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营口散记

营口散记


  远远地看去,大海像是一块蓝色的绒布,把那座城包裹在里面,呈现出灿烂的金黄芯蕊,如花朵般绽放着,让人感到了芬芳与甜蜜。
  刚刚进入营口市区,才发觉这些“金黄芯蕊”,都是四五层高的楼房,排列整整齐齐,颇具规模。见惯了高大威猛的都市森林,猛然行走在这样的“丛林”之中,却觉异样的秀气。森林苍莽,不觉间遮蔽了山脉的走向,此时眼里所展现出的平阔,却觉是一种奢侈。
  现代化都市的繁华,不见得就体现在高楼的鳞次栉比。街道整洁,楼房高低错落,还有眼前的这座火车站,因精巧而显得别致。在稀稀落落的人群里,有一位战士的塑像出现在眼前,让人心头一振。塑像是有名字的,几个醒目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雷锋在营口”。我的嘴里念叨着,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如雷贯耳,他在我的心里,占据着绝对的位置,这不期而遇的邂逅,还是让人有些激动万分。
  营口是雷锋参军入伍的地方,他在这里加入了营口新兵连的行列之中。他正是从这里出发,走上了为人民服务的革命道路。看他啊!昂首阔步,意气风发,朝气蓬勃地向我们走来,一身的英气,让人不能不为之动容。
  这位普通的战士,就是来自于身后的人群之中,他从人群之中脱颖而出,也让这位战士变得不普通。他从那个激情的岁月走来,风尘仆仆,至今都没有停歇。他向未来走去,满满的自信,他的脚步才如此的坚定有力。
  我站在他的面前,被他脸上的微笑所感染。我向他走去的方向看去,人群如流水一样流散着。年华似流水,匆匆而过的时候,能看见他与岁月握手拥抱,并肩同行。他也在送旧迎新,在他的眼里岁月不会黯淡下去,我真的想问问,难道你真的不寂寞吗?
  街头出现一老一少。老人弓着腰,拄着拐棍,一头的白发,还有蹒跚的脚步,在印证着他所经历的岁月是多么的沧桑。小姑娘还很小,稚嫩的脸庞洋溢着青春的笑颜。她梳着两根羊角辫,一身的蓝色运动衣裤,显得很健美,很干练。她搀着老人家,慢慢地行走在斑马线上。绿灯慢慢变红了,他们刚刚走到马路中央。所有的车辆没有鸣笛,也没有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停在原地,静静地等待他们走过去。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凝望在脚下的大地,我所期待的每一个脚印,都是留在大地之上的深深烙印。此时,我分明看见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一串闪光的足迹。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湿润了。这一举动足以让这位战士感到欣慰,也让这座塑像的真正意义得到完美的诠释。我仿佛看见这位战士走下了神坛,融入到了人群之中。
  
  二
  走在辽河老街,我被这里的古朴典雅所打动。老街里有许许多多的老字号,一座座标志性的建筑,记录着百年的风云变幻,是老街历史的见证。
  老街呈东西走向,长1.3公里。这里承载着营口的历史,这里是这座城市的发祥地,也曾是营口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海运中心。曾经的辉煌,到现在还是新鲜如初,古色古香。青砖硫瓦,飞檐斗拱,具有南国的秀气,也有北方的粗犷。就这一公里多的步行街,怎么就让人觉得走进了一条梦幻之路呢?来这里看到了古,也闻到了香,美轮美奂间,让人心旷神怡。
  这里集聚了各地的建筑特色,还把国外的建筑特色也引进其中。“泰顺祥”是专营茶叶生意的茶庄,此建筑便是中国建筑与西方“巴洛克”建筑艺术的结合。善于吸取,善于融入,也让自己的文化各具特色,这些需要有一颗博大与博爱之心。善于吸取才能更好地发展,才能更好的壮大。我们的先祖在这方面做到了给后世垂范的作用,不固步自封,不妄自菲薄,在相互参考和学习中,得到应有的进步,才让我们的民族一步步走向了繁荣昌盛,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老街的建筑群里,这座建筑堪称典范,路过门前,还意外地发现里面有让人更为惊喜之处。
  门开着,能看见有两个人正在台上说相声呢。呀!一口的津味,正宗的“常派”艺术风格,正是我所喜欢的,闲来无事,不妨就进来听听。听相声的人还真不少,各自落座,怡然自得。我选个位置坐定,便有人前来打理,座位连同一壶茶五十元,还不错。
  我一直都喜欢常派的相声,相声世家,衣钵相传,几十年来,几代人孜孜不倦地弘扬相声艺术,真的为之赞叹。台上表演的是两位年轻人,表演得张弛有度,落落大方,包袱不断,一听就知道是常派的嫡传,我们一直都在为他们的精彩表演而鼓掌。
  品茗与听相声相得益彰,会觉得是天作之合。相声因茗香而滋润,茗香得相声而兴味悠长,给人印象深刻。
  在一栋老房子前,爬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很多人在那里拍照留念。有一位中年人见我走来,一副闲情逸致的样子,便把手中的相机递过来,请求我帮他拍摄。这样的事情在旅游景点经常遇到,相互帮助,不必谁认识谁。
  身边有个女孩子,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只是有些羞怯,不好意思开口。我便主动伸出手来,她立刻把相机递给我,跑去门口,摆出个萌萌的姿态。我忙按下快门,她却又跑去别处,我只有跟着她,耐心去帮助。
  拍摄结束,她跑过来,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笑脸,让我这个老男人的心,使劲地跳了一下。
  走了一大遭,肚子有些饿了。早餐吃得少,又经过这样行走的消耗,不饿才怪。有家烤肉餐厅,是由两节绿皮火车的车厢改成的。门口站着一位大嫂,胖胖的脸还有胖胖的身子,在某种程度上暗示着她的烤肉味道。她一开口,可是正宗的辽宁口音,啊!乡音啊!让人倍感亲切,我啥都没想,直接就走进去了。
  我的父母是辽宁盖县人,也就是现在的盖州市,他们很早就去了吉林。虽然离开了故乡,可是,他们还依旧保留着故乡的口音。我不知道故乡的含义有多么深远,只知道,在父母的心中,故乡的沉重感一直都让他们挥之不去。我虽然出生在吉林,可是对辽宁口音还是非常敏感的。对于我来说,这个口音如同是我的乡音,胖大嫂一开口,就把我心中的认知给唤醒了。乡音就酒,咋喝咋有!
  
