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碧桃

碧桃

桃园村村子不大,百十多户人家,二百多口子人。村民们靠种地,扣大棚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静又安详。
  可就在今天下午,桃园村却传出一条爆炸性新闻。
  本村村民田大海媳妇儿去城里发廊打工,才一个月,就给家里捎回来5000元钱!
  一个没文化,没技术的农村妇女,居然在这么短时间,挣回这么多钱,不得不令人生疑。一时间,整个小村子都嚷红了,人们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
  碧桃是十里八村一枝花,虽然说不上是个大美人,但她身材苗条,脸蛋儿白嫩亮堂,像早晨的牵牛花一样饱满新鲜。村里的年轻小伙儿看了她都心动。碧桃由于家里人口多,父母多病,只念到小学毕业,就不念了,在家帮助父亲干活儿。
  婚前,她家的门槛子差点儿被踢破,媒人前脚走后脚又跟上来,这个要给她介绍乡里干部,那个要给她介绍老板,但碧桃不为所动。
  原来,碧桃心里早就有了意中人那就是同村的青年田大海。
  碧桃和大海同喝一口井水长大,大海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回村务农。
  大海是个好材料,1.80米的大个儿,浓眉大眼,长相出众,干农活儿也是数一数二。
  当碧桃把心事向爹娘讲明后,爹娘挺开通,同意了这门亲事。转过年,他们办了婚礼。
  谁知道碧桃一结婚,可把村里开饲料厂的刘大胖子的老婆栾彩霞气个半死。这栾彩霞曾多次到碧桃家,厚着脸皮撮合碧桃和她在城里开歌厅的儿子刘洋成婚,被碧桃一口拒绝。
  听说碧桃和大海成婚后,栾彩霞气急败坏,到处散布碧桃的坏话,诋毁碧桃 , “哼!城里漂亮姑娘有的是,我儿子还看不上‘六年扔’‘土包子’!”
  大海家的日子过得还行,大海娘在家喂猪喂鸡,大海爷俩侍弄一座蔬菜大棚。
  自打碧桃嫁过来,小两口卯着劲儿,决心大干一场。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田家这几年屡遭不幸,厄运连连。
  先是公公得了病,喉咙眼子一天比一天细,吃不下饭,后来喝水都费劲。去了县城去省城,确诊为食道癌,花了一大笔手术费,最终人财两空。婆婆着急上火,到了心脏病,由于年龄大,不适合手术,只好长期靠药物维持,花的钱就更多了。
  这一番折腾,只两年功夫,家里欠下一屁股债,塌下一个大窟窿,这个大窟窿大张着嘴,正等着他们去捂呢,要账的把她家的炕坐成了井。
  不久,大海又病倒了,高烧不退,后腰疼痛,原以为是感冒,吃了药,打了针,仍不见好,大海还说浑身没劲儿,不爱吃饭,腿哆嗦。碧桃这才慌了神,忙和大海去了省城大医院,确诊为胆囊肿。听到这消息,碧桃觉得天要塌下来,她的头轰一下子大了,腿软得像被人抽去了大筋。心揪揪着。天哪!这倒霉的事儿咋都跑到我家来了呢!
  医生说 : “必须手术,先准备一万元!”
  一万元,就是扒了碧桃的皮,砸了她的骨头,也弄不出钱来!愁死人了,没办法,谁都没办法,只能住院。
  碧桃愁眉不展,折腾了一宿,第二天强打起精神,她给自个儿打气 : “不能失望,这个家还得大海撑着呢!”为了借钱,她回村,走了一圈儿,没借到钱。她又去了娘家,东摘西借,凑了一万多元钱。
  大海做了手术出院,碧桃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来。
  由于去省城看病,家里的蔬菜大棚撂荒了,欠下的外债又像磨盘压得她喘不过气,家里像掉了底儿的水罐子,提不起来了。碧桃决心抓紧时间挣钱,一家子得活人哪!她决定独身去县城打工。
  碧桃经人介绍,来到离家50里外的城里发廊打工。
