻子便将你抱到光照充足的窗台,让你沐浴阳光的温暖。待到太阳偏离窗口,我又将你抱回房间,放在书案上,储蓄阳光遗留的温度。
  等你把冬装全部脱去,让毫无准备的我吃了一惊。
  那天我从外面回来,迎接我的竟是一个亭亭玉立、碧玉花貌、清新脱俗的女孩子。
  和煦的阳光,很快催生出一汪新绿来。你争先恐后冒出嫩黄的新芽,像稚鸟的小嘴儿,惹人怜爱。眼看着,抽叶了;眼看着,长高了;眼看着,叶片丰满了,肥厚翠绿的叶片下,悄然萌发着花苞。青绿色的叶片若沾上几滴水珠,宛若坐了天然的滑滑梯打个滚就下去了,在盘中的水面撒着娇漾上一漾。
  初含苞蕾的时候,你特别怕羞,不愿意吐露淡黄的心事,喜欢紧紧地挤在一起,你推我,我推你,像一群第一次参加演出的女孩子,都想把对方推向前台;突然间,谁携带的香囊泄漏了?像纸不住火,口袋里藏不住锥子,心头掩饰不住喜悦,远方的日子临近嫁期?再也按捺不住,暗香流出来——
  你来了以后,改变了我对花的看法。你让我明白,并非所有的花都那么娇气,那么难养,那么拒绝人,也有像你这样的花,不讲条件,不嫌主人贫穷;只要给口水喝,一样可以给我带来春天。
  三
  你盛开了,开在一个月色融融的夜晚。
  年终的工作显得忙乱,竟几日无暇看顾你这个宝贝。一日晚归,我推门进来,没有开灯,没有看见花,先觉得空气中有暗香浮动:花泄露暗香,如人泄露隐秘;暗香融化在水里,水变得湿润;是什么这么香?我心诧异,循香索源,原来是你开花了。
  你那洁白的花瓣,嫩黄的花蕊,像一张张童稚的脸,对着我笑。想起一首誉水仙的古诗“得水能仙天与奇,含香寂寞动冰肌。仙风道骨今谁有?淡扫蛾眉簪一枝。”含香寂寞、仙风道骨、淡扫蛾眉,袅袅几句,写尽水仙的风情。在诗人的眼里,你就是那下凡的仙女,冰清玉洁,不染尘埃。在这孤寂清冷的寒夜里,你风姿绰约地盛放。如月宫仙女,娉婷婀娜,翠袂凌波,踏月而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后来知道了你前世今生的传说,你们是由一对夫妻变化而来,丈夫叫金盏,妻子叫百叶。单瓣花朵是丈夫金盏,重瓣花朵是妻子百叶。百叶的花瓣有四层,两层稍长的白色花瓣夹着两层黄色的短花瓣,就像一个清澈的女子,娇羞地低着头等着人和她说话。金盏是由六片全白色的花瓣依次绽开,长成一个小盘子,中间放上一个黄花蕊,就像开平等的圆桌会议一样,那样的一目了然,胸怀坦荡,还真有点大男子主义呢。
  你是在过年的时候开,象征着夫妻之间幸福美满,有情人终成眷属,也代表着合家团圆。你还没开花的时候,我就急着和妻子一起猜哪一株是金盏,哪一株是百叶,像儿时的捉迷藏游戏,藏得再好,最终还是会出来。当你花开时候,我会指着三株花球,告诉妻子谁是谁,最小的那株当然就是女儿了,引来妻子阵阵的笑声。
  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情,在清冷的空气里,我听到蝴蝶、蜜蜂振翅的声音;它们端着吸管,“嘤嘤嘤”地,试图接近你,让我感到担心,感到妒忌和烦恼。在一次次不安的悸动里,过了春节,过了元宵,还有情人节,过了许多红红绿绿、酸酸甜甜的日子。
  有了你的生活,死水激起粼粼的光波,日子变得动情;有情的日子,鸟衔着飞。
  四
  忘了,换过几次水,正如,忘了搬过几次家;不知不觉,过了许多流连光景的日子。
  生活,总有太多的匆忙;日子,沉浸在欢乐中。
  天天面对你,看惯了美丽,闻惯了芬芳,美便开始钝化。当然不是熟视无睹,也有新鲜的角度。但是,很难以发现,今天与昨天哪里不一样?明天与今天有何不同,等无数个“今天”合在一起,临水的你,突然觉得,头发有些乱,再也理不柔顺;花背心也萎了,皱了;碧玉般的肌肤有了斑斑点点?叶子也大了,肥了,原来用的丝绳已经捆扎不住。
  虽然,年年岁岁,雨花石还是和以前一亲光滑晶莹;但是,岁岁年年,花不同了,人不同了。
  当所有的茎秆,向四面倒伏;所有花朵,都变黄、枯萎了的时候,碧玉的叶子曲卷起来;乱七八糟,像风中飞舞的狂发;根须松了;天生的韧性、黏性,正一点一点失去;终于抓不住石头,撒手而去。
  那天晚上,我把你捧回房间,放在书桌台灯下,你努力站住,并把生命里所有的芳香全都吐露出来以后,便一头倒在水里。等第二天发现,我努力扶你坐起来;用悲痛,用丝带圈住你,但是不行,你确实站不住了;手一松开,你的身体就倒下去。倒在水里,任水,在你的发间流动;此时,你对明晃晃流动的水已毫无知觉。
  “朝朝暮暮泣阳台,愁绝冰魂水一杯。”你的美如惊鸿一瞥。花谢了,翠绿的叶也完成了护花的使命,枯黄,蔫耷。你倒伏在盆里的姿势,像一个倒在我怀中的情人,我永远记住那一幕。很长的时间,我沉浸在无言的悲哀中。
  接下来的是寂寞,在漫漫的长夜里,再也没有浮动的暗香,我常常一个人独坐。
  我突然很后悔,你那么美丽的一生,芬芳动人的时候,竟然没有留下照片?快活得忘了?还是你天生不喜欢拍照?等青春不再的时候才想起来。现在拍,只能留作后事用了。
  我和很多喜欢你的人一样,爱你的纯洁无瑕,一尘不染,美却从不去争奇斗艳。前一年我葬下你的魂,下一年你报我以爱。原来我爱的凌波仙子们,一直都在,从来不曾离开。
凌波仙子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叼起鸽子的梦
下一篇:似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