  三
  海在不远处,漾着巨大的波,随时都在提醒着我,那里才是最可去的地方。于是,我沿着大街边的林荫路,面朝大海,一路走进一座古炮台。
  我们国家有着非常辽阔的海岸线,我去过很多的沿海地区,无一例外地都设有古炮台。海岸线既是海防线,那是在说明我们百年前的国防力量有多么的薄弱。不能御敌于远海之外,往往入侵者的坚船利炮已经打到了家门口,才开始我们的防御。
  这座古炮台原名叫营口炮台,由于它地处于营口市的西郊,便也称之为西炮台。这里有大小铁炮几十尊之多,都是近些年进行修复而来的。炮台的围墙据说是由煮熟的黄米掺入沙石、白灰、黄土之中,经夯实而成。经过百年的风风雨雨,依旧坚固如初,足见人民的智慧有多么的强大。
  西炮台整体呈“凸”字形,远远看去,犹如巨龟卧岸。居中是一座大炮台,左右两侧有两座小炮台。炮位呈扇面形,可以全方位,无死角地控制周边局势。
  这里是抵御外侮的重要之地,当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它便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当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唯一留下这一尊尊古炮依旧摆着不变的姿态,好像在随时准备着发射炮弹,痛歼来犯之敌。当年的炮已经锈迹斑斑,当年的人也化为一尊尊铜像,装填,发射一系列的动作,形象逼真。我进入其中,俨然已经化身为其中一个,淤积在心中的激愤喷薄而出,化为一颗颗炮弹,落入远远的海浪之中。
  干净的天空,澄澈如海,海天之间,一定要有此映照。此时,潮水尽落,海滩上出现了赶海的人群。这时节,人们的脸上盈满了初升的晨光,到处都是明净的喜气。不论所得多少,都不会减弱半点喜气,这便是赶海时节的动人之处。
  大海让人有许多的纠结在里面。它更多的时候,是以敞开的怀抱一样,迎接着投入怀抱里的人。所有的人都有渡海而去的决心,并且,这种决心从来都没有动摇过,这让我想到渡海人出发前的利欲熏心。当那一颗颗雄心由红变黑,会把这无边无际的海水都染得墨黑。
  大海茫茫,船是行走于海上的脚,同时也是贪得无厌的欲望之手。这只手随着翻滚的海浪,使劲地拍打着海岸,如同变本加厉的攫取。我眼里的人群,不是赶海的人,他们如果都怀揣着一颗祸心,他们还会这么平庸地发出灿然的笑容吗?
  此时是大海风平浪静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一声声的呜咽,来自于大海的深处。时间流逝,那些在浩瀚时空里游荡的魂灵,是那样的残酷与虚掷。我无法做到的,无力抵达的,都将化成涌现心头的泪滴。
  走到这里,我准备着,此后的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在为那某一天的来临,作着漫长的,或许是无望的准备。
营口散记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好怕呀
下一篇:山番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