  就在碧桃捎回钱的第二天,大海从大棚回家,快到村口,就见村口大柳树下聚了一群人,正围着栾彩霞,听她白白话话 : “哎,听说了吗?咱村出了一个特大新闻!大海媳妇儿在城里发廊打工,一个月就捎回来5000元钱!”有人接茬儿 : “那有啥?人家能挣呗!”栾彩霞撇撇嘴 : “我的妈!她一没文化,二没技术,凭啥?靠漂亮脸蛋儿挣钱呗!”大海听人们议论碧桃,就放慢脚步,躲在一个墙头后听着。
  听栾彩霞一巴巴,人们眼气得不行 : “种5亩地也挣不了这些钱哪!”也有人填柴火 : “发廊有啥好玩意!”
  大海听到这些,气得脸煞白,嘴唇哆嗦着。
  大海跌跌撞撞回到家,一边走,一边想和碧桃同电话的事儿。那天,他告诉碧桃,乡党委为了提高青年农民科技素质,每村推送一名优秀青年去省农学院进修,村里推送他去上学。他和碧桃说,机会难得,他特别想去上学,但学费5000元,他只能放弃了。
  正在大海一筹莫展的时候,碧桃捎回来钱。大海这才猛醒 : 对呀!碧桃打工一个月挣不了这么多钱,难道,她真的学坏了……大海心事重重,舌头底下压死人哪!农村人最怕这个。
  到了家,他看到碧桃回来了,坐在炕上收拾东西,说住一宿,明天早上走。大海实在憋不住了,一股火气从胸口腾起,一把扯过碧桃推来推去 : “你捎回来的钱哪儿来的?”碧桃自从结婚以来,从没见过大海发这么大的火,挣开大海的手,说 : “我挣的,咋的?有啥毛病吗?”大海仍控制不住自己情绪,说 : “你一个月能挣这么多钱?谁信?不是好道儿来的!我不用你的肮脏钱!”说着,抓起一叠钱,狠狠摔在地上。粉色的大票子炕上地下开了花。碧桃气得直哆嗦,带着哭腔儿说 : “好你个田大海!不知好歹!凭啥污蔑我?我啥人你还不知道吗?”大海一把把碧桃推到炕上 : “你去村里听听!人们咋议论你!说你的钱不是好道儿来的!”碧桃一下子明白了,不但大海误解了自己个儿,村里人也不明白真相,万般无奈,只好说出实情。
  碧桃默默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大海接过来一看,愣了半天,原来是碧桃卖金首饰的收据,整整5009元!再一看碧桃的脖子,手指,耳朵结婚时的三金不见了。大海这才如梦初醒,紧紧抱住碧桃,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溢满了泪水 : “碧桃,碧桃,对不起,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原谅我吧!你为这个家,为我付出了太多了,我太糊涂了!”说着,把在村口听到的话告诉了碧桃。
  那天,碧桃听说大海要去省里上学,特别高兴,但也为他的学费发愁。吃中午饭时,她和同村在发廊打工的英子叨咕心事,不住咳声叹气。
  没想到,没事儿老往发廊跑的栾彩霞的儿子刘洋听到了碧桃的话。刘洋在城里开了一家“蓝梦”歌厅,整天无所事事,穿得人五人六的。今天,他听到碧桃和英子叨咕钱的事儿,心里乐开了花儿,觉得机会来了。就把碧桃叫出来,说有事儿找她。刘洋说要借钱给她,嘎嘎新的大票!边说边往碧桃身边凑。碧桃见状,一巴掌抽在刘洋脸上!刘洋捂着发烫的脸气哼哼地说 : “装啥清纯?在发廊就得侍候好客人,你打我,我投诉你!”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碧桃知道,这个坏蛋肯定和他娘搬弄是非。
  为了尽快给大海凑足学费,碧桃实在没办法,才去金店卖了首饰,她脱不开身,就让城里老乡回家把钱捎回来。谁知那个老乡是个长舌妇。为了躲避刘洋纠缠,她辞了工,到一家针织厂上班。
  大海听罢,激动不已,搂着碧桃说 : “等我学成回来,你就别打工了,咱们再扣一座大棚,种无公害蔬菜,到时,一定给你买齐三金,再加一个金镯子!”
   听完大海的话,碧桃特别开心,为爱人的理解和真情打动,说 : “不用!不用!首饰再好看,也是身外之物,啥也没有你能学到本事,让咱家日子过得好重要。何况,我们要一起努力,还清外债再说!”
   大海点头,心里为自己能娶到这样通情达理又洁身自好的媳妇而高兴。
  
碧桃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